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激励

驯狗师与义工犬

Image
杨丹旭 - 09/03/2016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杨赛义任驯狗师超过15年,他相信,训练宠物狗是狗主的责任,狗儿有没有规矩,与主人是否愿意付出精力和时间分不开。

 

植物园的小径上,杨赛义牵着一只毛色乌黑的拉布拉多犬散步。遇到好奇的爱狗人士围观,拉布拉多犬就会伸出前肢与人“握手”。

 

这只友善的拉布拉多犬名叫Tuxedo,受过精心培训,还是一只治疗犬,每月都会到慈怀病院做两次义工,给那里的临终病患带来不少欢笑。

 

杨赛义并不是Tuxedo的主人,而是它的训练者。59岁的杨赛义是一名驯狗师,从事这个行业超过15年,Tuxedo是他训练的狗狗之一,有时狗主出国,他就会帮忙照顾。

 

进 入这个行业完全是误打误撞。杨赛义记得,为了让自己饲养的第一只宠物狗学会听简单指令,他便把狗送去培训,不过驯狗师的培训手法让他觉得十分残忍。“当时 我就想,一定有更好的训练方法。于是我开始研究,也与其他爱狗人士讨论,并向一些来本地参加狗儿比赛的外国评委讨教,后来就进了这一行。”

 

杨赛义养过三只雪纳瑞犬。已年老病逝的两只雪纳瑞犬中,有一只曾参加拯救和搜寻培训,成为民防部队的义工搜救犬。

 

如今剩下的一只雪纳瑞犬,也会定期到慈怀病院做义工,有时也会和杨赛义一起参加农粮兽医局的宣导活动,向公众宣传饲养宠物的责任。杨赛义相信,训练宠物狗是狗主的责任,狗儿有没有规矩,与主人是否愿意付出精力和时间分不开。

 

他说,驯狗师的工作是帮助狗主,也是在帮狗儿。“没有经过培训的狗,外出时可能惹麻烦,有时会伤害到其他狗甚至是人,主人就不敢带它出门;受过良好训练、待人友善的狗通常有更多机会外出,对狗来说也是生活质量的提升。”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