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这一湖,那一诗

Image
郭进川 - 10/11/2016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苏堤,南起南屏山下花港观鱼,北到栖霞岭下曲院风荷,全长2.8公里。

 

宋代文学家苏轼写下大量有关西湖景物的诗,当年的人陶醉,现在的人也陶醉。

 

有些风景,百看不厌,渗透出沉淀的氛围,不得不被感染。有些场景,让人按捺不住地呐喊,不仅仅是目瞪口呆。这一湖,那一诗,无论今昔,诗人的笔法仿佛对西湖的眷恋不堪,描绘得惟妙惟肖。

 

山山水水树树花花草草清清秀秀。杭州西湖的美景诗情画意,文人荡气回肠。任杭州通判期间,宋代文学家苏轼写出大量有关西湖景物的诗,一直到今天,文人对西湖的爱不释手,都从文字上可以感受到。我,眷恋西湖的山明水秀,悠然见到一座梦境,是天堂的御花园。就算时光倒流,几百年前的风花雪月,绝对美轮美奂。

 

四季各有风景

 

“朝曦迎客艳重冈,晚雨留人入醉乡。此意自佳君不会,一杯当属水仙王。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当年的人,陶醉;现在的人,也陶醉。这是西湖的美,如此迷人。每年的四季各有风景,呈现的画面截然不同。苏东波的描绘,西湖佳景,更是绚丽多姿,美不胜收。无论是阳光普照,还是细雨纷纷,抑或云雾朦胧,西湖的评价人间天堂。

 

确实,湖畔有诱人之处。宋代的十大美景,独树一帜。雕琢成景,刻画古人内涵与智慧,处处风景处处有故事。西湖美景三月天,绿树蓊郁古树参天,四面八方绿意葱葱,湖光粼粼。一个人邂逅西湖,绝非是孤单寂寞;就算单独站在断桥发愣,在苏堤观望湖中心的龙船漂泊,凝望远方的雷峰塔,倾听远方的钟响南屏晚钟……这一切,我相信古人别出心裁,我体会到闲情逸致。

 

昔日景物依旧,却是人事已非;几千年后,睹物思人。风徐徐,春天的风,仍然冷飕飕。风光明媚,仿佛置身世外桃源,我不停重复这比喻,心里也疙瘩。到杭州,岂能不走一趟西湖?

 

回首,桥上的柳树绿绿垂落,西湖的主角之一,处处环绕,颇有魅力。徘徊这座东方浪漫的湖。浪漫的想法,那是千年等一回,一段凄美的人蛇恋,缠缠绵绵。许仙与白素贞的相遇,点缀了西湖的人蛇唯美传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美丽的开始,不一定美丽的结局。法海的百般阻扰,这一段恋情却是坎坷。是否,白娘子被镇在雷峰塔下?当今雷峰塔非昔日雷峰,古塔倒塌绝对可惜,原址上再建雷峰塔,重塑雷峰夕照的景观。

 

绿意撩人情慷

 

杨柳依依轻摇,当微风掠过。柳浪闻莺,前身是南宋的御花园聚景园。自然风景,湖光山色。园内亭台楼榭,假山泉池,小桥流水,别有天地。乔木树林高高耸立,大大的草坪,还有黄莺的啼鸣传入耳膜。当然,湖畔上的情侣在喁喁私语。大自然的绿意,撩人情慷。

 

苏堤,南起南屏山下花港观鱼,北到栖霞岭下曲院风荷。长堤上属踏青,苏堤两侧,花草树木皆芬芳。南起苏东坡纪念馆,馆前威风凛凛的雕像,那是苏东坡对杭州的功绩而立。

 

小雨来时,撑伞徒步,躲到湖亭去。西湖,细雨蒙蒙,远方的雷峰塔,也被一层烟雾遮盖。心绪,被环境的氛围渲染,或许是春天的细雨,或许是精致的景物。忽然的一阵小雨淋淋漓漓,雨水打落在湖畔,湖畔一朵朵的漩涡。曲院风荷菡萏不含苞待放,等待夏天阳光。花港观鱼,鱼池中养着数千尾红鲤雀跃,多么地自由自在。等待人类的好心,抛下食粮。公园内的中心是牡丹亭,理应种植大量牡丹,但没有瞧见,遇上的是一株株高大的松树。苏堤好长好长,被风吹的慵懒地。悠悠闲闲,也不能走马看花。静心摸索,探出一个究竟。到底,西湖是不是被他人胡言乱语而形容?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漆黑的帘子,就要掀起了,夕阳余晖,湖被染成一片橘色。这样的空气,这样的天气,依依不舍的心情。周围的灯亮了,点缀了西湖的另一种风貌,湖水灯光两相映。再别西湖,我会带走眷恋,暂时在梦里相见。等待机会,再相会这一座世界文化遗产。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