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激励

广告创意人苏怀安 弃高薪替儿女打算盘

Image
杨全龙 - 04/06/2017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年近半百的苏怀安喜欢“冒险”。当年他在没有一纸文凭的情况下,在广告界闯出一番傲人的事业。

 

在事业高峰期急流勇退,过去五年,他的“工作”是陪伴家人,与儿女一起成长。他教导儿女木工和纺织,一家人共同研究城市农耕的可能性。

 

他和儿子一同出书,在众筹网站售卖自己发明的灌溉系统。他选择在人工智慧和先进机械替代工作的时代来临之前,协助孩子掌握软技能,培养他们的创造力,想象力,应变力和韧性。

 

放下工作,陪伴儿女的同时,他也重新检视自己的生命下半场,他说,其实也是一个自私的决定。

 

无论从苏怀安的事业还是家庭来谈,他怎么说都是新加坡人当中的异数。中学勉强毕业,无一纸文凭却一路攀上国际广告界的巅峰。他在事业高峰时急流勇退,将人生最璀璨的阶段献给儿女。

 

卖掉豪华名车改以货车代步,苏怀安(49岁)脱离循规蹈矩的说教制度,以别具一格的方式教育儿女。他和14岁儿子一同出书,在众筹网站销售自己发明的产品,甚至安排儿子到芬兰游戏名厂实习。

 

只因为他坚信,要在未来职场和生活取得成功,态度和创意远比死板知识更重要。

 

和苏怀安结缘,是因为去年采访他祖宅的故事。

 

这栋位于东部私人住宅区的老房子称为“独树艺屋”(One Kind House),属于黄氏家族,住在这里的是本地著名画家黄意会,也就是苏怀安的舅舅。苏怀安去年中突发奇想,说服家人将这里转成“友善人相聚相交”的空间,公众能入内参观,也能到来享用私房菜。

 

从此,“独树艺屋”成为私房菜馆、咖啡座、菜园、画廊结合一体的创意空间,也是鼓励互不相识的人交换点子,相知相交的地方。

 

走进大门,前院满是绿意,开放式大厅四处摆放孤高味浓厚的家具,墙上挂着黄意会的画作。踏入后院,一旁是长长木桌,一边是宽敞的开放式厨房,后院则是种植多种香草和调味料的“百草园”。苏怀安和家人就在这里举办晚餐聚会,欢迎任何人来共享晚餐,建立社群凝聚力,所收取的费用则全用来抵消食物开支。

 

三理念创立“独树艺屋”

 

创立“独树艺屋”,苏怀安有几个理念,一是在21世纪重造互助互敬的甘榜精神,展示城市耕作的永续性,把住家开放给公众的运作方式也可当成下一代民众俱乐部的参考蓝图。

 

“有了这个空间,现代人,尤其是年轻人,能再次感受甘榜温情。我的孩子也有机会结识国内外的新朋友,是开拓视野的一种方式。”

 

思路天马行空,不按牌理出牌,很大程度和苏怀安身为广告创意人有关。他1991年入行,经过20年的打拼,囊获多个国际广告文案奖项,并在Saatchi & Saatchi、Fallon等著名广告公司担任要职。他在2012年暂别广告业之前的最后一份工作,是国际广告创意公司Publicis的亚洲区副主席兼创意执行长。

 

值得一提的是,苏怀安是在没有任何高等学院文凭加持下,在广告领域闯出这等显赫战绩,更突显他的成就。

 

苏怀安受访时说,1989年中四会考只考到四科及格,公务员爸爸为了“确保”儿子能够有更好的未来,几乎要抵押勿洛的政府组屋,向银行借钱送他到澳大利亚念大学。

 

他笑说:“但我深知自己泡妞后带着孩子回来的可能性远大于带着文凭归来,因此就拒绝了。”

 

不想靠家人,苏怀安服完兵役后自力更生,从事相机销售员、救生员、厨师、电话行销员等多种行业,练就了随机应变的职场能力。他知道自己的长处是英文,因此就到广告公司应征。

