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北海道 夏天的画布

Image
联合早报 - 19/06/2016

分享

Facebook Email


一花一世界,不管是大城市里小事情的浓墨,还是小城市里大事情的淡写,都是旅行一座城市的最好方式。

 

如果你跟我一样喜欢赏花,春夏要到北海道来。

 

如果你跟我一样不满足于在冷气房里赏花,想要在春风里夏阳下闻花香,那请到北海道来。

 

如果你跟我一样看腻了胡姬花和大红花,那更要飞到北海道来,观赏北国满山遍野,色彩斑斓的夏之花浪。

 

历经一季漫长寒冬,北海道大地的冬雪5月开始融化,柔和新绿随之冒出,跟着接踵而来的,是排山倒海的大面积花海。

 

首先缤纷大地的是粉红童话花浪,接着是紫色浪漫花浪,之后是黄色耀眼花浪……

 

北海道的6月,是观赏芝樱和郁金香的最佳月份;7月是薰衣草花期;8月换上太阳花当主角……

 

这个夏天,爱花的你,不要错过随着花香,追逐点缀大自然的欣彩,寻找属于自己的喜悦花颜。

 

粉红童话花浪

 

小如指甲的芝樱,一次以上亿朵的数量绽放,粉红小花沿着山谷一起盛开,犹如一张巨无霸粉红地毯,那景观不只壮观,而是浩瀚!

 

今年5月22日,我第一次来到北海道中北部的纹别(Mombetsu)泷上芝樱公园(Takinoue Shibazakura∕Pink Moss),这是旅居北海道10个月以来,首次看见满山坡的粉红花海。

 

芝樱像草,高度离地仅大约3公分。它们相互挨着,密密麻麻地生长在一起,覆盖了整个山头,编织一幅粉红童话梦幻世界美景。

 

芝樱的花色以粉红为主,也可见到淡紫、艳红和白色的芝樱。芝樱一旦开起花来,整片园地好像铺了一层粉红色地毯,远远地就牢牢抓住人们的视线,成为春天人们踏青寻觅的梦幻绚丽风采。

 

从侧边看过去,芝樱一枝枝细细小小,其茎如铁丝般幼细,给人弱不禁风的感觉。

 

日本流传一句俗语:“强禽单飞”。老鹰是强禽,它不需要同伴,有足够的能力单独生存。花儿的生存定律,是否也一样呢?强花,能够一枝独秀?比较脆弱的花,则需要集体绽放?

 

芝樱在每年的五六月初春季节,紧接着樱花之后,将大地漆上一层更鲜艳亮眼的粉红。北海道的芝樱,集中在道东的东藻琴和道央的纹别泷上公园。

 

一般北海道人也会在自己的住家前后院或田地边种植芝樱,给早春单调萧瑟的大地,漆上一抹艳丽的喜悦色彩。

 

芝樱与樱花之异同

 

芝樱与樱花不同,樱花长在樱树上,赏花人必须仰首观花;芝樱长在地上,赏花人必须俯视。此外,赏樱名所里的樱树,最多只有两三千棵;芝樱数量几乎不可计数,泷上公园的芝樱规模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10万平方公尺的土地开了上亿朵粉红花。

 

芝樱与樱花有一些共同点,它们同样属于五瓣花类;花色皆多为粉红、红色和白色,而且花期均短短只有大约两三周。

 

芝樱与樱花也同样散发一股淡淡的花香,当天我们一下车,朋友就说:“好香!”只可惜当天游园时,我有点感冒,没闻到芝樱的香气。

 

芝樱与樱花都是一年只开一次花,同样是先开花,再长叶,芝樱与樱花的花瓣,都可用来制作冰淇淋,下次如果到芝樱公园赏花,不要忘了买一支粉红色的芝樱雪糕尝尝。

 

一橘子箱的芝樱

 

纹别泷上芝樱公园的面积,并不是一开始就如此浩大的。相反的,这个芝樱公园始于一个50公分的橘子箱那么一丁点大的种植规模,历经59年的努力,才登上世界之最的荣衔。

 

纹别泷上芝樱公园种植芝樱的历史,满有故事性的……话说1957年的一次台风,把那里的樱花树摧毁了,一位名为冈兵治先的居民,利用橘子箱种植一箱芝樱来代替生长缓慢需时数年才开花的樱花树,开启了泷上种植芝樱的新篇章。

 

两年后,冈兵的朋友获选成为町长,开始着手建造泷上公园,大力推动芝樱种植。经过居民和义工们多年的努力不懈,今天成就了这项世界规模之最的创举,传为佳话。

 

日本人在开山创园方面的毅力、决心与众志成城,着实叫人佩服。

 

一箱子的花,造就一个童话般浪漫的市镇;满山的粉红,让一个地方春来花香四溢,每年吸引5万人前往赏花,演变成为镇上重要的经济来源。

 

从札幌、旭川和纹别机场,皆有巴士直接开到纹别泷上公园,从札幌出发车程3小时40分;从旭川出发约2小时;从纹别机场去距离最近,只需约40分钟。

 

七八月的姹紫嫣红

上涌别郁金香花园

 

当地人从泷上公园赏过芝樱后,多数续程往东到上涌别(Kamiyubetsu Tulip Park)观赏郁金香。

 

上涌别得天独厚,日照为日本之冠,充足的阳光适合郁金香的生长,培育出120种郁金香花卉,占地7万平方公尺的平地,120万株郁金香在鄂霍次克海峡的海风徐徐吹送中展现优雅姿态。

 

7月薰衣草香

 

北海道中部的富良野是观赏薰衣草最出名的名所,其中以中富良野的富田农场和薰衣草东为全日本最大的薰衣草花田。

 

这次发现,从上富良野的Flowerland、日出公园(Hinode Park)和深山卡(Miyamatoge)薰衣草花田赏花,可以一并将大雪山连峰的美景一起摄入镜头。

 

6月初到访,薰衣草花期尚早,看见其他花卉在高原上向着雪山绽放,一些经营麦田耕种的农家,也开始在翻土春耕,广阔农地印着拖拉机经过留下的美丽线条,自成一格成为摄影师捕捉的美景。

 

8月太阳花耀眼

 

常见新加坡人在自家庭院里种植太阳花(向日葵),但是观赏大面积漫山遍野的太阳花,感觉会很不一样的。

 

日本农场种植太阳花,多数用来作为培土的耕作肥料,据说太阳花含有防农地虫害的作用。北海道最出名的太阳花名所在札幌与旭川中间的泷川(Takikawa)。

 

一般上,各地农家都会种植一片太阳花花田,当火车或巴士经过时,一眼就可以望见耀眼的金黄花浪。

 

一花一世界。

 

这个春夏,让我们跟随花香,寻找属于自己的花田,让心充满芬芳喜悦欢颜……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