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怀旧

珊顿道的今与昔

Image
Neville Kros - 19/11/2013

来源:《海峡时报》1976年合订本

分享

Facebook Email

相关的主题


在珊顿道,我找到了建筑缺少的环节。其他人可能在我之前已经在其他地方发现了这一环节。但对我来说,这条街在维多利亚时代和二战后时代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维多利亚时代,建筑师仅仅是早期风格的复印机;而二战后,他们试图接受新型建材,并学习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宝贵的土地资源来应对需求。

 

这里有摩天大楼,其中一座更达50层楼高。但在这里,你没有被混凝土丛林与高耸的建筑群所包围。这是一个宽敞的地方,充满了优雅和想象力;我是一个认为任何超过三层的建筑都是可怕的人,但是这里是甚至像我这样喜欢乡村的人也可以自由呼吸的地方。

 

这种雅致似乎已延伸到街上的行人。他们有一种使命感,但不带有严峻的目的性。这种喧嚣与伦敦的大部分地区不一样,甚至和乌节路也不一样。它不急不躁,安静而自信的人们几乎在随意流动,但他们都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为什么要去那里。

 

然而,珊顿道是城市规划师几乎离不开绘图板的聪明想法。

 

即使60年后的今天,规划师们的梦想也只实现了一部分。

 

该片土地由第二个直落亚逸(Telok Ayer)填海计划获得,全部工程于1907年竣工。大海再次被往外推,帕尔默山(Mount Palmer)被夷为平地。

 

第一个填海方案创建了哥烈码头(Collyer Quay),码头上一排排的货仓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然而,珊顿道却没什么建设。

 

据新加坡大学建筑系主任Seow Eu Jin教授回忆,当他还是小孩时,那里有一条小道,汽车一过便尘土飞扬,那里也有一个足球场,他父亲常带他去玩。

 

当P & O到新加坡扩展业务时,需要更好的设施和一条通往城中心的道路。再这个环境下,被建成的是平行于珊顿道的罗宾逊路(Robinson Road)。

 

二战后,政府决定开发珊顿道。当时,他们制定了一个他们自认为肯定是一个富有想象力的方案。他们把所有的建筑物都设计成10层楼高,并且所有开发商只能在其地块上使用40%的土地盖房子,从而避免了混凝土建筑物之间的狭窄空间。规划者也坚持建筑物的外墙装饰使用大理石。

 

那时经济处于繁荣时期,拍卖的土地很快被抢购一空,创下了很多纪录。珊顿道及罗宾逊珊顿路地块仅租赁收入便达400万。但好景不长,光芒很快就消失了。热潮很快就结束,用当时土地估价师的话来说,土地投资的风险非常大。

 

1952年3月急切地抢购土地的未来开发商,9月便开始进行反思。他们抱怨许多导致不能正常进行建筑的条件,并开始怀疑是否能找到接近地面的岩石来建造经济效益的10层高楼。

 

一位开发商甚至买来一台每小时能够钻40英尺深的带钻石头的钻孔机,并成立了一家公司,专门为其他开发商做钻孔测试。到了11月,他们发现灰色砂岩层,这显然证明岩石处于适合建房的深度。他们在60英尺和135英尺深的地方还发现了两条水质甘甜的地下河。

 

但兴奋再次消退。接下来的三年,常可看到这样的头条新闻,如“珊顿道方案可能会以失败告终”,“珊顿道方案:发现另一个缺陷”,甚至在1954年6月,出现了这样的标题“珊顿道的摩天大楼计划宣告失败。”

 

....规划者重新回到他们的绘图板。1966年,总体规划重新修订并获批准。

 

这是目前看来富有想象力的规划。街道两侧会有一条连续的3层裙楼,连接的建筑物介于22至50层高。这些高楼大厦间距很大,不会阻挡住后面建筑物的海景景观。

 

该计划还设想把珊顿道及罗宾逊道综合商厦作为新加坡新的金融中心。

 

当时,“发展”是遍及全新加坡的口号。政府敦促开发商建酒店、购物中心和办公大楼。不久,珊顿道1960年代建成的第一座建筑物工商银行便开始把周围的地产收购。

 

这些在50年代看起来无法解决的问题,规划师们是怎样克服的呢?参与了新加坡开发银行建设的建筑师Kok Siew Hoo先生为这一谜团解开了答案。他说:“我们对土质进行了更广泛的调查,新加坡港口管理局也提供有关旧海岸线和填海地区的信息。有了这些额外的背景资料,我们就能够更准确地确定地下的地质情况,进而设计出适当的坚实地基。”

 

当目前为新航大楼的建筑物矗立在罗宾逊路上时,希望进一步得到体现和增强。建设者发现海堤从该地区的一部分贯穿而过。即便如此,斜坡问题仍然存在。Kok说:“我们使用不同长度的桩。”将各塔楼的高度设计成不同,这样便能有效地对抗斜坡的影响。地积比率从3-1提高到5-1,之后进一步提高到10-1,给予开发商更多的鼓励。

 

今天的珊顿道( 2013年4月25日)

大清早起来,我在想,有什么能比到珊顿道转一转更好呢?有了想法,就该行动了。我手拿摄像机,捕获像在这一博客上的记忆。当时天空仍然漆黑一片,车流还很少,东海岸公园大道中心区还未启用,所以无须多言……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健在的朋友还能记得多少座珊顿道上的建筑物呢?

 

在这小红点上,为下一代,我们是在向前还是在向后建设和发展呢?

 

一个多世纪来,如果帕尔默山还原封不动地矗立着;如果我们的祖先和前辈没有进行填海工程和进行土地平整、修建道路和基础设施;如果没有红头巾妇女们在施工现场辛勤劳动;如果没有新加坡人和外来工人的艰辛工作,今天的珊顿道会是怎样呢?

 

珊顿道工程是人类改造大自然母亲的一项壮举,它体现了成千上万的新加坡人和外来工人的聪明才智。在这小小的一块土地上,他们发现了征服大自然的解决方案。多亏上天的恩赐,让我们处于如此有战略性的地理位置,获得天然屏障和保护,使我们可以和邻国隔离开来。

 

许多人都说,如果没有印尼的苏门答腊和其他附近岛屿,2004年12月26日发生的那场影响整个印度洋的海啸灾难早已把珊顿道上的高楼大厦卷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