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新加坡

艺术文化街区1:勿拉士峇沙

Image
周雁冰 - 07/07/2013

出版者: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相关的主题


原本由国家文教机构如国家美术馆、新加坡美术馆、南洋艺术学院、新加坡管理大学等坐镇的勿拉士峇沙—武吉士地区,近两三年来出现了微妙的变化。越来越多私人画廊、创意设计公司、生活品牌商店、餐饮业者纷纷进驻这个地区,让它出现百花齐放的景象,形成了一个艺术文化街区。

 

勿拉士峇沙—武吉士地区因为拥有丰富的多元文化传统和多样性的建筑,再加上原有的地方工商业,使得这里少了吉门营房或滨海艺术中心,甚至是登布西路(Dempsey Road)经过仔细规划的工整和单一,多了一番五味杂陈的精彩。

 

当然,这也得归功市区重建局,20几年来都将占地95公顷的勿拉士峇沙—武吉士地区,打造成一个集艺术、文化、教育和娱乐的去处。

 

2902画廊:这里节奏缓慢适合看画

以展览本地摄影家作品为主的2902画廊,今年4月搬入奎因街222号2楼,一个810平方英尺的空间。2902画廊原来的展厅在苏菲雅山的旧学校(Old School),面积达4000平方英尺。旧学校租户去年6月被迫搬迁后,画廊好一阵子找不到合适的地点。他们考虑了吉门营房、牛车水一带,最后选择奎因街。

 

画廊总监李锦丽受访时说:“我们是从一座旧校舍,搬到另一座旧校舍。以前是美以美女校,现在是公教的旧校址。地方变小了,但和客人交流的机会却增加了。”

 

李锦丽眼中的勿拉士峇沙,交通方便,临近市区中心;最有趣的是,人们的生活节奏比较慢。“在牛车水或商业区,街上的人节奏太快。这里没有人匆匆忙忙,大家更愿意慢下脚步看看四周。”

 

开业三个月,李锦丽发现除了新加坡美术馆过来的游人,也有不少到附近教堂参加礼拜的年轻人和家庭,抱着好奇心踏进画廊。

 

她说:“新脸孔很多。当初,大家都问我为什么不搬去画廊集中的吉门营房、莱佛士酒店,但是我觉得艺术应该要有不同的观众群。我不希望我的画廊高高在上,距离一般人很遥远。在222号奎因街,楼上是补习学校,楼下是舞蹈中心,对面是教堂,非常的bohemian!我就喜欢这种感觉,是一个有机、特别自然的环境。”

 

李锦丽正积极向业主争取多一个空间,为艺术家提供与观众交流的地方。不过她坦言,由于222号奎因街的建筑租约只有九年,2018年到期,因此这也给业主带来不少烦恼。“租约短,投下去的资金不晓得能不能有回报,也不敢放肆地装修。”

 

2008年2月29日开门营业的2902,成立初衷是为了填补我国摄影展览空间的欠缺。画廊的代表艺术家包括了我国杰出青年摄影家汪春龙及赵仁辉等。

 

发展商张东孝:期待更长租约

公教校友、房地产发展商煌孝集团(Daniel Teo & Associates)主席张东孝,2009年砸250万发展滑铁卢街51号及奎因街222号,把两栋建筑组成的公教旧校舍打造成综合艺术中心。转眼间,九年的租用期已经过了将近一半,剩下五年。

 

张东孝在滑铁卢街2楼的The Private Museum 受访时说,当年也是因为舍不得看到母校空置多年,加上自己对勿拉士峇沙特别有感情,所以才决定出钱出力。

 

目前,中心租户除了画廊如2902和Art Trove,还包括新加坡芭蕾舞蹈学院、几所舞蹈学校、音乐学校、餐馆和户外探险用品商店等。

 

张东孝对中心的发展感到满意。他说:“中心租用率很高,一直都保持在85%以上,经常爆满!很多人想租但我们空间有限,对租户选择也有一定标准,经常得让他们到别处去找。”

 

今年70岁的张东孝,从13岁开始就在勿拉士峇沙一带活动,50几年来看着地方的改变。

 

他说:“以前在这里念书,放学了就到附近的摊位吃印度罗杂,到书店看书。这些店面很多都消失了。过去滑铁卢中心(Waterloo Centre)都是卖摩托车零件的公司,现在也搬走了,成了创意公司、建筑行的天下。”

 

张东孝对改变感到无限唏嘘,但也很高兴有更多私人艺术团体、画廊在这里立足。“艺术是城市发展的大趋势。现在人们的休闲时间多,薪水也比以前高,就会追求高品质的生活。很多人过去不愿意当艺术家,今天艺术行业却变得相当热门。”

 

因此,张东孝希望有更多建筑物被政府归纳作艺术文化用途,并加长它们的租用期,考虑长久保留。“租用期加长,我当然更愿意下本钱投资。再说,公教毕竟为我国培养了不少栋梁政要,这两座建筑物应该要好好保留吧!”

 

Art Front画廊:让艺术与教育同步

星期六早上走近陈华特森(Watson Tan)的画廊Art Front Gallery,会先经过一大群一边练功,一边发出“喝!喝!”喊声的新加坡管理大学学生。再往前走,充满动感的音乐冲进耳朵,那是大学生们在练现代舞。只开业约半年的Art Front画廊,就在新大的地下走道中间。

 

画廊代理的主要是亚洲艺术家,包括印度尼西亚、中国、韩国、新加坡艺术家的当代作品。作品很有时代感,这或许和画廊总监陈华特森的工作不无关系。他可是本地时装界名气响当当的人物,Upfront Model公司的老板。但眼下,艺术绝对是陈华特森的最爱。

 

“我大概是六年前,在时装设计师Ashley Isham的影响下,开始收藏艺术品。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从此就中了艺术的毒,经常看艺术类书籍看到三更半夜,三天两头就奔到世界不同角落和艺术家们见面!”

 

陈华特森的收藏渐渐多得连三层楼的洋房都摆不下,“最疯狂的时候,我每个星期都在买!”

 

于是,陈华特森决定将兴趣变成职业的一部分,开画廊。2010年,他在经禧路(Cainhill Rd)一带找了一间三层楼的老店屋。“结果发现很多人不愿意、不敢踏进我的画廊,进来了也好像很有压力。我开画廊是为了和大家分享对艺术的热忱,结果却变成冷冰冰的空间。”

 

他决定结束经禧路画廊,并在偶然情况下,看到新大李嘉诚图书馆的地下走道有店面招租。“画廊的一个重要使命就是教育,艺术的培养应该越早开始越好。开在这里,学生有空就能进来走走,再理想不过了!这里经过的人来自各行各业,我不要一个chi-chi、很高级的地方。这里充满了人气,各种能量,又被博物馆围绕,很适合艺术扎根。”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