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斯德哥尔摩 逛老街、坟墓和图书馆

Image
联合早报 - 19/09/2013

分享

Facebook Email


我从暖和的意大利飞往寒冷的斯德哥尔摩(Stockholm)。飞机抵达阿兰达国际机场时,天空一片阴沉。我不禁想:秋天造访北欧,不会是个错误的决定 吧?

 

机场距离斯德哥尔摩约四十公里。巴士里,窗外那不断往后移动的风景,每一次定格就是一张如画的明信片。一棵棵泛黄的树点缀着远处连绵的山丘,有的还隐隐透 着一丝丝绿意。窗外看头十足,我便移不开目光了。
 

老城的诱惑
 

秋天,日短夜长。抵达位于老城(Gamla Stan)的旅馆时天色已渐渐转暗,天空飘着细雨。我把行囊一丢,拿了雨伞走出旅馆,缓缓地在老城里走着看着。
 

经过一间二手店,橱窗里摆着一个漂亮的花瓶。店里的灯仍开着。我轻轻把门推开,走了进去。店里的杂物琳琅满目,我的眼睛最终转回橱窗那个透着绿松石色的花 瓶。店主走了出来,热情地伸出右手,脸上挂着微笑。
 

我紧握店主那有力的手。
 

“你还没打烊吧?”我问。
 

“还没还没。本来今天不开店的。但是顾客订了些东西,我回来处理。你的运气真好!”他笑说。
 

就这样聊起了那个花瓶。原来,那矩形、瘦长的花瓶是六十年代的设计。厂家将玻璃原料倒进用树干制成的模型里,待原料凝固后,玻璃瓶的表面就呈现出精致的有 机条纹。
 

提着花瓶走出店外,老城上空已是一片黑暗,周围笼罩着美丽浪漫的橘色。大大地吸一口气,空气闻起来冷冽而平静。窄巷里的路灯亮起,暖黄黄的灯光流泻在斑驳 的石头路上。穿着大衣、撑着伞的旅人,如我,在中世纪的老房子之间缓缓前行。我爱上了斯德哥尔摩。
 

结合建筑和大自然的完美墓地
 

放晴的早上,被雨水洗涤后的老城,在晨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我们往皇宫走去,顺道停驻在让人流连的精品店里。精品店里的卖的,几乎都是叫人爱不释手的北 欧设计品。
 

午后, 乘搭地铁来到森林墓地(Skogskyrkogarden),此历史悠久的墓地于1900初开始建立,40年后方完工。当时,设计师Gunnar Asplund和Sigurd Lewerentz颠覆了一般人对坟墓的印象,成功设计了一个结合建筑和大自然,同时符合瑞典人生死观的墓地。
 

墓地倒像是一个大花园,朴实素雅的教堂低调地伫立在远处的小山丘上。走在前往教堂的小路上,仰头一看既是辽阔无边的天空。每走一步,感觉离天堂更近一步。 教堂外,视线能及之处,尽是山丘园景和森林。
 

坐落于此墓地的坟墓有十万座之多,于1940年逝世的Gunnar Asplund也于此墓地长眠。墓地里绿意盎然,不同造型的墓碑安详地并列在树木之下。阳光从叶缝中筛下,映照在碧绿的草地上。墓地的大小略同,表达了人 往生后皆一律平等,人往生后就要回归森林的生死观。了解后,你无法不认同设计师精心设计的“追悼之路”,完美至极。此墓地于1994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列为世界遗产。
 

离开森林墓地,等地铁时,一个太太走过来,好奇地问:“你们是建筑系的学生吧?”
 

“不是呢,我们听说这墓地特别,就来看看。”我回答。
 

“这墓地真是特别啊,一点也不像是个坟墓!你们要是对建筑有兴趣,那就非要去看看我们的市立图书馆,也是Gunnar Asplund设计的!”她兴奋地说。
 

图书馆内沾书香
 

太太说的是Stockholms Stadsbibliotek。我们根据地图顺利找到图书馆,橘色外观不甚起眼,但内有乾坤。走进旋转门后,眼前出现一条狭窄的黑色走廊,一道楼梯往上延 伸。走上了阶梯方有惊艳的感觉。于眼前展开的,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大厅。从狭长的走廊到圆形大厅,加上由暗至明的巧妙设计,
那空间感的差异让人眼前一亮。

 

我坐在角落边的沙发上,静静地欣赏,不敢发出一丝声响。在无人的角落按下相机的快门,只怕那声音不断地在大厅里回荡,引来异样的目光。诺大的图书馆共有三 层,书本360度环绕,自然光从头上那宏伟如宇宙的拱顶透入,美得叫人看傻了眼。我绕着图书馆走了一圈又一圈,硬要染点书香,把书香带走。
 

其实,看看北欧的家居设计,即可一窥斯德哥摩尔的气质。斯德哥尔摩啊,不像其它欧洲城市那般轰轰烈烈,却散发着一股迷人的低调之美。秋季到访,如果遇上雨 天,绝对不是不幸。穿上羊毛外套,系上围巾,撑着伞在细雨中漫步,将这城市的不温不火的气质,沾到鞋子上,卷进衣袖里。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