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怀旧

饰羊青铜酒器的文化意义

Image
康格温 - 01/08/2011

出版者: 《源》杂志

分享

Facebook Email

相关的主题


青铜器并不是一般常民的日常用品,而青铜酒器更是重要的祭祀仪典活动之祭器与礼器,是代表礼俗与身分地位的表征。在不同的场合,因不同用途,并且随不同阶级身分的贵族,必须使用不同的酒器,其酒器使用种类的多寡、大小与轻重,必须由使用者的位阶高低来决定⋯⋯青铜酒器始见于夏代二里头文化的爵与,由于商人有崇祀鬼神与敬天礼地的社会风尚,加上商代酿酒工业的发达,并辅以同时期青铜器制作技术的提高,综合以上种种原因,使得商代中国的酒器制作达到卓越精良的艺术成就。商代酒器若是按用途来分可为:煮酒器、盛酒器、饮酒器、贮酒器等,而其中盛酒器具是一种盛酒备饮的容器,其类型多样,主要又可分成以下: 尊、壶、区、卮、皿、鉴、斛、觥、瓮、瓿、彝等。并且随饮用者的身份不同而使用的饮酒器亦有别,例如在文献中《礼记》的〈礼器〉篇即载明其规定:凡 “宗庙之祭,贵者献以爵,贱者献以散,尊者举觯,卑者举角。”此说明了当时酒器使用的礼制严明,且随尊卑贵贱者有其不可逾越的分际。而在商代,酒类主要用于祭祀以及提供贵族饮用,在祭祀中,巫师饮用后,尚可以帮助巫师升天入地。且在平民多使用陶器的当时,青铜器并不是一般常民的日常用品,而青铜酒器更是重要的祭祀仪典活动之祭器与礼器,是代表礼俗与身分地位的表征。在不同的场合,因不同用途,并且随不同阶级身分的贵族,必须使用不同的酒器,其酒器使用种类的多寡、大小与轻重,必须由使用者的位阶高低来决定,此亦可从《周礼·酒正》中一段有关对于酒秩之慎重其事的纪录得知:

 

酒正掌酒之政令.以式 授酒材.凡为公酒者.亦如之.辨五齐之名.一曰泛齐.二曰醴齐.三曰盎齐.四曰缇齐.五曰沈齐.辨三酒之物.一曰事酒.二曰昔酒.三曰清酒.辨四饮之物.一曰清.二曰医.三曰浆.四曰酏.掌其厚薄之齐.以共王之四饮三酒之馔.及后世子之饮与其酒.凡祭祀.以 共五齐三酒.以实八尊.大祭三贰.中祭再贰.小祭壹贰.皆有酌数.唯齐酒不贰.皆有器量.共宾客之礼.酒.共后之致饮于宾客之礼.医酏糟.皆使其士奉之.凡王之燕饮酒.共其计.酒正奉之.凡飨士庶子.飨耆老孤子.皆共其酒.无酌数.掌酒之赐颁.皆有 以行之.凡有秩酒者以书契授之。于此段文字中,可以看出周代曾设置专人以司管酒事,对于饮酒之酌数、飨酒之对象与器量均有所详细的规定中,吾人即可以探知酒浆在当时礼制的地位于一二。

 

既然酒浆在商周时期所扮演的角色具有礼制上的意义,那么在酒器的形制上,亦同样的具有了举足轻重的影响,所以在《周礼·司尊彝》中记录了专司酒器之用度者如:“司尊彝掌六尊六彝之位,诏其酌,辨其用与其实。”当时以司尊彝专门司管与判定不同酒器与酒浆之用度,而其中的六尊即为献尊、象尊、壶尊、着尊、大尊、山尊。然笔者发现,在出土之商代青铜器物中,以羊造型为青铜酒器之饰的器物并不在少数,但是羊尊却在六尊之外,在商代当时对于酒器配置有着如此严谨礼制约束的时代,出土不在少数的以羊为饰的青铜酒器,必定有其相对重要的意义与礼制上的象征。否则,极度敬畏鬼神,又视酒浆为祭奠崇高天地神只之醴,并以酒做为奉祀祖先人鬼之重要祭品的商人,绝不会轻易以羊造型作为其礼器、酒器之饰,因此,本文即欲尝试探讨出土之商代青铜器物中,以羊造型为其装饰之酒器,与其中所代表的意义与文化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