学习 > 怀旧

“铃可叔叔”顶风雨重开欢乐门

Image
黄琇惠 - 24/06/2021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冠病暴发以来,新加坡经历阻断措施、防疫措施放宽又收紧的不同解封阶段,目前又因为出现社区新感染群而面对不明朗因素。

 

本地户外游乐场、补习中心和卡拉OK业者,面对防疫措施和安全距离等新常态,在业务与运营上都面对重大挑战与冲击。

 

他们到底处于怎样的困境和状态,这些业者又如何做出调整和改变,在疫情中转型求存?

 

已经超过一年没收入的嘉年华游乐设施公司“Uncle Ringo”(铃可叔叔)创办人李文强,一度想要结束这个36年老字号生意,但为了秉持把欢乐带入邻里的创业初心,他决定坚持下去,并计划在下个月扩大集装箱公园的生意。

 

说到游乐场,人们对“铃可叔叔”应该不陌生,这个家喻户晓的名字是李文强的绰号。“铃可叔叔”在本地经营游乐场和游乐设施生意,承办过无数嘉年华、主题派对和慈善筹款活动。

 

然而,曾经充满欢笑声的户外游乐场,因冠病疫情而显得格外冷清,虽然“铃可叔叔”今年3月已经在集装箱公园恢复营业,但人潮依然不及往日,生意还是难逃亏损的厄运。

 

李文强(68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流动户外游乐场常伴有夜市,但夜市从去年病毒阻断措施到现在依然无法营业,因此打乱了他一连串的嘉年华会活动。他原以为这次的疫情会像当年的沙斯一样,预期三个月后就结束了,谁知道等了又等,依旧等不到春天的到来,让他和夜市业者都叫苦连天。

 

他无奈地说:“他们这些夜市业者转行不难,因为他们投资生意的金额很小,我们就不能像他们这样转行,因为我们的游乐设备太多了,投入的成本太大,且货仓每个月租金都要五六万元。疫情前,我们还跟银行贷款买进了一些游乐设备。”

 

他说,之前有想过要进军物流业务以及生产消毒液,但因为本地市场竞争过于激烈,最后打消了这个念头,决定做回本行。“在大型活动喊停和夜市无法营业的情况下,我们不能再继续坐以待毙,于是在榜鹅东的集装箱公园固定地点重新开业。”

 

很多家长得知“铃可叔叔”重新开业后,就马上带孩子出来玩。他们还感慨地说:“铃可叔叔,请你别把游乐场关掉,我们会继续支持你。如果你的游乐场关了,那小孩子要去哪里玩?”

 

他们这些话深深触动了李文强的心头,给了他坚持下去的动力。他舍不得把这个苦苦经营多年的生意关掉,更不想让家长和孩子们失望。

 

很多人也问道:“铃可叔叔,为什么这个游乐场那么小?为什么没有之前那个碰碰车?”他听了后伤感不已,有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李文强说,集装箱公园的户外游乐场很小,比起之前伴随夜市的大型游乐场,它只动用了其中20%的游乐设备,如旋转木马、海盗船、小火车、小型摩天轮、旋转飞椅、恐龙主题欢乐园和夹娃娃机。

 

拟找三处开设小型游乐场

 

接下来,李文强打算再找三个固定地点来开设小型的户外游乐场,以利用其余闲置一旁的游乐设备。

 

他也说,集装箱公园业主——非盈利机构“社会创新园”(Social Innovation Park)不久前上门找他谈合作,表示想要把集装箱公园转型为社交游乐场(social playground),希望李文强可借此创造更多就业机会,聘请那些失业人士,以及赞助弱势儿童来游乐场玩。李文强听了之后觉得这个计划挺有意义,所以决定搏一下,答应了对方。

 

从7月份起,“铃可叔叔”在集装箱公园租用的场地将扩大一倍,意味着在保持安全距离的情况下,可容纳的群众将从100人倍增至200人。他满怀欣喜地说:“到时候,我们会摆更多游戏摊位,当中也少不了大家期待许久的碰碰车。”

 

对李文强而言,去年是个不堪回首的一年,很多原本已经敲定的大型活动通通被迫取消,完全没办法做生意,加上每个月需承担货仓租金、设备维护费用和员工薪资等超过10万元的开销,最终不得不裁员。

 

目前,公司仅剩不超过10名员工,疫情前则有超过30名员工。“我们大部分聘请的员工都是退休人士,也就是50岁以上的年长者,因为他们比年轻人更成熟以及更需要工作。“

 

他一直收到很多求职者打来的电话,但他爱莫能助,自己也自身难保了,所以只好请他们暂时找别的工作,并表示到时开设多几个游乐场之后会再请他们回来工作。

 

梦想举办“大世界”嘉年华

 

虽然李文强面对了不少挫折,但对未来依然抱着希望。李文强和他女儿一直有个梦想,那就是做一个“大世界”主题的嘉年华会,以增进种族和谐和家庭凝聚力。他觉得这是个很有意义的活动,因为可以把新加坡六十年代的文化和历史传承下去,教育新一代和本地新公民。

 

谈到创立缘起,“铃可叔叔”成立之前,李文强从事化学药品行业,主要向电子公司回收化学废料,经过蒸馏后再把化学废料卖回给他们。三四年后,电子厂家因本地工资高而搬迁至马来西亚,李文强只好另寻创业机会。

 

由于他的妻子刚好怀孕,准备迎接第一胎,所以他当时突然有了灵感,想要开创儿童生意,把欢乐带给更多小朋友。他便在欧洲买了游乐设备,在本地开创户外游乐场生意。

 

回想起有一天在安装新的游乐设备时,有小朋友跑过来跟他说:“叔叔,你的摇摇机很漂亮,我们可以玩吗?”他当时觉得小朋友很有礼貌,便决定把这门生意取名为“铃可叔叔”,借此教育孩子对年长者要有礼貌。

 

另外,由于财务上面临巨大压力,李文强在去年12月心脏病发作,差点失去性命,所幸进行冠状动脉搭桥手术后逐渐康复。

 

当时,医生劝告他别有太大压力,做生意有赚有亏,担心也没有用,钱不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所以他最后看开了。李文强也借鉴肯德基家乡鸡创始人山德士上校(Colonel Sanders)的创业精神,决定接受眼前的不如意,并勇敢追寻他的梦想。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

 

 



本网站所提及的第三者的意见、资料、信息仅为第三者的自身观点。在不影响第三者内容或资料的情况下,此内容或资料仅为方便及參考而已。活跃乐龄理事会对此而直接或间接引致的任何种类的损失或损害以及对任何人因获取或执行该内容而直接或间接引致任何的损失或损害,均不负责亦不承担责任。本网站所提及的任何有关第三者资料的展示和描述不应被诠释为活跃乐龄理事会所作出的声明、担保、认可证明或已核实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