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激励

吴启基:带书旅游

Image
吴启基 - 28/04/2017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形势比人强,哪里还要有人一本一本书引路带领,“学生鸭随”,亦步亦趋?

 

带书旅游,肉紧认真!旅游可以不认真的吗?这个说法,一定会引来一些读者的反问。要写的是:这跟每个人的性格有关。一种米吃百种样人,出阵同比,既然手脚各异,旅者也可以大不相同。

 

想说的是:有的人不打没有准备的战争,甚至把旅游当成出征。美国总统约翰逊(Johnson)是其中一人。他曾说:“一个人在旅行时,必须带上知识,如果想带回知识的话。” 意思是:旅行要做足功课。你付出多少,就回报多少。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有也很少。

 

美国总统认为:要旅行,先给我好好读几本书,这比上京赶考还要命!所幸他在任时没有通过两院颁布:凡旅行者,必交上书单审批才准放行(一笑!)。

 

在他看来,旅游绝不是去轻松放浪、随心所欲。也因此,一度,很多人在出游时,听总统的话准没错,循例都会带上一本书。带书顿然成为风气,有些还不止一本。后来受限于行李件数,如今才不得不力求简化。

 

此外,还有完全以此相反的,弃书如敝履,美国的穷游盲游大侠凯鲁亚克(Jack Kerouac)就偏偏不带,他只写书,由大家来带。自己只怀揣一本本的小册子,随意拿出 ,写作备忘。他过世后留下的遗物中,就有众多的小册子,上面写满了有一句没一句的话语和人事物的观感和印象。同时还信笔画了不少素描、速写。

 

英国作家阿兰·德波顿(Alain de Botton)在《旅行的艺术》中写:“我们怀着谦卑的态度接近新的地方。对于什么是有趣的东西,我们不带任何成见。”明显反对带书旅行。你带是你的事,与他无关。

 

美国当红的“网络文化”(Cyberculture)发言人和观察家凯文·凯利(Kevin Kelly)。上一世纪七八十年代,到了历史悠久,文化、宗教丰富的亚洲,获得了极高层次的精神感悟。

 

在他看来,“为了让你时刻保持开放地接受一切可能的心态,你可以像我一样去旅行,我一直不断去旅行,接受新鲜的事物,运用不同的思维模式,我也用同样的方法告诫自己,不要陷入自己的认知,要锻炼自己的大脑从不同角度思考问题。”今日之我,不是昨日之我。是连自己个人的想法、看法也心存怀疑、对决。

 

200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奈保尔(Naipaul)的首次中国行,坦言:“没有期待,有期待就会看不到该看的东西,我只需过来看看就可以了。”

 

从后面的两个事例证明:“带书出游”,很容易陷入根据书中景点到达和出发,是最没有主见、没有惊喜、没有刺激的旅游。

 

游客看的是别人的景,见的是别人的物,萧规曹随,步步为营,早有成见在先、旅社安排、爸妈监管。没有本格,只有贱格。游侠面前,毫无地位。旅游更像拿钱拿时间去海陆空大印证。

 

可是,多数人对旅游的初恋,无论如何,恋情还是靠了几篇大事形容,和真情实景出入极大的文章所构建。

 

当然,智能手机和神器电脑时代,旅游者大可直接上网,互联网通关无国界,居家轻轻一触屏幕,怎样高的山,怎样深的海,一杯咖啡,一张躺椅,天南地北,弹指之间,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形势比人强,哪里还要有人一本一本书引路带领,“学生鸭随”,亦步亦趋?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