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文化

基层隶吏创造隶书

Image
吴羊璧

前往文章来源

分享

Facebook Email


官狱多事,每天许多事情必须记录下来,而这些事是徒隶(基层行政人员)来做的,他们开始时使用的是各种不统一的篆书异体,书写时不方便,由于不统一,查閱也很不方便,因此,「是時始造隸書矣」。隸書就是在這樣的迫切需要中,在这样的压力下,由徒隶们完成的,而且完成得很好。

 

想来谈隶书。谈隶书的艺术美。先说说「隶」 。 「隶」字容易想到奴隶,但这里不是说奴隶。 「隶书」的「隸」,說的是那時底層的行政人員。他們每天要處理很多事情,需要用文字記錄下來。那時候,文字是未統一的各種古代篆體,由秦始皇時的李斯集中和指定的秦代小篆,成為當時文字的標準體。但小篆還是要用彎彎曲曲的線條,像畫圖畫一樣的畫出一個個字,需要進一步簡化才方便大量書寫,於是出現了隸書。

 

從篆到隶,在中国文字史上这是一次重大改进。隶书是由古代的基层行政人员创造和完成的,这一史实,在“汉书‧艺文志》中說得很清楚。《漢書‧藝文志》第十說到在創作文字這過程中,李斯、趙高,胡毋敬等人所起的作用,由篆书各异体直到隶书:史籀篇者,周时史官教学童书也,与孔氏壁中古文异体。苍颉七章者,秦丞相李斯所作也,爰历六章者,车府令赵高所作也;博学七章者,太史令胡毋敬所作也;文字多取史籀篇,而篆体复颇异,所谓秦篆者也。

 

是时始造隶书矣,起于官狱多事,苟趋省易,施之于徒隶也。官狱多事,每天许多事情必须记录下来,而这些事是徒隶(基层行政人员)来做的,他们开始时使用的是各种不统一的篆书异体,书写时不方便,由于不统一,查阅也很不方便,因此, 「是时始造隶书矣」 。隶书就是在这样的迫切需要中,在这样的压力下,由「徒隶」们完成的,而且完成得很好。了不起的是,这些基层行政人员不但创建了一套完整的书体,而且把隶书这種字體推到一個高度――結構美,筆畫線條美而多變。現在我們在日常應用的是唐代形成的楷书,不用隶书了,但是作为一种美化的书体,仍然为人们所喜爱,书法家爱写隶书,一般人也喜欢欣赏。

 

这里谈几种出名的隶书碑,主要是东汉时刻的碑。那时候是隶书的成熟期,多种风格已经建立,达到很高的水平。从“乙瑛碑”谈起。“乙瑛碑”刻于公元153年,在现时可见的东汉隶书中,是排在前面的一部,但已經是很成熟、很具規範性的隸書。隸書筆畫的線條,有一个特点:一个字中,有一个横划的起头比较凝重,略略往下垂,然后向左伸展,到了一笔之尾,又往下沉,再上扬翘起。“乙瑛碑”中这个特点就表现得很清楚,大部份横划都具这样的特色。(也有例外,像下页附图“乙瑛碑”第三行首字「辛」,下面的三橫劃就不翹起,否則有重複之感,上面翹起的一橫劃就不顯得有这特色了。)

 

隶书的整个字结构,通常略扁。这是为什么呢?那时还没有纸,字可能写在竹簡上。寫得扁些,就可以在一根竹簡上多擠出三幾個字的位置來。不過這樣一來,就會密密麻麻地擠在一起了。那只是實用的需要,不是為了好看。現在所見的东汉隶书碑,则是在字与字之间略有空间,这样整篇看来,就从容有序,欣赏起来,觉得舒畅。比“乙瑛碑”略迟几年出现的是又一汉隶名作“礼器碑”(156年)。“礼器碑》的風格較為嚴整厚重,但仍然很生動。與此後的《史晨前碑》、《史晨後碑“(169年),同为汉隶名作。这些名碑,结构相似,但又各有风神。拿”礼器碑“和”乙瑛碑“来比一比,一个「年」字,就写得几乎一模一样,但”礼器碑“显得庄重些,”乙瑛碑“就秀润一些,都写得很美,很工整。这说明那时书写的隶史(徒隶),都有美的追求,可能那时社会上还没有形成像后世那样的书法名家,但他们却已经像书法家一样,把笔底的每个字,每一笔划,写得美,写出了水平。

 

公元185年,产生了“曹全碑”,“曹全碑”是很重要的隶书碑,在隶书中别具風格。隸書總的來說,是顯得嚴謹的,《曹全碑》卻能在嚴謹中顯出秀逸、柔美,其實它整體上仍然是隸書那種平穩的結構,但是筆劃在嚴整中帶秀逸。在隸书中显出独特的风格。与“曹全碑”字体相类似的有“朝侯小字碑” (东汉后期) , “闻熹长韩仁铭“ ( 173年)等。 ”朝侯小字碑“与”曹全碑“非常类似,但是秀逸流畅不及“曹全碑” , “闻熹长韩仁铭”字数很多,展开拓本,蔚然大观,每一字每一行,都極可觀賞。那時這些創造及完成隸書的隸史,書法修養及創造力真是了不起,在那一段时间中,出现许多高水平的隶书高手,各具风格,各具长处,实在是非常难得的事,只可惜现在很难查考这些高手的大名了。

 

东汉时期,隶书已经非常成熟,许多隶书名作也都在这时期诞生,在书法美方面,完成了隶书阶段的书法高水平。不过,隶书虽然解放了篆书的种种束缚,但書寫起來還可以更求簡便。於是,接下去,中國書法就開展了一個新的階段。王羲之的草书,欧阳洵,颜真卿的楷书,展开了一个灿烂的新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