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激励

杨萱:雄狮默迪卡

Image
张惠恩 - 05/05/2017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高高抬头吼啸的英勇雄风成为一种美丽的永恒,它们就住在我心里,不会“不见”。

 

友人许琼芳写过一则《我童年的新加坡》,记述小时候曾经坐在父亲的电单车后座去看独立桥两端的守护狮子:

 

“——从桥的这端跑到另一端,两头石狮子都见到了,心里说不出的兴奋。”她声言这是最难忘的一次“吃风”经验,看见了双狮的雄壮英姿,她甚至“仰视天上的月亮,突然间发现,我对月亮眨眼,月亮也对我眨眼。”稚子心灵何等清灵!

 

发自内心对两头雄狮难言的感情,琼芳这篇接近知己同道的文章我一直珍珠宝贝般地保存着。老朋友们都取笑“杨萱喜欢动物”,可是我原先并未发觉自己竟至于连不是血肉身躯的动物也一样情深。

 

我的童年里,这对水泥铸造的“石”狮子当然也留下了亲切难忘的身影。它们就是今天一般新加坡国民已经没有机会目睹亲近的默迪卡狮,也没有人再提起。印象中它们并未固定取名,所以你可以因地点定名叫它加冷狮,或者有亲情意味地叫它兄弟狮,因为它们是由新加坡公共工程局同时期先后使用同性质同等量的用料铸造的。出自意大利名家设计的双狮造型俊伟,鬃毛线条简明有力,长得一模一样,可以确定是同一个铸模生产出来的,如果领取出生证的话,它们毫无疑问是“双胞胎”。

 

据诞生详情资料,默迪卡狮兄弟在1955年制成,1956年公开亮相,成为独立桥的守护吉祥兽,象征着当年马来亚到新加坡汹涌的独立运动。默迪卡是马来文“独立”的意思,因此默迪卡狮代表追求自由的奋斗精神。

 

1966年由于交通需求及路段扩建,双狮被移往加冷公园“站岗”,失去了初期的显著地标位置,仿佛也随着国家的繁荣与社会的繁忙逐渐被淡忘了。然而,我总忘不了它们曾经是“看见新加坡了”那样的兴奋。高高抬头吼啸的英勇雄风成为一种美丽的永恒,它们就住在我心里,不会“不见”。我还记得有过一张狮镇独立桥头的明信片,美丽矫健的形象刻印在心,岁月滔滔亦不能磨灭。

 

后来,在加冷时代之后,我们的默迪卡狮静悄悄地失踪了。直到最近,还有同年龄层(有“狮情”的一代)的朋友问起它们在哪里。我自己觉得这样的询问与寻找无比动人,似水流光无情,情总在人心。它们可说是和新加坡的建国发展一起走过来的,如今高谈“建国一代”,难道默迪卡狮不是建国一代?它是新加坡“老前辈”,见证了开创的史迹。

 

它们必定感知我的思念;2015年12月在毫无计划预算中吐露了我跨世纪思念雄狮之情,一位重新联系到的老友竟然“如天上掉下来”那样地告知:默迪卡狮在新加坡军事训练学院镇山。内里冒上来那股狂热的惊喜竟令我变得冷静,仿佛昨日!容许让我抒情一下:

 

艳阳光亮照耀的重逢,那一刻生命突然变得很完整,一生病痛伤心都随风消散。我的灵魂回到了童年少年时,就像琼芳笔下形容的“心里说不出的兴奋”。

 

默迪卡狮是1988年搬迁进驻军事训练学院的,那正是我生命漂流不断的日子。到了我的风烛残年,而雄狮哥儿俩依然傲岸仰天,健美坚毅,屹立在浓茂青翠的草地上,在21世纪担负起镇守新加坡的任务,继续精忠报国。默迪卡,我们的默迪卡,在外面的一片天地,仍有许多许多的朋友怀着温情在想你。

 

知道吗?你永远完美,雄狮默迪卡。(传自墨尔本)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