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财经

他 “以商养艺” 双丰收 

Image
郑明杉 - 04/08/2013

出版者: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相关的主题


林祥雄堪称为本地画坛常青树,绘画长达50年,画作估计有1200幅,画册有四大本,举办过10次个人画展。阔别近20年后,他在中国的第三次巡回个展“天地求索”将于9月9日在北京中国美术馆掀开序幕,99幅作品将在三年内分别在五大洲展出。

 

中色金矿在吉兰丹矿区的300人采矿大队合影.

 

明眼看名商

“以商养艺”的林祥雄白天搞业务晚上搞艺术。

 

他曾满怀希望和热情远赴中国投资,结果五连败。

 

几年前,他就近在马来西亚的吉兰丹州翻山越岭探矿点石成金,并四处撒“金”广播艺术文化事业幼苗。

 

这位人文实业家是如何“商艺并轨”默默耕耘了数十年?

 

在新加坡和意大利商场大展拳脚的林祥雄,意想不到的是在中国的投资却接二连三被拳打脚踢。

 

1990年,林祥雄事业略有成就,满怀希望和热情到湖北五峰县合作开设大理石加工厂。工厂刚开业不久,林祥雄却发现中方合资者不但擅自挪用外方的资金,还偷龙转凤暗中把工厂占为己有,结果官司打了好几年,林祥雄也上告省长、甚至中央,但整个事件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在中国五项投资损失千万元

三年后,滑铁卢之役重演。林祥雄在北京郊区怀柔县投资发展和兴建集工、商、贸为一体的创新工业园小区,意想不到的是,一条街的别墅盖好后,才爆出合资中方出地手续办理不齐,无法在海外销售,几千万元人民币的投资就此化为乌有。

 

林祥雄的第三次投资还是以失败收场。这一次,他投资的是山西孝义县的化工业,厂长一再强调工厂的先进设备可以提炼优质的产品,结果从海外进口的原料运到投产后,才发现提炼出来的产品(活性碳)根本不合格,千万元的投资也烧成灰。但林祥雄并没因此而灰心。

 

摸石过河投资一再失利,林祥雄痛定思痛后认为应做回自己熟悉的大理石行业,准备在石头堆里走出另一条生路,不过这条路到头来还是变成死路。

 

在20年内,林祥雄在中国的五项投资注入上千万新元的资金,却是屡战屡败。回想当年,他潇洒地说:“到中国投资往往要付不少学费,还常常受到感情上的伤害,现在的中国仍充满机会和希望,同样也处处有陷阱和失望。”

 

最后林祥雄决定舍远求近,终于在马来西亚吉兰丹州的石山里挖到金。

 

2006年,身为吉兰丹经贸首席顾问的林祥雄把房子押了、大楼卖了,凑足千万美元,成立了中色金矿有限公司(CNMC Goldmine),在索谷区(Ulu Sokor)10平方公里范围探采金矿。他说:“在中国投资交了千万元的学费,其实并不白交,至少我在中国已建立了人脉和知名度,因此在吉兰丹探矿时,立即获得中国企业的资金和技术大力支持,让我的事业能按部就班地进行,我常想这或许是因果关系吧!”

 

2010年炼出第一块金锭

2010年3月,在反向收购交易下,中色金矿成为上市公司泛马(Falmac)的最大股东。以纺织业为主的泛马,连续几个财年面临亏损,交易完成后,泛马改名为中色金矿,并在凯利板挂牌,林祥雄出任公司执行主席。该年7月间,中色金矿正式冶炼出第一块金锭。金矿所冶炼的金锭,纯净度约85%,之后送往澳大利亚提炼成纯净度达至少99.95%的金条。

 

2013年初,中色金矿在索谷金矿的堆浸(heap leach)设施成功完成第一轮运作和产出,并提炼出740安士的黄金。三个堆场预计今年将能处理100万公吨的黄金矿石,每公吨矿石平均可提炼出一克至三克黄金(dore bar,纯度介于80%至92%)。在堆浸设施投入运作前,中色金矿在索谷金矿的生产设施主要包括一个每天可处理1500公吨砂金的冲积(alluvial)设施,以及一个一年可处理6万公吨矿石的池浸(vat leach)设施,而池浸设施每公吨矿石平均可提炼出三克至五克黄金。

 

当初到荒山野岭找金,一些人虽佩服林祥雄的勇气,更多人却并不看好外行人来搞风险高、投资又庞大的矿产,不过这位人称“人文实业家”的陈祥雄却以破釜沉舟的决心打破了人们的成见,而且把事业和艺术巧妙地结合起来。

 

他说:“艺术家富有浪漫思维和创作动力,我把开采金矿当做另一幅大型的绘画艺术作品,以艺术的创作眼光,从高空俯视进行战略性规划。从初期的策划、设计、管理、开采到后期的提炼,我的一大半时间是在矿山度过,凡事亲力亲为,虽然其中的辛劳难言,不过这种‘蜗牛式’的脚踏实地的做法,能实实在在地掌握企业的发展,让股东放心,也能让他们取得合理的回报。”

 

经过两年的亏损,中色终于在2012年转亏为盈,净利计100万元,黄金产量从3097安士增至4641安士,营收则从514万元猛增至1676万元。

 

从2004年起,在中色资深工程师的紧密配合下,林祥雄建立了当地的管理团队和300人的劳动队伍。今年下半年,中色处理的矿石量可达40万至50万公吨,可提炼300至350公斤的金锭,产量翻了几番。

 

林祥雄信心满满地表示,在不断完善设备、引进技术,以及扩大规模下,开采、提炼的成本大为降低,每公斤的成本价大概是五六百美元,只要国际金价保持在八九百美元以上,利润还是不错。尽管金价上上下下,对公司来说只是赚多赚少罢了。

 

至于未来,中色矿山方圆10平方公里,马不停蹄地探勘,是否会有惊人的发现?林祥雄言简意赅地表示,初步收到的资料还令人满意,不过这些还有待专家进一步评估,在现有的基础上,明年应会有新的发展和突破。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