 

从跑腿到客户经理

 

“我原本到一家本地广告公司笔试,对方要我等电话通知,结果电话没来,三个星期后却在巴士车站广告牌看到我提呈的笔试概念。我之后到国际广告公司Ogilvy & Mather应征,由于没有文凭,无法受聘为撰稿员,只能从办公室跑腿做起。”

 

尽管如此,苏怀安还是不放弃,每天在办公室观看培训录像带至深夜,一有机会就要求参与广告执行员的创意脑力激荡会议。有些同事欢迎他,有的对他嗤之以鼻。不到两年的努力,他获选为年度最佳员工,也晋升为客户经理。

 

“那段期间,我早出晚归,深夜还要到印刷厂查看广告,父亲根本不知道我在干什么,还以为我是赛马卜基的跑腿!”

 

美国得奖是冒险的收获

 

苏怀安1996年加盟Saatchi & Saatchi,成为新加坡公司的客户创意总监,三年后毅然离开新加坡,和当时还是女友的妻子前往美国寻求发展机会。

 

他谈到这个决定时说:“要我形容自己的事业,我会说是一系列的冒险。去美国,是因为那里是广告业的最大市场,何不试探一下自己的能力?在事业不同阶段,都会更进一步鞭策自己,不能安于现状,反正最糟的结果又会怎样?”

 

他们从西岸的洛杉矶开始,西雅图、波特兰等城市一路面试到纽约,机缘巧合下得以出席美国知名广告奖项One Show的颁奖礼。当晚,苏怀安参与创作的广告作品拿下两个金奖、一个银奖和好几个决赛入围名次,在场代表广告公司的招聘人员把他团团围住,争着雇用他。

 

 “有人认为我当天在场是幸运使然,但这背后其实下了很大苦工,广告才能获得赏识。况且,如果我当初不冒险下决心前往美国,当晚我也不可能在场而获得那些机会。”

 

美国取经三年后,苏怀安于2002年加入Fallon亚洲,回新设立分部业务,2007年加盟Publicis,攀上亚洲区副主席兼创意执行长的事业高峰,2012年却决定急流勇退,暂别广告界。

 

放下事业培育孩子

 

做出这个决定,基于两个理由。当时的儿女苏骏一(14岁)和苏郁心(11岁)逐渐懂事,也开始寻找兴趣和学习的方向,身为父亲的他认为是时候花更多时间陪伴指导,创造共同的回忆。

 

“对我来说,时间是最宝贵的资产。如果我现在不花时间陪孩子,就再也追不回这些时光。你60岁时可能有成功的事业,但如果孩子长大后不具备你所期望的素质,我宁愿现在牺牲事业。”

 

另一个原因则是全球正在酝酿“指数式的比率变化”(exponential change),他认为有必要培育孩子掌握技能,迎接不可知的未来。

 

“科技颠覆了传统企业营运模式,人工智慧和先进机械将能够替代许多工作,全球经济形态正以惊人速度变化,我们来到前所未见的交叉口,大人和小孩不约而同都不晓得未来将从事哪些工作。我觉得本地的教育形式还未跟上社会的变化,协助孩子掌握软技能的需要更迫切了。”

 

苏怀安认为,要下一代在未来社会中生存,必须让他们掌握创造力,想象力,应变力和韧性这些机器人没有的素质,而当今教育体制并不够注重培育这方面的素质。他以苏骏一会考时的英文作文为例子说,学校教导学生们完善语法来争取高分,并不注重题材的新鲜感和多元性,忽略想象力的重要性。

 

“但你想想,现在不鼓励和培育小孩子的想象力,到了他们20岁时,要培育想象力还是语法,哪个比较困难?”

