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激励

义工行列阴盛阳衰?

Image
许翔宇 - 05/06/2016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本地慈善或志愿福利团体的义工团队似乎阴盛阳衰,现象是否意味男性投入志愿服务的意愿不比女性强烈?

 

受访学者和志愿福利机构负责人都认为,男性对行善或服务社会的意愿,不见得比女性低;

 

某些领域较难吸引男义工投入,很大部分只因社会对男女责任分工有不同期许,

 

个人兴趣是否能配合志愿服务的性质,以及交际能力等因素,直接影响志愿服务领域男女义工的多寡。

 

男性投入志愿服务,主要考量的是什么?

 

在许多志愿福利机构的义工团队中,“阴盛阳衰”的现象颇为普遍;可是,在基层组织、运动兴趣小组和需要特定技能的志愿项目等领域,处处可见男义工身影,人数甚至比女义工多。

 

援助弱势群体似乎更吸引女性当义工

 

一般上,援助弱势群体的慈善团体,似乎能吸引更多女义工加入。

 

以 拥有超过1万2000名义工的亚洲妇女福利协会(AWWA)为例,它所提供的益友(befriending)服务、医疗及社区援助等项目,以低收入家庭、 年长者,以及有特殊需要孩童与青年为对象,当中愿意长期做出贡献的义工约70%是女性,她们不少是家庭主妇或自由业者。

 

全国青年理事会前年设立了青年志愿团队,培养16岁至35岁的年轻领袖推动社区服务项目,以帮助低收入家庭、有特殊需要人士,以及年长者。这个团队有超过1000名成员,女性义工占约70%。

 

另 一个由东南社区发展理事会与东部医疗联盟联合推出的邻里活跃生活计划(Neighbours For Active Living),主要为独居老人提供登门探访服务,参与义工除了陪老人家谈心,还打理家庭卫生工作,以及带老人家去看病取药等。该计划获得244名义工支 持,超过六成是女性。

 

其他志愿福利机构和非牟利团体提供的数据,也反映了类似现象:义工队伍的男性比率介于27%至45%。这些团体包括狮子乐龄之友协会(Lion Befrienders)、华社自助理事会、全国肾脏基金会(NKF),以及蒙福关怀(Monfort Care)等。

 

如此看来,比起女性,男性的行善的意愿相对看来确实比较低吗?

 

其 实,根据全国志愿服务与慈善中心(National Volunteer and Philanthropy Centre,简称NVPC)过去几年公布的个人捐赠调查(Individual Giving Survey),本地男女投入志愿服务的比率,差距似乎并不大。

 

2008年,参与调查的受访者当中,从事义务工作的男性占15%,女性占19%;2010年,男性义工比率增多,占24%,女性义工则是22%。到了2012年,参与志愿服务的男女比率分别是31%和33%,女性略多。2014年的个人捐赠调查并没有透露相关数据。

 

如果把目光转向如基层组织、体育兴趣组织或以技能为导向的志愿服务项目,不仅男女义工人数不相上下,有的“阳刚味”显得更浓一些。

 

人协男义工比女义工略多

 

拥有1800个基层组织的人民协会,男义工就比女义工略多。

 

据人协提供的数据,定期为人协服务的义工共有4万人,其中约55%是男性,45%是女性。

 

为基层组织或社区发展理事会服务的人协义工,参与的工作范围相当广泛,包括举办促进社区和睦、种族和谐和家庭联系的社区活动,以及解释政府政策和收集民间反馈等。援助有需要的群体,是众多服务项目的其中一部分。

 

人协发言人说,无论性别、种族、年龄或背景,只要是有心服务社区的人士,人协一概欢迎。“人协也尽可能按义工的兴趣和社区的需求,为他们分配义务服务的项目,让义工投入时间和精力在做义务服务时会感觉到自己的付出有意义,进而鼓励他们继续定期地做出贡献。”

 

一些涉及竞技或探险元素的运动组织,男义工则明显占多数。人协属下的水上探险组织(Water-Venture)通过举办户外运动课程促进社区凝聚力,投入其义务教练行列的义工,约70%是男性。

 

至于3月结束义工招募活动的一级方程式(F1)新加坡大奖赛,今年招收约1100多名义工,男义工占约75%,与往年不相上下。

 

男性基于什么考量当义工?

 

男性对于传递爱心的志愿服务项目,热衷程度似乎不比女性高。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副主任郑宝莲副教授认为,社会对男女责任分工有不同期许,或许间接造成这个现象。

 

“女性在家中一般肩负起看护者的责任。当她们在外从事志愿服务,特别是接触需要帮助的群体时,比男性更自然地表现关爱精神。”

 

男性传统上被赋予赚钱扛家计的责任,郑宝莲认为,如果男性在家中并非肩负照顾家人或张罗三餐的任务,到外头自然不会倾向于扮演这类角色。

 

郑宝莲:男性或许比较倾向特定领域

 

郑宝莲指出,男性未必是不愿意当义工,他们或许是比较倾向于投入一些特定领域,例如在基层活动中担任领导角色,就不乏男性义工的投入。“这同样与男女对各自所扮演角色的期许有关,男性一般比较能想象自己扮演领导的角色。”

 

