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保健

穿纱笼喝拉茶 路跑本土化添趣味

Image
陈宇昕 - 26/04/2017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本地的跑步活动越来越多,2015年与2016年,各类型跑步活动超过210场,今年已举办及将举办的就至少有70场。竞技、自我挑战之余,娱乐性跑步活动也频频出现,除了以卡通人物为主题的路跑,一些主打本土风味,例如以印度拉茶、纱笼等日常事物为主题的路跑,也让人眼前一亮。面对激烈的竞争,主办者要如何争取参与者?跑步爱好者又如何做选择?

 

新加坡几乎快成为跑步城市了。据本地各跑步活动网站的列表记录,2015年与2016年本地共举办了超过210场各类型跑步活动,平均每星期有两场。

 

至于2017年,目前已举办的加上已知将举办的,至少有70项,这个数目也许还会增加。

 

在传统大型常年跑步活动如:渣打马拉松、JP Morgan企业竞跑、The Straits Times Run等大机构冠名活动之外,各种体育品牌冠名的竞跑、马拉松、铁人三项也纷纷加入,让新加坡的跑步圈子热闹非常。

 

竞技性、自我挑战之余,娱乐性跑步活动也大量出现,填补了市场空缺。这些娱乐性项目大多与流行文化挂钩,往往配合新电影新电视剧新商品的宣传,或在某个特别风潮的推动下抓准时机主办,其中以卡通人物为最大宗:近三年已出现海绵宝宝、猫和老鼠、正义联盟、加菲猫、Hello Kitty、Looney Tunes、彩虹小马、海贼王、史努比、蝙蝠侠与超人、精灵宝可梦……令人眼花缭乱。

 

接下来将举办的,还有星际大战(Star Wars)及梦工厂(DreamWorks)主题跑步活动。

 

这些“名牌”活动之外,其他小型路跑活动如游击队生生灭灭,其中一些让人眼前一亮的,莫过于主打本土特色的“流派”,以印度拉茶(Teh Tarik)、纱笼、香蕉等本地日常事物为主题,建构独特的本土跑步趣味。

 

记者聚焦于本土风味及流行文化主题跑步活动,请主办者分享经营之道,也请参与者分享经验。

 

喝一杯拉茶再继续跑

 

印度拉茶是新加坡市民文化中一个标志性符号。无论什么宗教、种族、性别、年龄的新加坡人,对拉茶都有一份特别的文化记忆。有谁会想到,某天竟有人举办拉茶主题跑步活动,邀请大家一边喝拉茶一边跑步?

 

本月初举办的第一届拉茶竞跑(Teh Tarik Run)吸引了约800人参加,他们必须在东海岸公园完成四个1公里路线,每公里到站时,须把手中炼奶罐填满,喝一杯拉茶再继续跑。不爱甜的,还可以要求Teh-O-Kosong(红茶无奶无糖)。首20名完成比赛者,各获一包鸡肉或羊肉咖喱作奖励。其他参赛者则在比赛后到活动赞助商Enak Enak香港茶餐室吃印度煎饼、炒面炒米粉。

 

这是一场完全本土挂帅的活动。其实,去年底本地也有类似概念的跑步活动,不过参赛者不喝拉茶,而是啤酒。

 

举办拉茶竞跑的,是两个铁血跑步爱好者。熟悉本地跑步界的,一定对尹加威(33岁)与林阿笑(33岁)不陌生,去年他们与另外三个运动健将,花了14天成功挑战880公里超级马拉松,从柔佛新山北上马泰边境的巴当勿刹(Padang Besar)。

 

把榴梿与拉茶当饵

 

喜爱自我挑战的两人,为什么想要创办如此本土化的非竞技型跑步活动?

 

原来两年前他们便主办了“榴梿竞跑”(Durian Run),每年榴梿季节邀请爱吃榴梿的跑步爱好者,边跑边找榴梿吃。

 

林阿笑说:“Hello Kitty、超人都是舶来品,为什么我们不热烈拥抱本土特色呢?我们想创造一个没有压力的跑步空间,大家一起瞎闹,借此推广健康生活。”

 

他们热爱跑步,希望人人都能加入跑步行列,榴梿与拉茶就像饵,他们这是要“引人上钩”。

 

尹加威说,可能一些少运动的群体会抗拒传统的路跑活动,怕穿上运动服,害怕与别人比较。拉茶竞跑的想法就是要让大家没压力。

 

林阿笑说:“Sitting is the new smoking(一直坐着就像抽烟一样对身体不好),希望大家动起来。”

 

他们原订开放予300人,没想到这个本土概念深受欢迎,最后他们找到新地点,尽量容纳更多人。

 

市场趋向饱和

 

在银行业工作的黄典典(35岁)活跃于本地各种跑步活动。她也是慈善跑步团体RunningHour的义工,与视障好友王福美参与了拉茶竞跑,这有趣的活动给她留下深刻印象。

 

她说:“这对刚开始跑步的人来说是个很好的起点,我能感受到浓浓的甘榜精神。你也很少有机会参加跑步活动能得到炼奶罐当纪念品。”

 

活动报名费也较便宜,一个人35元。黄典典说,本地一般10公里跑步活动收费约为50元,大品牌的活动,费用可达80元。她也发现,如今活动越来越多,市场相当饱和,以前一票难求的大型活动,现在有了更多优惠配套,甚至还出现Run Free活动,让参与者免费报名,自由选择是否要付费获取活动相关商品。

 

对一些人而言,路跑活动其实是变相的商品买卖,能参加活动,也能得到限量或优惠商品,何乐而不为?

