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激励

胡姬后世他创造

Image
谢燕燕 - 26/07/2015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植物园成为我国首个项目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后,关注的目光接着聚焦在缤纷的胡姬花海里。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本地杰出的胡姬业者培育出许许多多的新胡姬花品种,逐步推动新加坡胡姬花扬名世界。

 

这批“胡姬媒人”凭经验“撮合”不同品种的胡姬,为胡姬花创造后世,

 

耐心培育新苗、等待开花、等待以培育者身份,为胡姬花命名——

 

可能是挚爱名字,可能是大千世界人事物,可能只是单纯的纪念……

 

在胡姬花的世界里,尤索夫·阿沙戈夫(Yusof Alsagoff,80岁)是大家公认的胡姬花泰斗。他当胡姬之媒人超过半个世纪,凭一己之力培育出200多种经注册的新品种,时至今日,尤索夫和妻子扎丽哈(马丽娟)还天天为自己那满园胡姬忙碌。

 

阿沙戈夫家族是本地历史悠久的三大阿拉伯望族之一,目前除了尤索夫的一位95岁姑姑外,他已是这个家族的最大长辈。这个在莱佛士开埠前就已经从中东也门迁居本区域的阿拉伯望族,祖先娶过武吉士(Bugis)公主,也曾与荷兰人、华族等通婚。

 

合格胡姬花注册员

 

尤索夫是移居到新加坡的第六代后人,他祖先曾经在友诺士和巴耶利峇一带拥有大片土地和众多产业。

 

作为新胡姬品种的“创造者”,尤索夫有权为花命名,到目前为止,他用家族成员的名字,为至少30种新胡姬品种命名,包括他的祖父母、母亲、妻子、兄弟姐妹、儿女、孙儿孙女、甚至侄儿等。

 

他妻子扎丽哈一人就有三株胡姬花以她为名,当中包括早在1958年进行繁殖,1964年正式注册的扎丽哈石斛兰(Dendrobium Zaleha),以及在1991年注册,曾在1997年国际胡姬大赛中获最高殊荣一等奖(First Class Certificate)的“扎丽哈阿沙戈夫蜓梵兰”(Aranda Zaleha Alsagoff)。

 

在胡姬花坛驰骋超过半个世纪的尤索夫,曾担任东南亚胡姬协会主席多年。他不仅是培植胡姬新品种的高手,还是一位合格的胡姬花注册员(Registrant),除了以家人、好友命名胡姬,许多名人例如迈克杰逊、毕加索的女儿、王鼎昌夫人林秀梅等人名也与胡姬花结缘。

 

有一回,已故著名商人范佑安找上尤索夫,请他挑选一株尚未命名的新胡姬,以范佑安即将举行婚礼的印尼友人命名,作为特殊贺礼。尤索夫于是选了一株合适的新品种,以新郎和新娘的名字注册为花名,再送上绽放的花株为贺礼。新郎和新娘收到后很高兴,范佑安也很开心,又来向尤索夫要新胡姬品种,以妻子的芳名注册。

 

尤索夫说,想找一株胡姬来命名,普通的要两三千元,特别的可能要1万至1万5000元不等。

 

迷恋培育胡姬的挑战

 

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尤索夫就迷恋上胡姬世界的斑斓缤纷,更喜欢当“花之媒人”后所产生的惊奇效果。他说:“培育花卉是一种挑战,能成功培育出全新品种时,那种喜悦和成就感真的很大!”当花媒越久,就越能驾轻就熟和得心应手,培育出心仪的胡姬品种。

 

尤索夫说,两种好品种未必就能配出好的新品种,这当中完全凭多年累积下来的经验和对花的认知。他心目中的好品种,首先是花的色泽要好,其次是容易栽种,第三是能常年开花,第四是花枝能持久不谢。花朵的分布是否美观,植物本身是否太高太大也是考量元素。

 

他说,新加坡是培育胡姬的“先驱”,比泰国、台湾早了许多年。六七十年代的住家多数有庭院,种胡姬因此很盛行;七八十年代是本地剪枝胡姬出口的黄金年代,他当时忙着到处教人种胡姬,外地朋友来访时也会带他们到处赏胡姬。

 

还没有研发出克隆胡姬的技术前,大家都是靠“借”新花苗来种胡姬,他记得有一种名为文迪史格蜓梵兰(Aranda Wendy Scott)的胡姬,深受乡村时期的大巴窑居民喜爱,大家用猪粪当肥料种此花,竟然把这种胡姬叫做“猪粪花”!