拥 有1000多名义工的新加坡乐龄义工组织(RSVP Singapore-The Organisation of Senior Volunteers)男女义工比率,分别是35%和65%。该组织推行九项志愿服务计划,其中包括樟宜机场乐龄大使、以小学生为对象的导师计划,以及教 导乐龄人士电脑知识等活动。

 

许悦明:男义工倾向发挥技能或提供咨询

 

乐龄义工组织会长许悦明认为,许多年长的男性较不习惯“放下身段服侍他人”。

 

“尤其那些曾担任领导者的男性,退休后一般不参与需要关怀老人或孩童的志愿服务。我们的探访年长者的益友服务,或辅导孩童的导师计划等项目,女义工比率可达70%。男性义工倾向于能发挥技能或提供咨询的志愿工作,义务教导电脑及资讯通信科技的导师当中,约70%是男性。”

 

黄明德:强调技能项目较能吸引男性参加

 

蒙 福关怀执行长黄明德说,女性社交能力比较强,较有兴趣参加社区活动,相对不习惯“话家常”的男性,则宁愿与三两好友聚集咖啡店。“陪慈善团体受益人唱歌、 玩游戏等公益活动,令不少男性觉得‘无用武之地’,那些强调技能或需要‘自己动手’去完成任务等项目,或许较能吸引男性参加。”

 

学者:灵活机制有助吸引男性参与志愿服务

 

提供多元性质、非固定或时间灵活的志愿项目,或有助鼓励更多男性参与志愿服务。

 

尽管整个义工团队约七成属女性,但青年志愿团队的一些海外社区服务项目,男女参与者的人数还是比较平衡。

 

全国青年理事会发言人说:“理事会对本地男女青年热心服务社区感到欣慰。我们会继续提供不同平台,以满足不同人对志愿服务的期望。”

 

青年志愿团队已与民防部队合作,通过举办路演等活动,让更多年轻人了解青年志愿团队的志愿服务项目。

 

郑宝莲副教授认为,志愿团体有一组核心并肯长期服务的义工,可考虑提供更多“即席”(walk-in)参与志愿服务的机会。

 

“某些项目如果让义工以非固定形式做出贡献,可减少一些因担心难以定期腾出时间而怯步的人。他们按自己的时间即兴参与几次后,觉得有意义并结识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就更可能会继续长期服务。”

 

RSVP会长许悦明说,除了探讨提供更多机会让乐龄义工凭技能为社会服务,协会接下来将组织更多短期或非固定性质(ad hoc)的志愿服务活动,让年长者能更自由地决定何时要参与。

 

志愿福利团体:有更多男义工会更理想

 

有些志愿福利团体表示,一些特定项目如果有更多男义工会更理想,不过暂无扩大男义工阵容的计划。

 

拥有4900多名义工的新加坡红十字会,男女义工比率分别是45%和55%。

 

红十字会提供本地及海外志愿服务机会,包括粮食援助、为社区有需要者提供急救、捐血、经营二手商店等;非固定项目则有售旗活动义工、摄影师或撰稿员。海外赈灾任务一般需要具备特定技能的义工,如医生、急救人员等。

 

红十字会经营的二手商店,偶尔会因男义工不足,在搬运捐赠物品时面对一些挑战,但秘书长班杰明·威廉(Benjamin William)认为,义工团队男女比率还算平衡,目前更希望吸引更多年长者参与。

 

他指出,项目所需技能也会决定它较受哪个性别欢迎。例如,较多男性愿意参与海外赈灾工作;但如果是招募护士,自然有较多女性报名。

 

兴趣信念驱使他们当义工

 

工作和家庭忙碌、性格不适合等,是一些男性对志愿服务“怯步”的理由,但一旦有关志愿服务涉及个人兴趣或信念,一些男性可能瞬间便有了动力,不计回报投入相关领域当义工。

 

“活动协调我擅长”

 

人 事部经理许裕源(34岁)坦言不擅长与老人家或孩童沟通,从未想过到志愿福利团体当义工,但如果时间配合,不介意参加感兴趣的活动。他过去两年受朋友所 托,两次为妆艺大游行担任义工,参与幕后协调。“我担任过场地经理。活动协调是我擅长的工作,两次都只需服务六天,我不介意帮忙。”

 

“能现场观赏F1 何乐不为”

 

洪锦发(设施管理高级经理,40岁)今年连续第九年担任F1大奖赛义务赛道工作人员,近几年晋级至赛道主管(Chief Track Marshal)和赛道旗帜人员主管(Chief Flag Marshal),负责调派和协调赛场志工。

 

“我喜欢赛车带来的快感,当义工能现场观赏F1,何乐不为?F1大奖赛向世界展示新加坡的魅力,身为新加坡人,能为我国打响知名度尽一分力,让我感到自豪。”

 

帮到人 身心脑筋活跃

 

黄达然(68岁)曾在政府部门、本地及海外公司任职,对审计、财务和人事管理有多年经验。六七年前退休后,他通过RSVP的社会企业ProGuide,义务提供咨询与培训服务,目前也是ProGuide副主席兼董事。

 

“我当过辅导学生等义工,但ProGuide的志愿项目让我获得更大满足感。除了应用过去的管理经验,我还为了与时并进,不断更新知识,这让我保持身心和脑筋活跃。”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