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走出伦敦 英国一样精彩

Image
邹文学 - 06/07/2017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世界大文豪莎士比亚的故乡,充满中世纪风貌的约克郡,饱受风雨摧残的爱丁堡……走出伦敦,英国一样精彩。

 

英国,那是个十分遥远的国度,不只从距离来讲,也与我对它的肤浅认识有关。

 

二次世界大战前,英国据说是世界实力最强的国家。首都伦敦至今还是世界三大国际都会之一。伦敦的名字早在公元2世纪就出现。

 

确实如此,伦敦是一个有历史有文化的大城市。坐在旅游车上浏览窗外景色,还真应接不暇。除了皇宫、教堂、伦敦塔桥、泰晤士河,还有很多博物馆、美术馆、剧院和公园。

 

我曾两次到伦敦,发现单要所有景点走一遭,还真需要十天八天时间。

 

走进莎士比亚家乡

 

走出伦敦,英国一样精彩。

 

世界大文豪莎士比亚的故乡埃文河畔斯特拉福德(Stratford-upon-Avon),离开伦敦只是两三个小时的车程。

 

走进莎士比亚故居,一栋木石结构的两层楼房子,是他度过童年和青少年时代的地方。除了简陋的起居室和三间睡房,我留下印象的是一个手工作坊。原来他父亲既是镇长,也是手工业者。那是工业革命前欧洲人家的典型小家庭,布置得朴实温馨。

 

从二楼窗口眺望,底下是个小花园,规模不大,却有好多种花儿热闹地绽放着。我相信当年的花儿一样开得灿烂,英国是世界著名园艺国,英国人不管祖先来自欧洲哪个角落,血液里自然会畅流着喜欢花草树木的因子。

 

今日的斯特拉福德镇,也就是三几条小马路,沿路的旧式店屋,都改建为颜色鲜明的旅游商店和餐馆,连古董中心、干酪专卖店和流行服饰小店都有。

 

或许出于对莎士比亚的敬仰,斯特拉福德镇尽管已经披上新装,还显得那么古典和深邃。

 

记忆考文垂

 

要记忆考文垂(Coventry)这个英格兰城市不困难,它还保留着1940年德国轰炸机在这里留下的见证物:一座历史悠久大教堂的残垣断壁和一座残存的教堂尖顶。旁边则是1962年重建的圣迈克尔大教堂。

 

考文垂原本是世界著名汽车城,现在便以一所交通博物馆记录着曾经的辉煌。考文垂的艺术馆和历史博物馆,也是许多游客流连的场所。

 

在考文垂溜达,一定会留意到一座裸体女人骑马的青铜塑像。它如真人般大小,安置在一座大理石基座上。这座戈黛娃夫人雕像,屹立在考文垂市中心。

 

导游说,好几百年前,考文垂还是利奥夫里克伯爵的封地。伯爵为了筹募军饷,推行苛捐杂税,妻子戈黛娃为人民求情。伯爵挑战她,要敢裸体骑马游城便放弃增税。善良的戈黛娃照办,于是乃有了今日这座雕像,并成为考文垂市的标志。

 

中世纪的约克郡

 

车子一进入约克郡(Yorkshire),中世纪的城市风貌便飘入眼帘。约克郡是英格兰东北一座名城。英女皇的父亲乔治六世说过,约克的历史就是英格兰的历史。

 

我从公园走上石桥,一座歌德式教堂便迎面而来,那可是个庞然大物。导游介绍,它是英国最大的歌德式大教堂:约克大教堂。

 

我们踩在大石块铺成的肉店街上,发出的好像就是历史的跫音。沿街的小店铺,已不再卖肉,却是造型精致,别有异国风情。原来约克是罗马人兴建的城市,距今已有2000年历史。

 

约克郡还保留有5公里的正方形老城墙,是中古时代硕果仅存的古城。可惜我们行程匆匆,只能望墙兴叹。

 

饱受风雨的爱丁堡

 

英格兰好像也不大,车子很快驶进苏格兰。在一块比人高的扁形石头前,游客都喜欢下车留影。石头一边刻着英格兰,另一边刻着苏格兰。有个穿裙子的老汉,正使劲吹着风笛。

 

