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两轮世界里 梦想的追逐

Image
陈劲豪 - 17/08/2017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作者因诸事不济,想为自己紧绷的世界找一个宣泄的出口,趁着好天,从台北踩脚踏车上苏花公路,最后抵达宜兰县罗东镇。这一踩,就是四天三夜整整280公里路。完成心目中最想骑的路线后,作者心灵也得到了慰藉。

 

在我生日前那阵子一直疲于奔命在咖啡馆之事,加上台北的天气阴晴不定,脚踏车旅行也因此延宕,不禁忧心着往年的生日之旅或要在今年中断了。

 

命运常以弄人为乐,就在一切就绪后,却遭逢令吉贬值,我成为无辜且焦头烂额的受害者,新书出版的进度也大大落后,自己瞬间变成垃圾场,许多不顺遂的事情一窝蜂往身上倾倒,压得我喘不过气。于是我狠心一把,趁着难得的好天气,毅然出走台北,一心想为自己紧绷的世界找一个宣泄的出口,并寻回那份当初的热情和勇气。

 

“就骑苏花公路吧,之前环岛时都未完成!”内心的小我铁定心,毕竟已有好一阵子没骑车了。这趟旅程,我是抱着骑到哪停到哪的心态,非常随性。

 

金城武树没有金城武

 

中午时刻,列车广播着我的目的地——池上。

 

池上真是个好山好水好地方,会莫名地让人一见钟情。池上被蜿蜒起伏的山脉环绕着,拥有优越的务农条件,因此以“米”闻名,亦被称作“米的故乡”。时间关系,我选择骑到众所周知的伯朗大道和金城武树(茄苳树),一睹其魅力。伯朗大道是当地社区的一条田园小路,由于拍摄了伯朗咖啡的广告而大受欢迎,因此被誉为“翠绿的天堂路”。其特色是在阡陌纵横的稻田路旁没有一支电线杆,令人真切地感受到所谓的一望无垠之美。之后金城武代言的长荣航空亦来此取景,以一句“I see you”和金城武在影片里乘凉奉茶的那棵茄苳树被升格为“金城武树”,使得池上名声从此更为响亮,游客为之疯狂。

 

寻回最初的熟悉感

 

从池上到玉长公路(台30线)的起点大约30公里,平日的车辆不多,非常适合逐风。沿途欣赏美丽的山景之余,还可以远眺太平洋,聆听温柔有节奏的浪潮声,仿佛欢迎我再度到来。下午5点前我骑到久违的长滨乡,内心的激动无法抑制。《萧邦的夜曲》此时开始演奏起来,我躲过了黑暗来袭,否则在车灯电池续航力不足的情况下摸黑下山是非常恐怖的!

 

光想到今天骑去花莲市的里程有80公里,当中还要翻过“万恶”的牛山时,头皮便开始发麻。

 

我一路骑过被列为台湾一级古迹的八仙洞、樟原后终于踏进了花莲的县界,紧绷的心情才稍微放松。沿路经过的北回归线、长虹桥,不断催使我勾起当年满满的环岛回忆。

 

时间真是快狠准的刽子手,转眼上午10点多左右,我才骑了约16公里,完全不如平常的速度,到花莲市区时恐怕是傍晚了。“算了,本来就不打算赶路的,就尽情地慢活下去吧。”我的阿Q精神开始为自己骑得慢找个借口,温度低得让人四肢无力,肚子频频发出咕噜的声响,哪还有什么慢活的心情?心里就靠着那该死的意志力连骑带滚地坚持踩踏下去,以免成为饿坏的冻死骨。

 

说来真奇妙,当一个人濒临绝望的悬崖时,眼前总会出现如跑马灯的美丽画面,一闪而过。我靠着薄弱的毅力缓缓骑到有着景色令人叹为观止的石梯坪,旧地重游之感有如回到故乡般亲切啊!石梯坪,是多么漂亮的渔港,安静朴素。细细聆听海风捎来悦耳的海浪声,虽然体温不断降低,仍然倍感暖和。

 

挥别石梯坪后,沿路上杳无人烟,当骑到万念俱灰准备要下来牵车之际,我发现不远处有部落聚集着,千辛万苦终于到了丰滨村,瞬间有种柳暗花明的
感觉!历经一小时左右的牛山苦修行,壮观秀丽的景色尽在眼前,天堂就在不远处。

 

与太平洋美丽的邂逅

 

一天的新开始。由于昨晚没来得及骑到七星潭,即使再累今天也要与睡虫抗衡,拼命从温暖的被窝爬起来。骑了约莫半小时,经过花莲有名的国立东华大学、柴鱼博物馆后,不远处飘来海风传来太平洋的味道,七星潭就在我一步之遥。

 

刚抵达七星潭不到一秒,旭日从太平洋的水平线徐徐东升,将七星潭打造成黄金海岸,发出的光芒照耀着方圆数公里之地,宛如一座黄金城。感动的刹那,时间仿佛静止了,我赶快按下快门,留住这片美景。

 

既然来到了新城乡这陌生之地,就得花些时间发现新大陆,找寻让人印象深刻的景点。若要说有什么特色之处,莫过于是较为人熟知的台湾电影《盛夏光年》的拍摄场景佳兴冰果室和新城照相馆,还有每一街角都弥漫着一股令人着迷的纯真朴实之味,缓慢的步调使人忘却烦恼。我有如置身在忘忧村里,以时速10公里前进到新城海堤,在没有游客的打扰下,终于可以安静地吹吹海风,与无际的太平洋来一场美丽的邂逅。

 

砂石车与游览车路上咆哮

 

我自导自演的“旅程”即将进入尾声,却也是最令人期待的重头戏。“我要骑苏花公路!”瞧这多么坚定的语气,却常换来一桶又一桶的冷水往头上直倒。很多人不厌其烦地道尽绵延曲折的苏花公路有多危险,除了数不完的砂石车和游览车这类大型猛兽不定时来回穿梭咆哮,还要冒着随时会有落石的风险,可真是险象环生啊!

