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文化

怎样读《论语》

Image
李学勤 - 16/04/2015

分享

Facebook Email


《论语》一书篇幅不大,语言亦不算艰涩,但是读起来并不容易。这是因为作为语录,话语简单,说话的背景往往不甚了了,所以话语的原意和所表达的思想内容不易把握。尽管自古以来,解释之作很多,但往往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难于抉择。究竟怎样读《论语》才能准确理解其内容?从阅读古书的常规来说,照例应该从弄懂语言文字入手,准确分析其思想内容,这一点毫无二致。但是仅限于此尚不足,还必须从《论语》一书的特殊性出发,充分利用内证和外证(尤其是内证)准确理解语言文字并把握思想内涵。下面试举例略作说明。

 

例如《学而》的第一章:“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这里孔子的三句话,好像互不关联,其实都与学习有关。第一句不言而喻。第二句讲会友,也与学习、修养有关,如《颜渊》:“曾子曰:‘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又如《礼记·学记》:“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第三句讲不怕不为人知,实与学习目的有关,如《宪问》:“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又如《卫灵公》:“子曰:‘君子病无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

 

又如《为政》:“子曰:‘攻乎异端,斯害也已!’”这里的“攻”字有两种解释,一是治,一是攻击;“异端”也有两种解释,一是异端邪说,一是事物的两端(指两面性);“已”字也有两种解释,一是实词“止”,终了之意,一是语气虚词。由于几个字词的不同解释,相互搭配,又使整句可以有几种不同的理解:一是“攻治异端邪说,这是祸害啊”,一是“攻击异端邪说,则祸害就会终止”,一是“攻治认为事物有两端的学说,则祸害就会终止”,一是“攻击认为事物有两端的学说,这是祸害啊”。以上几种解释,都符合孔子的思想,究竟哪一种符合孔子这句话的本意?关键在于对“已”字意义的确定。通观《论语》,凡“也已”二字连称,均为语气词连用,如《学而》:“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可谓好学也已。”《雍也》:“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泰伯》:“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也已矣。”《子罕》:“虽欲从之,末由也已。”“说而不绎,从而不改,吾未如之何也已矣。”《颜渊》:“可谓明也已矣。”“可谓远也已矣。”只有一处似为例外,《阳货》:“公山弗扰以费叛,召,子欲往。子路不说,曰:‘末之也已,何必公山氏之之也?’”这里“末之也已”,似乎是说“没有地方去就算了”,“已”解释为“止”;但是“已”字作语气词解则为穷途末路之叹,亦通。如此看来,对上面的四种解释,只有第一、第四两种可以成立,而在这两种中,又以第一种为优,因为孔子对是否承认事物有两端的学说,还没有放到势不两立的地位,故不至于说出第四种那样严厉的话。

 

又如《述而》:“子曰:‘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陆德明《经典释文》标出“易”字,注曰:“如字(如‘易’本字)。《鲁》(《鲁论语》)读‘易’为‘亦’,今从《古》(《古文论语》)。”这里根据的是郑玄注。可知今文经书《鲁论语》“易”作“亦”,连下句读,作“五十以学,亦可以无大过矣”。按,以古文经本为是,郑玄和陆德明的意见是对的。五十岁学《易》,与人生阅历有关,正如朱熹《朱子语录》卷一一七说:“此书(指《易》)自是难看,须经历世故多,识尽人情物理,方得看入。”学《易》无大过,与知天命有关,还可以从《论语》得到内证,《为政》:“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距。’”《论语集解》解释得很好:“《易》穷理尽性以至于命。年五十而知天命,以知命之年,读至命之书,故可以无大过。”但《鲁论语》的文字亦有外证,如惠栋《九经古义》引汉《外黄令高彪碑》“恬虚守学,五十以学”,但这只能说汉碑根据《鲁论语》,不能说明《论语》原文应该如此。而且孔子明说“十有五而志于学”,“五十以学”亦无内证根据。这里说明有时内外证据可能很多,使用时还必须分析判断。

 

又如《子罕》:“子罕言利与命与仁。”一般把两个“与”字解作连词,意思是说孔子很少谈利、命和仁。孔子很少谈利是事实,很少谈命则不符合孔子的天命思想,很少谈仁更不符合孔子的思想。如前所述,孔子的思想核心是仁,《论语》讲仁的地方随处可见。这里的“与”字不是连词,还可以从句法上得到内证,因为《论语》中连词在几个并列成分之间的用法,跟现代汉语一样,没有在几个成分之间连用的情况,总是用一个连词放在最后两个成分之间,如《子罕》“子见齐衰者、冕衣裳者与瞽者”,《为政》“使民敬、忠以(连词,同‘与’)劝”,均可证。实际上“与命与仁”的“与”字是一个实词,义为赞同,则整句应断作:“子罕言利,与命,与仁。”“与”字作“赞同”解,《论语》亦有内证,如《述而》“与其进也,不与其退也”;“人洁己以进,与其洁也,不保其往也”;如《先进》“吾与点也”,皆是。

 

又如《乡党》:“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一般把“厌”字解作满足,是说饭食越精越好,肉丝越细越好,指饮食的讲究。其实这里的“厌”字同后起的“餍”字,意思是饱足,全句是说饭食不贪吃精粹,鱼肉不贪吃细美,讲的是养生之道。同时也与孔子的安贫乐道思想有关,如《学而》“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述而》“饭疏(粗)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

 

例子不一而足,都可以说明应该怎样充分而灵活地利用内证和外证,从语言文字到思想内容准确理解《论语》原意。《论语》是一部思想著作,要从宏观上把握其中的某些思想内涵,还必须结合历史背景的分析,这又需要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在前面分析孔子的仁学思想时,我们已经作了尝试,可以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