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激励

做义工让乐龄更充实

Image
苏文琪 - 30/12/2015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金禧年已来到尾声。过去一年,国人一起回顾先辈建国的艰辛,重温新加坡过去50年的辉煌。站在这一节点,我们怀着感恩的心挥别这个里程碑,同时准备 踏入未知的将来,一起翻开小红点的历史新页。依循近来宣布的新政策与方向,本报通过四篇专题报道,带读者重新想象新加坡,构建我们的未来。

 

人生的精彩不应随着年华老去就此消逝。要成为快乐乐龄,要如何积极度过“第三龄”、甚至“第四龄”的岁月,不仅是如今的年长者要学习面对,也包括未来同样会老去的我们。

 

看着乐龄人士身穿红色制服,不遗余力地在樟宜机场过境区帮助来自世界各地的旅客,不知情者或许会以为他们是机场正式员工。

 

其实,这些“樟宜乐龄大使”都是不收分毫的义工。这个义工团队目前有65人,他们轮流值班,每天下午4时至晚上8时,风雨不改地在岗位上帮助有需要的旅客。

 

义工团队里不乏家人结伴服务,例如李家三姐妹就几乎把机场当成第二个家。新加坡乐龄义工组织在2009年首次推出这项志愿服务计划时,李宝珠(60岁,自雇人士)立即报名接受培训。

 

李宝珠受访时说:“反正孩子都长大了,当义工可让生活变得更多姿多彩。”她的妹妹李宝金(58岁,导游)和姐姐李宝玉(62岁,行政人员)随后也相继加入义工行列。

 

对三人而言,旅客碰到的每一个状况,都考验她们的临场反应。她们曾多次为帮旅客赶飞机或寻找失物,在机场四处奔波。

 

曾在机场工作的李宝金说:“我们不仅要熟知机场每一个角落,也要掌握有关新加坡的其他知识,才能更好地协助旅客。”

 

李宝珠透露,不时有人上前询问她们要怎么应聘,但一听说没有薪酬,顿失兴致。“不论有没有薪酬,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享受过程。与旅客交流也可增进见闻,获益良多。”

 

人口老龄化课题部长级委员会今年8月推出幸福老龄化行动计划,其宗旨是鼓励全民为人口老龄化做好准备。据统计,我国目前年逾65岁者已达43万,预计到了2030年,本地银发族将增至90万人,即每五人当中就有一名年逾65岁。

 

如何在人口红利日益递减的情况下确保经济增长,只是一个问题,更重要的是如何满足人数日益增多的银发族生活上的需求,让这些曾为国家做出无数贡献的乐龄人士不与社会脱轨,快乐生活。

 

年长者力量还待发掘

 

幸福老龄化行动计划下推出的首个项目“银色志愿者基金”,就希望协助机构招募和培训年长义工,目标是在2030年前,招募多五万人。

 

据估计,本地55岁及以上的年长人口中,目前只有19%参与社区服务。换言之,还有50多万名年长者的力量等待社会发掘。

 

李宝金认为,现今的新加坡人从小就接触志愿服务,到了年老时,相信会更愿意当义工,提高乐龄人士投入社区服务的比率。

 

全国志愿服务与慈善中心执行理事长郭美雯受询时说,该中心今年曾针对不同年龄层愿意投入多少时间和金钱行善进行调查。“我们希望行善变得更有意义,而且人人都可轻易做到。”

 

乐龄义工组织董事会成员西蒙德克鲁斯(Simon Tensing De Cruz)指出,眼前挑战在于如何维持乐龄参与志愿服务的兴趣。“我们的核心义工项目侧重于技能培训,以推动有意义的志愿服务。许多义工发现这样的活动能刺激他们的思维,帮助他们保持活跃。”

 

活跃乐龄理事会(Council for Third Age)这些年也不断推广和鼓励乐龄人士改变思维,不要虚度暮年。该理事会明年将推出照片分享网站,借此让较活跃的年长者启发和影响相对被动的乐龄人士。

 

理事会总裁苏瑞萍说,除了靠政府宣导活跃乐龄生活,每个步入乐龄的人也须积极改变已形成多年的生活习惯。她说:“习惯新的生活方式,并以积极心态改变,拥抱快乐和积极老龄化,是至关重要的。只有我们能带来自己希望看到的转变。”

 

彼此关怀 以老养老

 

一早接到电话,住在马林百列的罗艳霞(62岁,退休邮差)马上赶往同区一名独居老人的家。电话另一端的工作人员告诉她,老人家待在卧室里似乎太久了,要她帮忙查看。

 

罗艳霞是第一次处理这样的紧急状况,很是紧张,担心老人家真的出事。她在受访时说:“如果当时大门上锁,不能入屋就麻烦了,幸好没有。我发现他因胸口不适,躺在床上不能行动,就赶紧召救护车。”

 

非营利组织蒙福关爱(Montfort Care)的快乐中心从去年10月开始和新加坡管理大学合作,在孤苦无依的年长者家里放置多个感应器监测他们的情况,以便在发生跌倒等事故时,及时派人施救。

 

罗艳霞是这家乐龄活动中心的义工。她说,刚开始试行计划时,有居民相当排斥,觉得隐私被侵犯。“我们就慢慢跟他们解释,目前已有50名住户参与这项计划。”

 

像这样帮助身体虚弱的年长者原地养老、独立生活的科技,是国家创新挑战计划的研究方向之一。该计划也希望推动相关研究,探讨如何帮助国人活得长寿又健康。

 

除了善用科技,不少志愿福利组织和机构也在建立以老扶老的社会服务模式,欢迎年长者参与面向乐龄的志愿服务。

 

国家福利理事会副执行理事长王玉珍说,更多年长者可以通过成为同辈的友伴来回馈社会,陪伴体弱年长者复诊或听他们倾诉。年长者也可以自发鼓励更多同辈积极参与社区服务,而不只是当被动的受惠者。

 

王玉珍说:“当国家福利理事会通过建立强大的公私合作伙伴关系来集合社区资源,我们也期待有更多由社区发起、以乐龄为中心的社会服务项目。”

 

当国家福利理事会通过建立强大的公私合作伙伴关系来集合社区资源,我们也期待有更多由社区发起、以乐龄为中心的社会服务项目。

 

——国家福利理事会副执行理事长王玉珍

 

未来有什么?

 

●政府将成立全国乐龄学苑,与本地大专学府、理工学院、工艺教育学院和各社区组织合作,为年长者提供学习机会。

 

●政府将推出全国乐龄健康计划,帮助年长者降低患病的概率。

 

●最迟在2017年通过立法,把重新受雇的年龄顶限从65岁调高至67岁。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