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怀旧

老一辈记忆里的绿色巴士…

Image
谢燕燕 - 14/05/2016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由公众投选出来的未来巴士,颜色已敲定为绿色。其实新加坡二战前就已经有“绿色巴士”,只是年轻一代对它毫无印象。建国一代应该还记得,早年要到柔佛新山、林厝港、裕廊或万礼等偏远地区,就要到奎因街搭绿色巴士。

 

老一辈共同记忆里的“绿色巴士”,最早叫“梧槽巴士公司”,1935年由王振全及合伙人合创,创立时采用七个座位的“蚊巴”(Mosquito Bus),战后改用Vulcan型巴士,最后还改用马赛地巴士。

 

关于绿色巴士最轰动的一件事,是第二代东主王清泉于1960年4月27日在大世界吃晚餐后被人绑票,囚禁在东海岸一个地下室。他前后被囚禁九天,在家人付了50万元赎金后才获释。据说绑匪在安珀路把他推下车后,他自己搭德士回梧槽干拿路车厂。

 

王清泉的儿子王立明(退休石油交易员,65岁)和女儿王美玉(退休银行职员,66岁)还依稀记得父亲被绑票时,家里突然来了很多警察、记者和亲戚。

 

王立明说,绿色巴士的主要创办人是祖父王振全,王振全1948年病逝后,年仅29岁的王清泉便挑起大梁,接手经营绿色巴士。1954年,王清泉一家搬进武吉知马杜尼安路的房子,是那一带最早的房子之一,王家至今还住在那里。

 

王家祖籍福建省福清县江兜村。本地福清人传统上从事与车相关的行业,包括汽车零件等。王振全从中国南来后便从事人力车生意。王美玉记得父亲很有语言天分,他在英华学校念过小学,除了英语,还能讲华语、马来语、潮州、福建、广东、福清等方言。

 

与绿色巴士车有关的社会新闻还包括1953年11月初,一辆绿色巴士在小坡安歌烈街(奎因街)的总站着火,一个多星期后又发生巴士坠落武吉知马大水沟的意外事故。从1950年代至1960年代,巴士工人集体罢工的事件不时发生,绿色巴士亦不例外。

 

公交大改组 绿巴从此绝迹

 

王清泉的孙子王沛文(公务员,39岁)曾听已故叔叔说,祖父做生意时不喜欢扯上政治,一些左派工人在办公室准备布条时曾被他赶出办公室。

 

王美玉说,她父亲遭绑架后几年曾遭人泼镪水,身体严重烧伤,之后健康便一落千丈,1971年因喉癌去世时,才52岁。他去世后,本地公共交通系统进行大改组,10家华人巴士公司合并组成三家公司,绿色巴士亦从马路上消失。

 

王沛文最近把50张与绿色巴士有关的旧照片借给国家文物局数码化。国家文物局助理局长(政策与社区)陈子宇认为这能填补我国早期交通史的空白,也希望有其他经营者的后人分享他们手中的史料。

 

“蚊巴”载人载货也载畜

 

在交通不是很便利的1920年代,川行于市区的是电车和有轨电车,如果要到偏远的乡村地区,就得依赖即载人又载货,甚至载禽畜的“蚊巴”。

 

文物局的档案资料显示,新加坡在1921年有147辆蚊巴,到了1929年,数量激增至456辆。不过实际数字相信远不仅如此,很多蚊巴都没有领执照。

 

到了1935年,本地已有10家经营蚊巴的华人公司,大部分业者是福清人,绿色巴士车有限公司是其中之一。绿色巴士车有限公司创立时有35辆车,车头设在小坡安歌烈街2号,但是投入服务没几年,日军占领新加坡,所有交通工具被日本人充公,几乎所有巴士服务陷入停顿状态。

 

直到战后,业者认回各自的资产,才重新投入服务。1950年的五一劳动节,绿色巴士车宣布购买一批新的Vulcan型巴士,投资10万元在武吉知马设修车厂。

 

绿色巴士当时经营六条路线,当中有五条是从奎因街发车,再川行至新山、林厝港、裕廊、万礼和伊丽莎白村,最后一条则从裕廊行驶至丹戎吉林。绿色巴士的车资从五分起,最贵是五角钱。

 

战后的新加坡,共有11家巴士公司,市区的巴士服务是由英国人拥有的新加坡电车公司(Singapore Traction Company,简称STC)经营,其他地区则由华人公司经营。

 

1971 年4月,10家华人巴士公司合并成三家,分为川行于西部地区的蓝色合众巴士公司(Amalgamated Bus Company,ABC)、川行于东部地区的红色集合巴士公司(Associated Bus Services,ABS),和北部地区的黄色联合巴士公司(United Bus Company,UBC)。

 

1973年公共巴士服务再度整合,这时新加坡电车公司已收盘,新加坡巴士服务有限公司(SBS)应运而生,即今天的新捷运(SBS Transit)。SMRT的前身八达巴士(Trans-Island)在1982年加入服务,进一步壮大公共巴士服务系统。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