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镜头里的纳米比亚

Image
毕强 - 25/11/2015

我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今年10月,我有幸西飞非洲,到纳米比亚(Namibia)探寻野生动物。纳米比亚地处非洲大陆的西南部,位于博茨瓦纳(Botswana)和南非的西部,西向大西洋。

 

我们是乘搭新航航班,直飞南非首都约翰内斯堡(Johannesburg),接着转机再飞1个半小时,抵达纳米比亚的首都温得和克(Windhoek)。

 

我们的第1站是距温得和克30公里的Okapuka牧场。从机场到牧场是一条单车道的柏油路,道路两旁是成片枯黄的野草、无叶的灌木。它们在等待雨季的到来,重现绿色的生命气息。

 

牧场很大,约140平方公里。开进牧场大门,车子压过碎石子路,发出咔嚓的声音,车后则扬起铺天盖地的尘土。牧场的道路两边是及腰高的草,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黄金般的灿烂光芒。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不时指着远处,让我们看牧场里的野猪、长颈鹿等四处游荡的动物。穿过接待柜台,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座极具非洲特色的茅草客房,环绕在半人高的茅草中。

 

在牧场四处走动,可以听到各种不同的鸟鸣声。寻声抬头望去,树枝上挂了很多鸟巢,鸟儿在枝头歌唱。远处是在地里忙着啃草的三三两两的野猪,偶尔可以看到悠闲漫步的长颈鹿和神情紧张的羚羊。

 

站在牧场的山顶上,眺望远方,不同的植被与岩石,给山体描上纷呈的色彩。太阳躲在白云后,白云的影子投映在山体上,使得山型愈加丰满。

 

最有趣的是坐着牧场的路虎四轮驱动敞篷车,和牧场向导一起寻访牧场里的野生动物。首先看到的是在池塘边懒洋洋地晒着太阳的年迈鳄鱼,它张着大嘴,眯缝着眼睛,对周围的一切似乎一点都提不起兴趣。

 

我们也有幸看到野猪、直角大羚羊(oryx)、长颈鹿等非洲特色动物。晚上,我们在牧场吃到了烤羚羊排,羚羊肉很新鲜,由于是野生的,因此肥油不多。

 

开车寻“猎”野生动物

 

下一站是占地707平方公里的Erindi私人野生动物保护区。保护区和新加坡面积相仿,地方大,动物的种类自然就多。

 

下午5时,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坐在敞篷的路虎四轮驱动卡车,开始寻“猎”野生动物。这时一天的气温也降下来了,动物出来活动了。

 

司机很有经验,一边开车,一边寻找动物的踪迹。我们找到的第1个动物是大象,车子慢慢开到与大象20米开外停下来。看着这雄象,在路边小解,然后不急不缓地迈过马路。不远处,一群羚羊边走边四处打量,紧张地跑过红土路。

 

不久后,我们找到了狮子的踪迹。这个狮群由两头雄狮、一头母狮及一只幼雄狮组成。雄狮在草丛间行走过来,不时发出威严的目光。狮子的毛发在逆光下透亮,毛发微微颤动,尽显威风。

 

我们的车和狮子相距不到20米,几只狮子也许不饿,或已司空见惯了,对我们一车人似乎一点兴趣都没有。不远处的小公狮子,正津津有味地啃着猎物,全然不顾10多米外的游客及咔嚓的快门声。

 

下一站是Ai-Aiba客栈,这里最有名的是Erongo山。它的地貌十分特别,圆滚滚的石头整齐地排列在山顶上。

 

据说这里很久前是海底,而这些奇石是火山的产物。很多石头在风化及温差的作用下,产生裂缝或鼎足。站在山顶,望着无边无际、荒凉寂静的不毛大地,心头一阵凄凉随风而至。

 

10月的纳米比亚,银河(Milky Way)在晚上8时多就挂上了天空。由于周边没有灯火,所幸月亮也进入月亏的时节,我们用肉眼就能清晰地看到灿烂的银河。

 

海边沙漠滑沙

 

纳米比亚西部的海边小镇斯瓦科普蒙德(Swakopmund),西临大西洋。和新加坡平静的大海不同,这里的海波涛汹涌、惊涛拍岸。

 

百余公里外的气温还是30多℃,而这里仅10℃多。真没想到在非洲的初夏,竟有如此凉爽的地方。

 

Swakopmund是德国人1892年建立的港口,镇里的建筑及室内装潢保留了德国五六十年代的风格,因此又称为“德国小镇”。

 

斯瓦科普蒙德和鲸湾港(Walvis Bay)很近。游客们很喜欢从鲸湾港出发,乘游艇出海看海狮、海豹。鹈鹕很聪明,它们知道船上有鱼可吃,就在船的上空盘旋,一有机会就落在船上,有时还落在游客的身上。海狮有时紧跟船后,等着船主人给它们开侧门上船,盼着船上有可口的鱼食。

 

纳米比亚的纳米比沙漠就在海岸线不远处,这是世界上很独特的海边沙漠。从沙丘高处眺目远望,波浪般起伏的沙丘错落有致,时疏时密,一望无际。沙丘表面光滑如缎,沙丘的线条时而柔美流畅,时而刚劲有力,时而简单明快,变化无穷。

 

风一吹,沙漠表面折起细细的沙纹,如吹皱的衣衫。地表的细沙也飘浮起来,匆匆奔向远方。日夜的风俨然是一位不歇不休的雕刻家,将柔软的沙雕成刚劲的线条。

 

在沙漠中最刺激的是滑沙。选一座高而陡的沙丘,在身下铺一张薄木板,从沙丘之顶滑下去,心突然沉下去,跑出身体,跑得比身体还快,追也追不到。滑沙也为纳米比亚之行画上了完美的惊叹号。

 

Source: 我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