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文化

大唐盛世也是琴的沃土

Image
《源》杂志 - 31/12/2014

前往文章来源

分享

Facebook Email


今天我们碰触到的琴文化,能够看到听到的“实物”,最早可追溯到唐朝。这包括藏琴、手抄乐谱以及现已录入CD的唐人原作琴曲。

 

唐朝(618年-907年)是中国继隋之后的强盛朝代,历时将近三百年,国土统一,思想开放,文化艺术有很大的发展。这自然包括了文人雅士喜爱的乐器 —  琴。

 

今天我们碰触到的琴文化,能够看到听到的“实物”,最早可追溯到唐朝。这包括藏琴、手抄乐谱以及现已录入CD的唐人原作琴曲。许健先生在《琴史初编》中指出,隋唐出现大量专业琴师。他们有严格的师承,精湛的琴艺,地位不高,但受人敬重,也容易接近民间,汲取了各方面的养分,带来重大的改革。晚唐出现了从汉字脱胎出来的符号记谱法—减字谱,沿用至今。

 

细致分工的专业

 

1940年,日本东京上智大学出版了荷兰外交家高罗佩(Robert Hans van Gulik, 1910-1967)以英文写成的《琴道》(The Lore of the Chinese Lute:An Essay in Ch'in Ideology),其中图文并茂地介绍了一张唐琴。此琴珍藏于公元752年建成的奈良皇家正仓院。这是一张沉睡了一千两百多年的琴,完美夺目,相信若上了弦此琴肯定可以弹奏。高罗佩考察过不少古琴,认为此琴独特之处,在于“周身镶嵌着精美复杂的金银图饰”。除了龙凤祥瑞与诗文之外,琴板上还雕镂着唐人奏乐雅集图,有极高的文史价值。到了宋朝,琴的制作趋向简朴自然,繁复雕饰的琴便不复见。据悉,中国藏有四张称为“九霄环珮”的唐琴,为盛唐开元年间四川制琴世家雷氏第一代雷威制作。公元756年唐玄宗的第三个儿子(即唐肃宗李亨)继位大典上用上此琴。四张琴,现分别藏于北京故宫等三家博物院,其一为一私人藏家所收。网上录像可以观赏到北京琴家李祥霆以九霄环珮演奏《梅花》。《碣石调·幽兰》,是世界现存最早的一份乐谱,徒手抄录了约五千(4954个)汉字,记谱年代大约在武则天时期(684-714)。序文介绍作曲者为“丘公字明,会稽人也。梁末隐居于九疑山⋯⋯”喻示此曲是南北朝梁代琴家丘明的作品。

 

《幽兰》文字谱,1871年(明治四年)以来原件藏于日本京都西贺茂神光院,现归东京博物馆。中国考据家杨守敬于1880至1884年间(光绪六年至十年)曾于日本访得此谱,遂与当时驻日公使黎庶昌影写收入《古逸丛书》,光绪十年出版行世,回传中国。以上种种,说明唐朝时候古琴已成为一项分工细致的专业:出色的斫琴世家拥有自己的品牌;有演奏家、有作曲家;抄曲或许也可以成为一个副业。当然最难得的是有琴家专门研究乐理和记谱法。晚唐减字谱的出现,是琴文化的一大飞跃。

 

击鼓吹笛的唐明皇不喜欢琴

 

大唐流行的乐器甚多,有的引自外域,比如弹奏乐器琵琶、吹奏乐器筚篥,经过改造,也很受中原的欢迎。并非人人爱琴。广西师范学院的毛水清教授在《唐代乐人考述》(东方出版社,2006年)中指出,盛唐王朝开创者李隆基(唐玄宗、唐明皇),能导演、作曲,善击羯鼓、吹笛。而爱妃杨玉环,则善琵琶,能击磬。沟口健二导演的日语影片《杨贵妃》(1955年日本大映与香港邵氏合拍),森雅之饰的唐玄宗,寸步不离、把玩终日的乐器,是一把镶嵌了珠玉宝石的长颈阮(阮始自魏晋)。京町子饰的杨贵妃,把玄宗引出宫外,微服混入民间,乐不可支。唐玄宗也是梨园戏的祖师爷,在位四十多年,安史之乱爆发之前,听歌唱戏,日子过得甚为惬意。

 

琴在唐朝虽一时被用作登基大典的神圣象征,但梦游月宫、迷恋霓裳羽衣的唐明皇却不喜欢它。毛教授在《考述》书中指出,唐玄宗听完琴之后有时叫人拿羯鼓来猛击,称为“解秽”,即把肮脏的琴声从耳朵中轰掉,讽刺之极。

 

名家董庭兰的杰作《颐真》

 

说回正经的,唐诗中有非常丰富的琴艺描绘,说明像李白、刘长卿、刘禹锡这些高官贤达兼诗人,都爱琴。琴师当中,初唐的赵耶利不止琴艺出众,还是琴学学者。中唐的董庭兰,琴声出神入化,成为众多诗篇的赞颂对象。晚唐的陈康士,是《离骚》一曲的原创者,当然也了不起。

 

不过,流传至今的唐曲,多经后世的增删润色,并不完全是原装的。比如《离骚》是陈康士写了九段,后人加工成十八段。董庭兰(约695-约765年)的《颐真》,或许才是完整的唐人琴曲代表作。明初王子朱权所编集的《神奇秘谱》肯定了董氏的作者权,并解释,“颐”即颐养的意思。曲意正如道家说,寡欲以养心,静息以养真。

 

说《颐真》是唐人的原作,是很有根据的。主题3-4-3-46-23⋯⋯(简谱), 乍听是日本音乐,其实就是唐朝之声:日本人自隋唐开始到中国留学。曲式排列工整对称:即A(开篇)B(第一主题)C(第二主题)D(泛音乐段作为中柱);然后重奏C、B,回到以A为素材的变奏,泛音尾声结束。全曲音多韵少,指法多含右手名指的打、摘,以及抹勾叠连的“蠲”(音“眷”)弹法,是传自魏晋的遗风。2001年5月香港雨果唱片所出《箫声琴韵》,天津音乐学院的琴箫伉俪李凤云(琴)与夫婿王建欣(箫)演奏《颐真》,典雅流畅,鸾凤和鸣。

 

据许健和毛水清两位专家的考究,董庭兰是唐玄宗宰相房琯所赏识的门客。但房琯被李林甫排挤而被贬加上玄宗与继承人肃宗父子关系紧张房琯被罢黜,董庭兰也遭控“受贿”之罪。官场黑暗,琴家的命运也因而起起落落。然而,艺术生命真是永恒的。董庭兰一无官职,二非名流,但当时高适的诗却说他:“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