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文化

红头巾:建筑业之奇葩

Image
李国樑 - 01/10/2012

前往文章来源

分享

Facebook Email

相关的主题


丈高楼她们起


从1920年代起,三水红头巾已成为建筑行业中的一支主要力量。从三水到新加坡的红头巾数以万计。1921年到新加坡的建筑女工大约有189人;1931年1237人;1947年279人,实际数目也许远远超过这些数字。自1949年中国解放后,来自中国的移民中断了三十余年,直至1980年代过后才重新逐步开放。因此如果红头巾还活着,今天已是百岁高龄。1990年代还有一些红头巾居住在红山优惠租屋,新加坡政府每月分发福利金给部分红头巾,但也有一些红头巾不肯接受政府的援助。


如今尚存的南洋大学(1955)、文华大酒店(1971)、中国银行(1954)、亚洲保险大厦(1955)等建筑物,都凝聚着红头巾流过的汗水。泰麟说:当年他从中国来到新加坡没多久,还算是半个新客,在红灯码头亲眼看着这群“三水婆”万丈高楼从地起,一级一脚印,建起新加坡当时最高的亚洲保险大厦(20层楼)和中国银行(18层楼)。进入1960年代,新加坡建国后,办公楼宇、商业大厦、娱乐场所、民房住宅都如雨后春笋。连在牛车水三水女工聚居的松柏街、长泰街、豆腐街也已改建成“芳林苑”(Hong Lim Complex)。


晨光微曦,头套红巾,身着蓝衫黑裤,挑着沙石砖块,在工地上从清晨七点忙到傍晚。红头巾多数都没有什么文化。华灯初上,在牛车水骑楼下有好些小摊位,带着黑框眼镜的“写信佬”为红头巾解信写家书,对她们来说这也是心灵的寄托。回顾一段来时路,这些三水妇女从故乡漂泊到新加坡,很多人背后都各带辛酸。


三水妇女挑起一座花园城市三水县位于珠江三角洲,是西江、北江和绥江会合处,土壤肥沃、渔产丰富。“三天无雨车头响,一天大雨变汪洋!”不幸的是百余年前,水利失修,三江泛滥,三水受害最深,房屋和农田都被淹没了。1915年连绵两个半月的大雨,使得三水境内四处决堤,乡民溺毙,米粮断市,掀起三水人移民海外的前奏。那个年代的三水还有一个特别现象,就是女人纷纷出洋寻出路,男人则留在家乡。因此南来的三水人以妇女居多。这些妇女在乡下没机会上学,小小年纪就扛起耕田砍柴等粗活,体力好又吃得起苦,挑沙担泥的工作她们最能胜任。因此来到新加坡后,大都从地缘而结业缘,成了建筑工地上不可或缺的红头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