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激励

年长者年轻人各自表“述”

Image
黄伟曼 - 15/12/2014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在去年已加强宣传力度的基础上,今年“字述一年”的宣传触角进一步延伸至特定群体,如年长者和年轻人,以了解他们的想法,看他们如何以一个字述说一年。

 

《联合早报》副总编辑兼采访主任韩咏梅说:“今年是早报第四次举办‘字述一年’年度汉字投选活动,除了像过去那样在报章上刊登投选表格、在早报网上提供网上投选,记者们也到社区里直接和读者见面,请他们投票。”

 

“透过这些宣传活动,我们发现‘乱’和‘难’是大多数人的选择,不过不少年长读者也选择了‘建’‘安’,而年轻的学生当中,相当一部分选择了‘抗’。这显示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大家对世界和新闻事件的解读有所不同。这正是我们主办‘字述一年’活动的意义,即了解大家看新闻、看世界的角度,也让读者更关注新闻,让我们更贴近读者。”

 

星期六下午,牛车水人来人往,下棋的老人、买菜的大婶或是路过的游客,都成为“字述一年”几名资深写手解析新闻事件的对象。这是“字述一年”首次在牛车水广场举办规模较大的宣传活动,也是写手首次加入宣传行列,许多居民都踊跃支持,更有读者从老远赶到现场投下宝贵的一票。

 

宣传活动也首次进入校园。义安理工学院华文传媒系的学生发挥创意,以插图带出今年发生的国内外大小事。大家也拿出手机和电脑,浏览“字述一年”专网,听10个写手录制的音频播客(podcast),再进行网络投票。

 

除了音频播客,“字述一年”专网也融入其他互动与视觉元素,网民可看《联合早报》美术员制作的视频,回顾过去三年的代表汉字,也可观看系列旨在带出汉字之美的宣传视频。视频的主角有本地著名书画家陈建坡和任教于新加坡美国学校的华文教师张保利(Pauli Haakenson),每个上载到面簿等社交媒体平台的视频,都平均吸引至少2000人观看。

 

早报团队今年也再次和国家图书馆合作,将投票箱放在宏茂桥公共图书馆、大巴窑公共图书馆和淡滨尼区域图书馆,以展览的方式向大家介绍入围汉字。

 

68岁的翻译员李秀珠来自印度尼西亚,她到新加坡探望长住本地的两个儿子,过去三个月每天到宏茂桥图书馆翻阅《联合早报》。

 

她说:“我看到报纸上介绍这个活动,而且又刚好看到投票箱,于是就投了一票。到社区里宣传很有意义,希望接下来能够延续。”

 

宣传规模之外,“字述一年”活动今年在选字机制上也有小小的变化。读者首次有机会参与提名汉字,最多读者提名的“乱”字最终也证实是最受欢迎的字,所得票数占总票数四分之一。

 

中国网民读者首选“建”字

 

早报编辑室连同10名专家学者组成的评委团,遴选出的另九个汉字是:制、恐、安、占、思、抗、史、建、难。本地读者投选的汉字中,“难”字紧跟“乱”字之后,排名第三的则是“恐”。

 

早报网(Zaobao.com)的中国网民则与本地读者意见不同。他们的首选汉字是“建”字,然后才是“乱”和“难”字。

 

除了《联合早报》的“字述一年”活动,各地热门字也陆续选出。台湾黑心油风暴影响深,“2014代表字大选”中,“黑”字拔得头筹;日本汉字能力检定协会则选出“税”字。

 

以卷纸技艺呈现字述一年

 

艺术工作者吴清池热爱卷纸艺术,他的一双巧手卷出的立体图案,曾用来拼制成“百蝶图”和可爱的立体卡通人物等。为了“字述一年”的汉字揭晓活动,他首次以卷纸花排成汉字,而且不管在选材还是选色方面,这名资深美术老师都十分用心,希望新作品能让人眼前一亮。

 

《联合早报》“字述一年”今年继续获得社区组织支持,人民协会百盛艺术也再次协助筹划“乱”字的揭晓方式,找来裕泉社区艺术与文化俱乐部(Jurong Spring Community Arts and Culture Club)的义工集思广益,与裕廊居民一同制作一道拼着“乱”字的卷纸“许愿墙”。该艺术与文化俱乐部在2012年创立,除了卷纸,也推广舞蹈、音乐等其他艺术活动。

 

作为裕泉公民咨询委员会主席,吴清池(65岁)经常在裕泉社区艺术与文化俱乐部义务教导义工卷纸。他说:“我从事文具与手工用品供应生意,卷纸是我的兴趣。透过卷纸,我可发挥创意,创造出各种不同的作品。”

 

“乱”字严肃,吴清池因此特地选用暗色材料。一朵朵花绽放在黑色纸板上,似乎象征乱局中有片刻安宁。

 

义工与读者前天也在“字述一年”汉字揭晓活动上,以小纸张写下对明年的展望。吴清池说:“面对乱局,要能保持一颗平静的心。简单的生活,要求不要太多,就能开心。”

 

“乱”字少见报端

 

建国一代配套是2014年度财政预算案的重点,有关该配套以及要让年长者能安享晚年、安心养老的政策信息占据不少新闻版面。经本报统计,10个汉字中,“安”字和“建”字见报次数最多,一年下来,两个字各见报近5万次。

 

排在这两个字之后的,是“制”字。

 

以数据看汉字,别有趣味。“乱”“难”和“恐”等较负面的字眼在“字述一年”投选活动中领先,不过这三个字的见报次数却是最少的,以“难”字为例,只出现2200多次。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