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文化

普洱断想

Image
文物鉴赏学者 - 汪洋

分享

Facebook Email


与普洱为伍恰似与知己言语,可以一说到底,也可默默静坐,一切理性概念都置之脑外。安身在瑞草里,脱去红尘浮躁,“品一杯清茗,聆山水清音”。茶在世间,如人行走,形形色色,索性一番比较,自有遴选。茶形有“大”的,有“小”的;有“瘦”的,也有“肥”的;茶色有“丑”的,也有“靓”的;茶品有“高级”的,也有“低级”的;茶气有“高香”味的,也有“渥仓”味的。同理,红尘白浪江湖舞台,众生百相,各路人物尤如茶,其中有高级而有趣的,有高级而无趣的;有低级而有趣的,也有低级而无趣的。

 

茶类林林总总,择茶的人更是层出不穷。去去来来,总觉得瑞草之颠必有首魁。没想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终于被普洱茶收住了心,锁定了情。

 

岁月悠悠无常,倘若没有逻辑,在虚无静寂中,与这位“普洱长老”会心倾谈,人性里浑浊的欲望被冲泡得清澈畅灵,太多的是非贪嗔随即“发酵”,陈化在时空里,拈得的是停云落月的笃定,真水无香的人生,这是多么的大欢喜、大自在。

 

常常是,安心的一瞬不时被白日的俱进搅浊,困扰之余,固与普洱相伴,颇感茶性的通透,此时与彼时的回甘。茶进口,滑入心,生活的“干涩”和紧压,难以吞咽的锁喉“焦味”随之缓缓收敛,这感受是一种风雨漂泊的粘稠之色,岁月沉淀的脱俗之香,不惑之年的成熟之味。

 

与普洱为伍恰似与知己言语,可以一说到底,也可默默静坐,一切理性概念都置之脑外。安身在瑞草里,脱去红尘浮躁,“品一杯清茗,聆山水清音”。普洱茶的陈香撩拔着人疲惫后的希冀,这希冀非忘心、忘语、忘想,而是安宁、安心、安身立命之定慧。而定后能静,静后生慧,慧后能安,安后能得正是品茶之奥义。

 

世间有缘,茶与人也讲缘,普洱茶更是了。品普洱,思人生:生命胶着在希望中,孕育在命定里。童年生活的青翠碧绿;青年时代的青香高扬;中年时期的光亮润泽;晚年之境的通透陈香。生命结束后的转化重生以及馈赠我们的那份坚守和梦想,那份忍耐着寂寞,日夜餐风露宿饮尽孤独的“茶马”精神真是值得去感受、感动和感恩。品普洱,思人生,它教会人知易行难的坚韧,知难行易的沉着。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今日生活的“渥堆”至使人形态“焦黑”,心灵的过重“发酵”使人性“炭化”,芸芸生命丢失了太多本该拥有的丰厚、美丽、喜悦、力量和灵性。白居易写道:或吟诗一章,或饮茶一瓯,身心一无系,浩浩如虚舟。

 

这种淡定不拘的心境于我今生恐怕难以企及。时时喝喝茶,以茶洗洗心,兴许更能让我的灵魂得以寄存,至于果报如何,只待朝夕顿悟了。端杯看红尘,品茶思进退。茶蕴大千世界,三观含在杯中。品茶、读茶,从而敬茶,无不是生命中一瓣心香的境界。三五好友围茶而座,抬杯品茗,无碍开怀,多少不快事,笑谈即放下。这样的真趣,这样的生活我实在是喜欢。岁月是厚重的,也是苦涩的,时光是柔软的,也是顺滑的,日子本该就是和淡的,清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