爱丁堡显然是另一个饱受风雨摧残的城市,翻翻历史,战争总在这里流连,幸好它还保留着一座古色古香的古城堡。古城堡建在一座小山上,荷里路德宫和圣吉尔斯大教堂都坐落这里。

 

爱丁堡还建有新城,或许这样才足以担当起作为首府的任务。旧城和新城显然都受认可,已一起列为世界遗产。爱丁堡的教育、文化、艺术和文学都很发达,每年都举办国际艺术节,2004年还成为世界第一座文学之城。

 

车子驶上一座斜坡时,导游指着马路边的小咖啡馆说:那是罗琳写《哈利波特》的地方。

 

瞻仰卡伦顿古战场

 

车子北上,来到一块黄花盛开的草场,这里便是英国近代史上一场决定性战役的遗址:卡伦顿古战场( Culloden Battlefield)。

 

在停车场边,有座小型展览馆,交代战争的始末。

 

1707年,苏格兰和英格兰签署《联合法案》,大不列颠国(Great Britain)正式成立。可是原本流亡欧洲大陆的苏格兰查理王子,获得法国支持,竟在1745年潜回苏格兰,并且率领苏格兰高地起义军,为复辟斯图加特王朝与汉诺威王朝的政府军展开激战。

 

战争开始,查理王子的军队打了一些胜仗,还轻易占领爱丁堡。不过,第二年春天,双方便在卡伦顿展开一场殊死搏斗,据说只费七八十分钟,高地军竟全军覆没,最少有2000名高地人被屠杀。

 

古战场中间立了个石头叠成的约十米高纪念碑,我们在它周围兜了两圈就算瞻仰完毕。260多年来,苏格兰与英格兰不再有战事,然而两地的矛盾显然还潜伏着。

 

尼斯湖与斯凯岛

 

我们在尼斯(Loch Ness)湖畔下车,这个长39公里,宽2.4公里的湖,面积不算大,水却很深,可达300米。

 

我虽不期待水怪出现,却感觉这里的湖光山色都很一般,要是少了那几座碉楼残垣点缀,深蓝的湖水恐怕也就只剩一汪深蓝。

 

离开尼斯湖不久,车子上桥来到斯凯岛(Isle of Skye)。斯凯岛是苏格兰西部赫布里斯群岛中最大最北的岛屿。岛长50公里,最宽处却不到5公里。岛上大多为泥炭沼泽地,不适合开垦种植,因此自古以来它一直是荒凉、贫瘠的小岛。不过,近些年来却也吸引不少国内外游客。

 

我们驱车去到岛的北端时,发现脚下便是深约十多米的悬崖峭壁,大西洋的狂风猛烈,海浪击岸声如炸雷,远远就令人怯步。另一边,不高的山积雪未融,山脚却还披着绿色的树木和田野,荒凉中犹带点暖意。

 

回到岛上的小镇波特里,却是建设得小巧玲珑。小镇临海,海湾两边山上,树木苍翠,小别墅分布山坡。海上停泊十来艘小船,这里显然是个安宁的避风港。

 

巴斯与巨石阵

 

行程结束前,我们来到巴斯。

 

巴斯(Bath)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的著名城市,以拥有的沧桑历史和古老的文化底蕴深获旅游者青睐。

 

皇家新月楼是巴斯最为气势恢弘的大型古建筑群,建成于1767至1775年,由连为一体的30幢楼组成。它采用意大利式装饰,共有114根圆柱。我要走到很远,才能把它完整摄入镜头。

 

巴斯最为人知的是罗马浴池博物馆。它有座位于地面下6公尺的大浴池,还展示有好多神殿遗迹、密孽瓦神像、许愿池和各种礼器文物,观赏价值极高。

 

我是在铁丝网外窥看巨石阵(Stonehenge),那是英国最著名的史前建筑遗迹,不过建造起因和方法,至今在考古界仍是个不解之谜。

 

巨石阵由几十块巨石围成一个大圆圈,有的高达六米,还设了一条环状沟。2008年,考古学家从这里挖掘出公元前3000年的古代骨灰,因此猜测它最初可能是个墓地。

 

英国历史悠久,文化发达,旅游资源丰富,确实不可错过。

 

(作者为退休新闻工作者)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