 

黄典典在RunningHour当义工两年,任务是带特殊群体参加跑步活动。她说,视障人士当中有许多运动健将,义工充当向导,用绳子牵引。

 

“其实他们很garang(意指他们都是跑步高手),我们义工得拼命跑才能引导他们。”

 

穿纱笼竞跑体验友族文化

 

你可曾穿过纱笼?穿着纱笼跑步将是怎样的体验?

 

本地跑步爱好者阿里阿巴(Ali Akbar,58岁)于2013年创办了“纱笼竞跑”(Lunghi Run),让参与者穿着传统纱笼跑步,运动的同时也能体验本地传统民俗文化。

 

阿里阿巴说,lunghi是亚洲许多地区如印度、缅甸、新马的传统服装,本地俗称纱笼,不过随着城市发展,年轻一辈几乎没有穿纱笼的经验。2013年小印度发生骚乱之后,他发现种族间关系紧张,他想尽一分力促进各族间的沟通。正好印度宝莱坞的一支音乐录像“Lunghi Dance”给了他灵感,他邀请30几个朋友在花拉公园和小印度,穿着纱笼跑了5公里,结束时他们也与小印度的客工们分享食物。

 

阿里阿巴50岁的时候因为陪儿子参加活动而爱上跑步,不过他年纪大了,没办法参加太多竞技性活动,因此自己主办活动,希望能做到老少咸宜。没想到纱笼竞跑越来越受欢迎,2015年直落布兰雅民众俱乐部加入联办,吸引250人报名,去年的活动人数更增至320人。

 

此外,他也决定加入慈善元素。来临9月举办的纱笼竞跑,他暂定将把80%报名费捐赠予新加坡智障人士福利促进会(MINDS)。

 

精灵宝可梦和星际大战跑步活动

 

深受欢迎的精灵宝可梦主题跑步活动今年1月圆满举行,吸引了将近6000人参与。

 

主办单位Infinitus Productions执行董事胡伟胜受访时说,活动其实是配合精灵宝可梦电玩“日与月”的推出而举办,且适逢去年的“精灵宝可梦GO”手机电玩风潮,因而更具影响力。他们原本策划要在活动中加入“精灵宝可梦GO”的元素,如商谈如何在路线上出现限量或稀有宝可梦,只可惜版权属不同公司,没法实行理想计划。

 

胡伟胜说,结合手机虚拟实境科技,趣味性的跑步活动其实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尤其是主题性质的跑步活动,照顾到非传统跑步爱好者。很多人都是这些卡通、电玩或电影人物的粉丝。

 

UFM100.3电台周末DJ林国豪(25岁,大学生)参与了精灵宝可梦路跑活动。

 

对他来说,参加活动不是为了奖牌,而是体验好玩的过程。他是精灵宝可梦系列电玩的粉丝,参加活动让他忆起童年;活动中他也碰上不少熟人。他发现,参加这类活动能为社交生活及电台DJ工作增加话题。

 

1万5000人即将“开打”

 

即将于5月4日开跑的星际大战主题跑步活动,由迪士尼(东南亚)与本地公司Esprimo合办。Esprimo执行董事兼创始人洪汉伟受访时说,活动的1万5000个名额已售罄,其中5000人选择“光明”(light side),1万人选择“黑暗”(dark side)。活动配合《星际大战》40周年举办,5月4日也是“星际大战日”。

 

洪汉伟透露,路程将有电影经典角色长毛兽“侏儿”(Chewbacca)和反派凯罗·忍(Kylo Ren)出现。他说,这是一次好玩的活动,相信届时会有星际迷打扮成各经典人物出现。

 

他坦言近三年本地活动组织公司已感受到压力,不断推陈出新亮出卖点,吸引跑步爱好者。“这已经不只是最好看的跑步服饰或报名费的问题了,而是关于跑步的整体体验。如今主要的挑战,是新加坡跑步路线选择不多,以及高成本。”

 

如何吸引参与者“回头”?

 

新加坡市场有限,因此公司不囿于单一类型活动,也承办其他大型活动。胡伟胜说,四年前本地大约一年只有50场跑步活动,现在几乎一年是120场。他凭经验推算,本地约有25万名跑步者,每个人平均一年参加一两项。趣味性、主题性的路跑仅照顾到特定群体,又有不一样的挑战。

 

胡伟胜认为,本地活动公司的触角也必须伸向国外,利用在新加坡的经验,到泰国马来西亚等地举办活动。

 

林国豪期待未来类似的主题性跑步活动能有更好玩的因子,甚至加入闯关游戏。他突发奇想地说:“甚至可以拍摄成综艺节目。”

 

跑步爱好者陈铭源(30岁,审计师)认为本地跑步活动多元,除了流行文化主题的活动外,还有专为女性设计的大东方女子竞跑、考验团队的斯巴达比赛,跑步爱好者可以根据兴趣选择。他个人偏好大型马拉松。“马拉松的路线有时蛮沉闷的,人多比较热闹,也比较有毅力跑完。不过,当然要看我太太想去哪个活动啦。”

 

至于费用,陈铭源认为性价比最重要,这些指标包括:赠送的商品是否物超所值,途中的补给是否充足,赛后有怎样的活动。

 

这都是参与者会否“回头”的重要因素。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