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文化

《鸥鹭忘机》的道家怀想

Image
庄永康 - 01/06/2014

分享

Facebook Email


从古到今,琴艺的代代相传, 主要靠读书人。读书人又 称“儒”,因而琴曲中有不 少弘扬儒家思想之作。然而,翻开历 来的琴谱,就会发现宣谕道家遁世思 想的曲子也很丰富。道家曲受欢迎的 程度,或许比儒家曲还要高些。 个中道理不难理解:读书人拥 护儒家,因为道德文章有助他做官进 仕。但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翻了筋 斗,遇上挫折的时候,读书人就迷茫 起来了。怎么办?不免要找来老庄, 开导、慰藉。道家琴曲的清静无为、 逍遥自在,于是展现了十足的魅力。 《鸥鹭忘机》,便是这么一首 琴曲。它篇幅不大,但却常为琴友 津津乐道,爱弹、爱听。据闻淡泊名 利的新加坡琴家莫泽熙,生平也乐 奏此曲。

 

关于“忘机”的寓言故事

 

《鸥鹭忘机》旋律悠扬动听,全 曲只分三段,技巧也不太难,甚至有 初学者把它当作入门曲。然而,这首 精致小品,背后却寄托了深远的哲思。 明朝王子朱权所编的《神奇秘 谱》(1425年刊行),是留存至今的最 早古琴曲集,其中所载《忘机》,相 信是此曲的原始风貌。

 

《忘机》只有 两段。据解题所示,此曲为宋代刘志 方所作,取材自《列子•黄帝篇》中 的一则寓言。 寓言说,有个住在海边的人, 每天到了海上,便和海鸟玩在一起, 而海鸟也一群群簇拥着飞来。这人的 父亲便对他说:“海鸟都很喜欢跟你 玩,好不好抓几只来,让我跟它们玩 呀?”哪知这人第二天出海,鸟儿都 只在空中旋舞,一只也没飞下来。

 

故事表层的意思,似在指出鸟禽 是有智慧的。鸟禽与人玩乐,因其貌平 和,若感觉危险,便立即警戒起来,与 人保持距离。但细细玩味,“忘机”一 词劝谕的对象其实是人。俗话说“人在 做,天在看”,安了心眼的人,无论怎 么隐秘,最终必被察觉。

 

换句话说,人必须保持单纯的心 境,不动心机,才能与其他的人、与 大自然中的鸟禽万物亲近交游。

 

《聊斋志异》中的《鸽异》,故 事是说山东邹平县有个张公子,自幼 喜鸽,搜罗名种,悉心照料,成为养 鸽专家。有个晚上,一位白衣少年扣 门进来,观赏了公子的彩鸽后,带他 到野外一处见识其本身蓄养的鸽子。 公子一看,这些鸽子精巧玲珑,并非 人间所有。

 

白衣少年把一对晶莹剔透的白鸽送给公子,公子爱护备至,两年 后,白鸽生了六只小鸽。公子有个做 大官的父执,说他也十分爱鸽,碍于 情面,只好选两只鸽送他。一天,公 子再遇父执,问他:那对鸽子还喜欢 吗?父执回答说:挺肥美的。 公子悔叹不已。当天晚上,白衣 少年来到公子梦中,把他痛斥一番, 即化为鸽,所养珍鸽随之飞去。公子 梦醒,见家中鸽子大都死去,剩下的 也没心再养,全数分赠给友好。

 

同一古谱的两种演绎

 

琴人或许会问,听了寓言故事, 我们就能把《鸥鹭忘机》弹好吗?你 能不能告诉我,“忘机”的主题怎么 表现? 这里提出点建议:若要体会“忘 机”的美学意境,不妨参照唐诗宋词 里头的一些经典描述。

 

陆龟蒙:“除却伴淡秋水外,野鸥 何处更忘机”; 李白:“天清江月白,心静海鸥 知”;“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 温庭筠:“数丛沙草群鸥散,万 顷江田一鹭飞”; 欧阳修:“鸥鹭闲眠,应惯寻常 听管弦⋯⋯谁羡骖鸾,人舟中便是 仙”。 看到了吗?古代读书人心目中 的“忘机”,是在放舟野外、诗酒言 欢、风清月朗之间寻找的。音乐要表 现的,便是这种闲适的心境。难怪清 代《五知斋琴谱》(1721年刊行)形容, 此曲的情趣,只在“海日朝晖,沧江 西照,群鸟众和,翱翔自得”。 上世纪50年代,许健、王迪合 编的《古琴曲集》,经典性地刊载了 《鸥鹭忘机》两个版本的当代诠释。 这两个版本都根据《自远堂琴谱》 (1803年刊行)打谱演奏。《自远堂》 比《五知斋》更为成熟,今日 琴家都选奏这个谱本,意味英 雄所见略同。 这里说明一下,古琴 的“减字谱”只标音位,不记 音符的时值,不同琴家的打 谱,尽管用的是同一古谱,也会在各自的诠释中,显示本身的风格 与气韵。《鸥鹭忘机》的两个现代版 本,便是鲜活的例子。 版本一,由琴界地位崇高的查 阜西演奏,许健记谱。这个版本的录 音,可在中国唱片“老八张”第五卷 溥雪斋的演奏中听到。版本二,由管 平湖演奏,王迪记谱。其录音曾收在 龙音的《管平湖古琴曲集》中。

 

聆听这两个版本,贵族演奏家溥 雪斋的操缦有如陈年老酿,温淳而恬 静。曾让《流水》升上太空的管平湖, 则不愧为苦学成材的演奏家,乐句在流 畅中显现长短跌宕的活泼音型。 鄙人选择研习的是管平湖的版 本。非因溥先生的演奏比较逊色,而 在于音型独特的管平湖版本比较容易 记忆与把握。这也出于心境的问题。 有朝一日当鄙人迈入那月明星稀的高 龄,说不定就会回过头来,到查、溥 版本中寻幽探秘。 最后,为《鸥鹭忘机》物色配图 时,脑中浮现的是1998年在英格兰 湖区拍得的一张风景照。当时尚未学 琴,偕伴浪迹漫游,诚然是一次“忘 机”之旅。倘若我们此行目的是要捕 捉野味熬水鸭精,眼前恐怕是鸡飞狗 跳,而不是一幅酣畅的禽乐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