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工作

医院是她的第二个家

现年72的护士经理Cheong Yoke Ling说在专业护理这“可能是她的最后一年”。

Image

出版者: 新加坡报业控股

分享

Facebook Email

相关的主题


但她承认在这之前每一年都是这样说,但是在更新她的合同时,她却决定留下来。

 

Cheong女士说,“陈笃生医院是我的第二个家。如果我离开,我会感到难过,这里就像家一般。”她自1960年通过O级考后,就在医院任职。当时,她在医院经过三个月的培训,然后从高级护士那里了解工作。

 

 “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我申请这份工作是因为很想能够与人互动” 拥有四个年龄由35 岁至43岁儿子的母亲说。她那已退休十年的会计师丈夫也一直鼓励她与他看齐。

 

 “他看电视,看书,但我想工作和走动,”她说。

 

她是在一个退休合同的情况下,每星期工作四晚,由晚上九时至早上八时。

 

陈笃生医院至少有三名护士是七十岁或以上。

 

Cheong女士说,作为一名护士经理,她发挥监督作用,其中包括当有紧急情况或困难家庭成员时,确保程序及干预处理。

 

她说特别是当亲人在等待治疗时,家人可能更咄咄逼人。

 

很多时候,他们会责骂护理人员而年轻经验不足的护士可能负担不起压力。

 

 “但我告诉护士,要把自己排处在状况之外。必须把我们的感情放在一边,否则的话,我们不能做自己的工作,” Cheong女士说。她知道这些年轻的护士的感受, 因为她年青时期有类似的经历。

 

陈笃生医院泌尿外科和可控医生护士的39岁的Karen Chng女士说她还记得她工作的第一天Cheong女士亲自对所有病房的护士把她介绍。

 

Chng女士说:“她还教我用一个整体的方式看待病人。例如,在吃饭的时候,不只是为他们服务食物然后离去,要与他们交谈,并鼓励他们。”

 

Cheong女士虽然是上了年纪,并且,她的“动作也比较慢”,但她觉得仍然可以做出贡献,因为她是“精神戒备”。

 

她也承认,她并非技术专家,但她不气馁,并得到年轻的护士教她如何使用电脑系统。

 

她说,“我会把我知道的传给他们,同时他们也可以教我。”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