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芬兰的冰雪奇缘

Image
尤东暐 - 24/06/2015

我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迪士尼卡通电影《冰雪奇缘》风靡全球,电影里头的洁白梦幻雪景、艾莎公主的华丽冰宫殿、冰雪凝固的“雪树”等,无不让人向往。为了一探这梦幻世界,今年3月,我越过了北纬66.5度的北极圈,到了芬兰的拉普兰区(Lapland)。

 

3月的拉普兰,到处仍是白雪覆盖。选择在这个时候一游,不但可以避开12月至1月间最冷的零下30℃,尽情地享受各种冬季活动,3月的昼夜平分点据说也是看北极光的极佳季节。

 

在白色世界里浪漫前进

 

《冰雪奇缘》里卖冰的克斯托夫是萨米族人。虽然电影是依据挪威北部的萨米族而制作的,但拉普兰的伊纳里(Inari)也是萨米族人聚居的重地之一。这里的萨米文化博物馆馆藏丰富,是认识萨米文化的好地方。

 

从早期的猎捕和随驯鹿群迁移到后来驯养驯鹿,萨米族的游牧生活一直与驯鹿分不开。

 

拉普兰其中一项不能错过的活动,便是乘坐驯鹿拉的雪橇。在一朵朵从天而降的雪花中像圣诞老人一样坐在木制的雪橇,任驯鹿拉着缓缓地在一片白色世界里前进,感觉还真浪漫!

 

刺激的哈士奇狗拉雪橇

 

和乘坐驯鹿雪橇的恬静感觉成对比的,是紧张刺激的哈士奇狗拉雪橇。

 

坐在由五六只狗儿拉动的雪橇,在白雪覆盖的松柏树林间飞驰着,这样的经历真是叫人难忘。哈士奇狗天性热爱奔跑,还没开始跑便一直大声吠叫着。

 

跑着跑着,你若踩一踩雪橇的刹车器,它们还会转头望过来,仿佛是在说:“怎么啦,我们还想跑哩!”

 

其他只能在北极圈才有机会体验的活动包括开雪地摩托车、山坡滑雪橇等。

 

从外头寒冷的环境回到旅店,来一场芬兰桑拿,也是人生一大享受。

 

神秘壮观的北极光演出

 

拉普兰地势平坦,人口稀疏,也没有高耸的建筑,令人觉得这里的天空比新加坡辽阔许多。这无际的天空在夜幕低垂以后,往往会为幸运的旅人们上演一场又一场神秘壮观的北极光演出。

 

在拉普兰的首2个夜晚,天空布满厚厚的云层,连一颗星星也看不见,更别说是北极光了。幸运的是,之后的一连3个晚上,我目睹了这大自然的奇观。

 

第1个夜晚,我到远离城市光害的一座小山上,在零下15℃的严寒里静候了2个多小时,终于和北极光初次邂逅。

 

我发现,肉眼看到的极光,并不像相机所拍摄的那样色彩鲜明,但是光影的舞动却是相片无法传达的。

 

第2个晚上,我在离开旅店不远的树林里等候。初时天上有云,但云层忽然像剧院里的屏幕被打开似的,尽数散去。

 

随之而见的是一道道纯绿色的北极光,像是有人用画笔作画一样,划过整片夜空。大约45分钟后,云层又聚,极光逝去。

 

接下来一天,我入住离罗瓦涅米(Rovaniemi)不远的冰旅馆。所谓冰旅馆,里头的卧室、餐馆、酒吧等完全是由冰和雪造的,室内温度介于零下5℃至0℃,而我也在那里与北极光邂逅第3次。

 

还记得那晚10时左右,极光开始在地平线上方出现。没多久,微弱的光线开始转强,绿、黄、紫色的光逐渐遍布到北方、东方和西方的天空中,並持续了超过4个小时之久,为我那冰雪奇缘之旅画上完美的句点。

 

跑着跑着,你若踩一踩雪橇的刹车器,它们还会转头望过来,仿佛是在说:“怎么啦,我们还想跑哩!”

 

Source: 我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