 

父亲离职儿女拥有更多

 

苏怀安暂离职场陪伴家人的五年可以用“多姿多彩”来形容。课余,他分别教导儿女木工和纺织,一家人共同在祖宅研究城市农耕。四年前,美国非营利机构TED项目和计划下的TEDx,邀请苏怀安在新加坡以城市农耕的未来为题演讲,他于是推荐儿子上台。

 

儿子苏骏一说:“其实爸爸在广告界工作时也有演讲,小时我就同他上台,偶尔也会演说一小段。我们一起写演说稿,12分钟的演讲非常顺利,但我也感到紧张。”

 

苏怀安在旁笑说:“2015年我们再次分别面试TEDx演说,但那回他被录取上台,我却落选了!现在,他已经是演说者,受邀到科技公司和研讨会演说。”

 

第二次TEDx演说的主题其实就是父子俩共同著作的绘本“The Big Red Dot”,文字出于父亲之手,而绘图完全由儿子负责。苏怀安说,这本书是为儿女而写,主题是如何在全球剧变的汹涌波涛中培养正确的价值观和技能,从微弱的小红点发展成茁壮的大红点。

 

“积极应变、韧性、批判思维、自信、追问的勇气,这些都是我们希望孩子都有的素质,而写这本书的目的,也是让人们知道我们其实都已经有这些素质,要怎么改变心态将它们发挥出来。”

 

苏怀安说,其实这本书也述说新加坡的历史。60年代的新加坡就是一家“起步公司”,要从零做起,就得具创业精神,敢冒险,尝试别人没有做过的,不怕失败。新加坡人现在也能再次拥抱这些价值观,因此,未来是不必畏惧的。

 

 “我花了几千元出版绘本,与其用这笔钱送儿子去补习,他现在学会绘图,设计版面,和印刷商沟通,挑选纸张,出炉后学习行销,演说宣传,甚至到农夫市集卖书。”

 

此外,父子俩也连同另一名合伙人林宇佑花费一年时间,开发了一个简单的灌溉系统GIY Stick,在众筹网站Kickstarter出售,除了要吸引更多人成为都市农夫,儿子也借机学习电子商务和产品开发等知识。

 

“GIY”代表“Grow It Yourself”,不使用电池,无须应用,利用简单的物理和地心吸力原理为植物自动浇水,整个系统在新加坡制造,每个原价10元,至今已经售出6000个。

 

苏骏一说:“人类一直在破坏大自然,我总在想要如何让孩子和大人们用简单的方法用一棵棵树重建地球,让我们的土地重新肥沃起来。”

 

14岁儿子履历亮眼

 

6月,开发人气游戏《愤怒鸟》(Angry Birds)的芬兰科技公司Rovio邀请苏骏一到赫尔辛基的子公司实习,参与教育性移动游戏Big Bang Legends的制作。随行的苏怀安除了拜访当地教育官员,进一步了解芬兰教育制度,也会同儿子研究开发全新亲子绘图游戏。(注:这篇报道见报时,父子俩已在赫尔辛基)

 

只有14岁的苏骏一亮眼的履历表在新加坡孩童当中算是少见的,有机会涉足多领域学习许多成人都没有的技能,父亲的从旁指引功不可没。

 

苏骏一说:“爸爸工作时,一个月有两个星期出差,没有什么机会了解他,过去几年对他的认识加深了,现在他是爸爸也是朋友。如果他没有做出离职的决定,我们绝对不会拥有这么多。”

 

放弃高薪职业,苏怀安从玛莎拉蒂(Maserati)座驾“降级”到以货车代步,由于他太太早在儿女出世后就没有出外工作,这些年来全家靠积蓄生活,也拥抱更简单的生活方式。访问结束前,苏怀安告诉记者,就要重新找工作了,但他并不将过去五年视为牺牲。

 

“随着医药科技迈进,人们活过百岁已非天方夜谭。我在人生的中场暂时放下工作,感受生活,陪伴儿女的同时,重新检视自己在生命下半场应该掌握哪些技能来应对剧变,其实也是一个自私的决定。”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