 

快骑到苏花公路的入口,我不时发出“哗哗哗”的赞叹声,苏花公路之美超乎想象的壮观秀丽,尤其在早上6点多骑在路上看到日出的那一刻,简直让我歇斯底里,要是时间能就此停止就好了。才刚享受完那美好的片刻,我便要开始面临险峻的考验。除了要注意来往车辆和落石的来袭,前方还有10个长度不一的隧道等着我,就如电玩般要闯过重重关卡才能解救心目中的公主。根据车友们提供的经验分享,骑在狭窄、阴森且湿滑的隧道里相当恐怖,而且还有砂石车、游览车擦身而过,只要稍不留神,悲剧就可能发生了。

 

然而,当我发现其实只要按照自己平常的骑乘速度,别过于慌张,基本上就能破关成功,再说砂石车和游览车司机都出乎我意料之外地会礼让,善待车友。

 

骑过了崇德火车站不久后,超级无敌霹雳海景随即映入眼帘,名列台湾八大景之一的清水断崖果真有此魅力,叫我看得目瞪口呆,惊叹得连连倒抽一口气。我站在崇德景观台上,望着大自然这鬼斧神工雕塑出的艺术品,久久不能自已。若要说苏花公路是台湾最美的公路,应该不会有人反对。

 

最后路程的考验

 

随着苏花公路地势的高低起伏,我陆续龟速地闯过了无数的隧道,直至仁清隧道后,便骑出太鲁阁国家公园的范畴,准备到花莲县最北端秀莲乡的和平村去。这段路到和平村虽然平坦,但路况不怎么好,随处可见不少坑洞,猜想应该是附近以水泥为主的工业区砂石车鱼贯而入地进出所致。此外,和仁隧道与和平隧道里路面也比较湿滑,算是须要更加专注的路段。

 

离开热闹的和平村前,我看到路牌指示距离南澳还有3公里路,满心期待可以在宜兰县的南澳乡这泰雅族部落吃早餐,重温一次当年环岛的情景。结果我才骑了一段路,就被另一指路牌吓着,很震惊地愣住:“什么?!到南澳市区还有25公里?”原来所谓的3公里其实只是到南澳边界而已。无奈之际,唯有慢慢独推前进到南澳乡去,所幸出发前有准备小羊羹,至少可以在路上稍微补充一些能量。早上9点30分,我终于骑到两县的边界——大浊水溪桥,越过后便是宜兰县之始,挑战苏花公路成功在望了。

 

苏花公路给我的考验也越来越严峻,逆时针骑的后劲就在于东澳乡有连续两座海拔约250到350公尺的山头容易消磨车友的意志力,以看着你下来推车为乐,尤其在第148到149公里处土质松软雨后常有大落石,骑经此路段时无不令人心惊胆跳的。然而能在这大好天气下骑车,欣赏着临海美景,万一真的有什么不测,我也毫无遗憾了!

 

就这样在大热天下吃尽奶力辛苦爬了快8公里后,终于迎来7公里的下坡,终于能喘下一口气,让双腿休息。随着体力渐渐恢复,我很不情愿地在烈日下继续展开剩下的旅程,甚至埋怨自己为何要如此自虐。接下来的3公里路坡度虽然不是最陡,却也要了我的老命,一下把平均速度降低只剩时速2公里,而不计其数的重机“咻咻”声地从我身旁辗过,听了格外刺耳。20分钟后,我好不容易骑到第10个隧道,也是旅程中最后一个隧道——新澳隧道,此后的6公里就是爽快下坡直达东澳乡了。

 

胜利在望的莫名感动

 

我到东澳乡时大约早上11点30分,相较于南澳乡,这里幽静得多,游客较少。再1公里就要挑战苏花公路最后一座大魔山,于是我也不多作逗留,希望一口气拼到苏澳镇去。剩下最后的14公里路,我卯足了全力忍住膝盖的不适坚持着,心里却是无比的兴奋,因为我快征服苏花公路了!

 

大概下午1点多,我骑行了7公里到最高点后,心头大石终于放下,兴奋得快速下滑到传说中的南方澳瞭望台,鸟瞰这渔港!“我成功了!我成功了!”骑到苏澳镇的那瞬间我内心激动澎湃不已,我已到苏花公路的终点了,莫名的感动涌上心头!

 

完成心目中最想骑的路线后,心灵已得到了慰藉,这趟旅程中给我充满了电力,可以继续应付湿冷郁闷的台北生活。

 

曾经,我很羡慕可以到处骑车旅行甚至环全球的人,总是抱着希望假以时日也能成为他们的一员,那是非常极具荣耀的一件事。然而想到朋友说过:“风景是过程,结果是明信片”,我颇为感触,心胸仿佛敞开了。世界是如此宽阔,穷我一生也无法骑完每一角落,看尽人生风华,我身在的台湾这宝岛还有许多不曾探寻过的脚踏车路线,更应该好好把握当下一一去发掘,将看到的美景化为心中璀璨的明信片,深深烙印着,这才是活得精彩的最好诠释。嗯,我想,我已找到答案了……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