 

随着人口不断增加,新加坡人都搬进政府组屋,大家已没多少空间种胡姬花,尤索夫于是凭借丰富的经验,培育出“迷你胡姬”。不过让他有点懊恼的是,花株缩小后,花朵也变小。他说,要让花株变小,有些得经过两三代的配种,这意味着培育者得等上18年至20年时间。

 

“缺乏耐性是无法培育新胡姬品种的,另外,期望也不要定得太高,因为总有许多预测不到的元素会影响最后的成果;但是,一旦成功,那喜悦则难以形容。”

 

胡姬背后有故事

 

白荣基和白荣谦这对不久前相继离世的兄弟,生前是培育新胡姬品种的高手,从60年代到90年代,两人所培育的新胡姬品种至少有300种。他们培育兰花(胡姬)最独特之处,是以本地著名先驱人物、中国古代诗人、文人、爱国英雄,中国现代领袖,乃至中国古典名著等来命名。

 

白荣谦去年3月曾以中英文出版《兰影追踪》,图文并茂地收录兄弟俩过去培育并正式注册的300多种胡姬品种。从书中所收录的胡姬品种,可以看出这对兄弟是以花作为语言,表达自己的情操、对人对物的喜好与敬仰等;例如纪念陈嘉庚的石斛兰就有六种,分别纪念他作为“毁家兴学第一人”“同安之荣耀”等;纪念陈六使的石斛兰也有五种,包括“遐迩闻名”“慷慨大方”“丰功伟绩”“气节凛烈”和“开路先锋”。

 

毕业自南洋大学数学系的白荣谦,也以自己培育的七种石斛兰纪念母校,包括“南大精神”“根的传奇”“桃李满天下”和“云南园”等。

 

这对兄弟喜爱中华文学,因此也用自己培育出来的石斛兰,纪念“不朽的诗人”李白、“诗豪”白居易、以“咏怀”纪念杜甫,以“不朽的著作”纪念《红楼梦》,也有纪念古代人物的王昭君、李时珍、文天祥等。

 

他们也曾培育出种类繁多的壶唇梵兰,用它们来纪念中华杰出人物,包括古代历史人物司马迁、蔡伦、华佗、屈原、玄奘、苏武、陶渊明、岳飞、包拯、李清照、陆游、郑和、郑成功,也有近代名人如巴金、郭沫若、鲁迅、冰心、聂耳等。

 

古代的美女如西施、杨贵妃以蝴蝶兰命之,而纪念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则是一株肾梵兰。除了人物,这对兄弟还以石斛兰纪念华人的节庆,包括“端午节”“除夕”“中秋节”和“清明节”等。当然,白荣谦的妻子陈明菊、女儿白丹予也有花以她们命名。

 

“胡姬的汉子”白荣谦

植物园申遗成功后,记者想访问白荣谦,先通过出版社负责人试图联络他,却得知他在《兰影追踪》问世后一个月便谢世,享年80岁。

 

记者于是尝试联络白荣基,没想到四处打听之际,却在《联合早报》看到他在珀斯逝世的讣告,只好到他灵堂寻访他的家属。

 

他儿子白钦辉受访时说,父亲是在6月23日与家人到澳大利亚珀斯度假时,突然因心脏病发而逝世,享年83岁。

 

通过白钦辉,记者最终联络上白荣谦的妻子陈明菊和女儿白丹予,这才对白氏兄弟的胡姬事业有了进一步了解。

 

陈明菊说,白荣谦1963年从南大毕业后,先当教师,但因为对种植胡姬产生浓厚兴趣,加上他父亲在林厝港有33英亩的地,于是决定转而从事当时正红火的胡姬业,成为胡姬出口商。

 

她说,他们的胡姬花完全供出口用,巅峰时期出口到20多个国家,包括日本、荷兰等国,由于自己花圃种的胡姬不足以应付市场需求,他们还向本地20多个小花圃收购胡姬供出口用。

 

白荣谦经营的花圃在林厝港,但办公室则设在武吉班让,白荣基则一直在教书,课余时间帮弟弟打理花圃。陈明菊说,丈夫除了出口胡姬花,也代理美国的肥料。

 

白丹予记得1980年代初,林厝港的地被政府征用,父亲火烧胡姬,他们家的胡姬生意也就此告一段落。

 

陈明菊说,丈夫在结束本地的胡姬生意后,一度到柔佛买地种胡姬,但因为鞭长莫及,照顾不来,最后变成发展商,把地用来盖房子。

 

不过令人惋惜的是,白氏兄弟一生所培植和注册的300多种胡姬品种,包括上述的各种胡姬,很多已随着花主离世而不复存在,只剩下当年拍摄的照片。陈明菊的有地住宅已不见任何胡姬踪影,只有墙上还挂着放大的胡姬花照片。不管是白荣谦或白荣基的后人,都不再种胡姬了。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