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文化

默默付出的古时乐工

Image

分享

Facebook Email


古琴向来被视为独奏乐器。直至2009年,笔者偕伴游台北孔庙,买回一张祭孔音乐CD,发现这里的琴只是乐队中的一员,才另有看法。

 

说明书称,台北祭孔是弘扬中华文化传统,总统也每年到来上香行礼。经过考据,音乐采用了明洪武五年(西元1372年)以五声音阶写成的《大成乐章》。由金石丝竹匏土革木八种原材料制成的乐器(八音),组成乐队,齐奏圣乐。琴、瑟属于“丝”部乐器。

 

翻开迎神的《咸和之曲》简谱,可以看到每个小节是平和的四拍子,古琴奏出小节中的后两拍附和。即:乐队人声唱“大-”,古琴就弹出“6-”音;唱“哉-”,弹“3-”;唱“孔-”,弹“2-”; 唱 “圣-”,弹“1-”等等。

 

不难想象,琴前端坐的弹者,并非自由自在任意发挥的一位独奏琴家,而是紧随乐团,每发一音都小心翼翼的一名乐工。

 

从“颂琴” 到“雅琴”

古琴弹奏者并非人人都名留青史!历史长河中,琴瑟香灯的点燃,少不了默默付出的无数合奏者。在天地祭祀的庙堂上,在王侯贵族的筵席上,诚惶诚恐地施展才华。乐师或乐工,就是他、她们的名字。

 

说古琴是伏羲发明的,尧舜发明的,这只是虚无缥缈的传说。琴家吴钊在《追寻逝去的音乐踪迹—图说中国音乐史》(东方出版社,1999年10月)中指出:琴的发展,是从远古庙堂上齐奏的“颂琴”,演变为文人雅士用于《诗经》弹唱的“雅琴”,才成为独奏乐器。当然,琴的制作样式也几经改变,才定型为今天所见的样子。

 

吴钊认为,先秦时代琴似乎只处在其幼年时期。周天子与各地诸侯在祭祀天地诸神和历代祖先时,往往由师旷、师襄这类巫师用琴、瑟、鼓、笙、管等乐器在一起演奏。自东周开始,随着“士”的兴起,“士无故不彻琴瑟”,琴才逐渐成为士们“弦歌”时常用的乐器。

 

经过汉魏六朝的沿革,琴的样式逐渐定型。“雅琴”所奏琴乐,于是也成了文人音乐的典型代表,“主宰了上下几千年中国音乐的‘道’和‘美’的历程”。

 

1978年出土的曾侯乙墓,提供了这个过程的实证。此墓立于公元前344年的周末战国时代,曾侯乙是与周天子同姓(姬)的诸侯,封地在曾(今湖北随州)。

 

曾侯乙墓共出土124件古

乐器,除56个一套的编钟举世瞩目之外,其中有一具十弦琴,相信是如今所见的七弦古琴的前身。王侯贵族充满血腥曾侯乙墓中出土的乐器,自然够得上组成一个乐团。 这些乐器妥善掩埋,目的显然就是让王爷死后能继续拜天祭祖,或在阴曹地府中也能歌舞升平。该墓分为中室、东室和西室。墓主的棺椁在东室,乐器也在此室。触动了我们今天人文关怀的是,室内同时有殉葬的女性青少年八人。看来,王爷死后也要她们随时给他鼓琴奏乐。

 

殉葬,这是上古奴隶仆从们无法抗拒的悲惨命运。从夏、商的世袭朝代开始,中华大地上便出现给统治阶层歌功颂德的大量歌舞与音乐。而给奴隶主生前寻欢作乐的姬妾和“女乐”(女性奴隶乐工),也每每成了殉葬的牺牲品。

 

在河南出土的一座殷墟(商朝前期)

大墓中,便曾发现奴隶和姬妾殉葬者八十多人。墓南殉葬坑里,另有一百五十多殉葬者的遗骨。墓椁西室则有女骨二十四具,与“干戚之舞”所用小铜戈三件、虎纹特磬(石制乐器)一件,同埋在此。

 

与前朝相比,曾侯乙墓的“殉葬”规模无疑收敛得多。周朝结束后的秦、汉两朝,出现了大量的陶俑、木俑,或许也给我们冲淡了生人殉葬的血腥色彩。从汉朝流传下来的抚琴俑脸上,还看到乐工怡然自得的坦泰表情。不过,令人难以释怀的是,妃嫔姬妾舞娘乐妓的悲惨命运,并不因大一统秦、汉王朝的结束而烟消云散。吉联抗先生在《魏晋南北朝音乐史料》(上海文艺出版社,1982年2月)中,特别辑录了两则北朝时期的悲惨案例。有个乐妓虽称为“后妃”,但行为不合主人意思时,遭遇“剥面皮”之刑。另一弹琵琶的乐妓,虽然得宠而封为“昭仪”,但因受人诬陷,也遭杀戮。

 

北魏有个将军高聪,养了十多名乐妓,一概注籍为“妾”,以让自己感觉良好。重病时,恐怕死后乐妓跟随别人,竟命令她们一个个烧手指、吞炭(弄坏嗓音),出家做尼姑。

 

孔子爱惜乐工才华

古代权贵惨无人道的做法,诚然让中华文化蒙上阴影。但文首提及的台北祭孔,却也提醒大家,春秋时代的孔子,曾是黑暗血腥底下的一股清流。孔子把音乐与礼仪当作治理国家的手段,许多“为艺术而艺术”的人都不以为然。然则孔子重“仁”,己所不欲,便不强加别人身上。糟蹋乐工,殉葬,都不是他的主张。

 

《史记》描述了孔子跟师襄认真

学琴的故事。宋代王灼所著《碧鸡漫志》中也说:“古者歌工乐工皆非庸人,古肇适齐,干适楚,缭适蔡,缺适秦,云叔入河,武入汉阳,襄入海,孔子录之。”文言的“适”是迁移到某处的意思。那是说鲁国国运下沉,知名的乐工四散,人才外流,孔子赶忙把乐人的行踪登录起来。那时若有CD,孔子肯定会录制一套鲁国琴家全集。古琴弹奏者并非人人都名留青史!历史长河中,琴瑟香灯的点燃,少不了默默付出的无数合奏者。在天地祭祀的庙堂上,在王侯贵族的筵席上,诚惶诚恐地施 默默付出的古时乐工 展才华。乐师或乐工,就是他、她们的名字。

 

《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