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激励

祖孙情谊

Image
吴庆康 - 15/07/2015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小孩的天真/玩闹,老人家的唠叨/责骂,这些是将一家人紧紧拉在一起的一道根基深固桥梁上的风景,纵使偶尔风有点大甚至下着雨,你知道这桥上总会有照耀着祖孙情谊的灿烂阳光。

 

时光飞逝,两个小外甥女又从香港回来度暑假,一家人都欢喜,最开心的莫过于爸妈,她们的外公外婆。

 

毕竟,老少是家里的中心,平日寂静的家里,现在充满外甥女的说笑声,还有两老对她们的种种嘱咐,这种原本可以有点烦人的家庭声音,一旦久违,会有所怀念,因为那原本就是一个家应有的元素。

 

是 这样的,孩子还小仍得依赖父母的时候,父母与孩子必定有各种生活琐事当话题,未必都是悦耳动听的,有时甚至会有冲突,但至少有交流。一旦家中成员一个一个 脱离青春期,有了自己的生活和事业,与父母的互动必定逐渐减少,两老在家的时间突然好像多了许多,但可以一起吃饭说话的机会却越来越少,只有当第三代成员 到来,才能“弥补”那一段几乎很难避免的空洞期。

 

这些年父母早已将对孩子的疼爱转移到孙儿身上,侄女和外甥最敬爱的也是他们,见面时的欢愉 不言而喻。像这次小外甥女回来,爸爸的心情明显开朗很多,说的话多了,中气也足了些,一些有的没的问候看似无关紧要,却让整个家增添了活力与生气。尤其是 过去大半年爸爸健康时好时坏,但却是在这两三个星期当他的孙女陪伴在身边时,精神好了许多,力量也回复了一点。可见小孩确实对老人家的心情好坏有一定的影 响力。

 

每年两次祖孙较长时间的相聚,欢心的不止是两老,我更是获益不少。最得意的是有两个小辈能当我的跑腿,可随时使唤,差她们帮我下楼买 东西、帮忙整理我许多杂乱的文件,或是陪我出门走走等,这些都是“杂务”,也只有仗着我是她们的舅舅,才能“以大欺小”要她们当免费劳工。这些与外甥女们 的互动,这些年几乎是半年才有一次机会,当然得善加利用,于是我就这样与爸妈共同分享了小辈带回家的天伦之乐。

 

我没见过祖父祖母,童年最年 长的长辈是外婆、外公,以及继祖母,那个时候也不算常见面,大多数是周末时候到樟宜尾外公外婆的住所去享受乡村的自然芳香。但我知道自己有无形的任务,就 是陪伴老人家,与他们聊天,甚至是让他们照顾我,以让老人家肯定自己还有贡献和付出的能力。哪怕是做个简单的早午晚餐、随口问的一句吃饱了吗,或是关怀着 还不早点睡,都展现了祖孙之间血浓于水的情谊。

 

现在看着父母也在孙儿身上表现同样的情怀,他们之间的对话与当年外公外婆曾与我有过的对话那 么相似,感觉既遥远又熟悉,很有回到从前幼时的感觉。当然,祖孙之间的摩擦也还是有的,就像两个人若朝夕相对,久了也必定会偶尔觉得厌烦或当成理所当然而 忽略了那一份尊重,但静一阵闹一阵,有欢乐有泪水的家,或许才是真正的家。

 

小孩的天真/玩闹,老人家的唠叨/责骂,这些是将一家人紧紧拉在一起的一道根基深固桥梁上的风景,纵使偶尔风有点大甚至下着雨,你知道这桥上总会有照耀着祖孙情谊的灿烂阳光。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