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贝加尔湖 追寻苏武的足迹

Image
君盈绿 - 16/11/2017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在俄罗斯境内的贝加尔湖,在汉朝时称为“北海”,根据史书记载,是苏武被流放的地方。作者原想寻访苏武的北海,却沉醉在李健的贝加尔湖畔。

 

“苏武留胡节不辱,雪地又冰天,苦忍十九年,渴饮雪,饥吞毡,牧羊北海边……”

 

中学在歌咏团唱的这首歌,歌词至今不忘。童年时,陪父亲听丽的呼声,也听过苏武牧羊,“苏武”两字用方言念出来,铿锵有力。对苏武印象深刻,对他被流放的北海,更有兴趣知道。因此,走上了这个被戏称为“天然监狱”的西伯利亚之旅。

 

对西伯利亚的印象是遥远艰苦的流放之所,寒冷的冰天雪地;还有,飞来新加坡过冬的很多候鸟,都来自西伯利亚。一只小小鸟尚能飞到千万里之遥的我国,身为人类的我们,岂有去不了的?

 

西伯利亚铁路全长9000多公里,是世界上最长的铁路。不过,我们只是经历了它边上的那么一小段。

 

从内蒙古的满洲里上火车,开始贝加尔湖之行。火车必须走上30多个小时才能抵达西伯利亚的中心城市——俄罗斯的伊尔库茨克。甫上火车,就被两国的时差所困扰,稍稍影响了作息。(因为是夏天,中俄两地相差四个小时)俄罗斯面积很大,一个国家的几个地方时间都会不同。

 

在各自的车厢里倚窗外望,在不断后退的大片土地上,只见转夏不久的初绿遍地绵延,既没有庄稼,也没有人家。看腻了窗外景物,昼夜颠倒地吃吃睡睡,大家就变换着打发着在火车上的时间,平时难得相聚或不认识的旅客就在此狭窄的空间里串门子、话家常、哼歌。自然而然地,一支小小的歌咏队就诞生了。火车把两旁的景物抛在后头,我们的歌声也把时间送走。一路谈谈唱唱吃吃睡睡,时间倒也不难挨。忽然,是谁惊呼了一声:看!贝加尔湖!

 

啊,这么快就看到目的地了?大家兴奋地挤在火车过道上往车窗外望,是湖没错,啊!原来目标已在眼前。手机相机齐出动,拍呀拍!忘情地拍,开心地看!这一段火车旅程好精彩。

 

贝加尔湖大如海

 

贝加尔湖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湖泊,有2500万年的历史。它也是世界上最深的湖泊,水深处达1600米。沿途只见清澈、静谧的湖水,微波静澜地展现着它独特的魅力。可面积那么大(3.15万平方公里),大得那么浩瀚,我总认为它是海。可它又似摊开的绸缎般,只有一点皱褶,没有浪涛。不过,随着地理环境的不断改变,多年以后,它的面积再扩大,有一天变成了海洋也难说。

 

那么大的一个地方,苏武当年是被流放到哪个边角啊?有人说这不是苏武当年的北海,从史书上看,只是有可能在此处,不过距离实在太远了。也有人说,匈奴以前的势力那么大,有什么不可能?我倾向于可能。读班固的《苏武传》,我敬佩苏武的铮铮铁骨,他那维护国家尊严与民族气节的情操,在冰天雪地里吃苦坚韧的精神,都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我去的时候是夏天,白天还得披上风衣,晚间就更冷了。而贝加尔湖在冬天时,湖面结冰是可行车的。苏武,他在那儿度过了19年的春夏秋冬啊!

 

抵达俄罗斯的伊尔库茨克已近晚间。伊尔库茨克是最靠近贝加尔湖的小镇,因为贝加尔湖位于地质板块活跃区,所以大大小小的地震会时常来探望。这个小镇一年就有2000多次地震,因此看不到高楼,只见到很多颇有年纪的木质结构房子,是一个干净又安静的地方。地震,我在那儿的两天里,都体验了,很轻微的,原以为是自己旅途劳累头晕脚不稳,后来经当地人证实是碰上了地震。

 

住宿位于高级商业中心,外观普通,内里雅致舒畅,房内盥洗用品样样齐备。柜台人员会讲英语且彬彬有礼,与多年前入住莫斯科酒店时所看到的服务人员,那种一脸晚娘相,对客人提问不瞅不睬的态度完全不同。

 

次日用过丰富的西式早餐后即出外参观景点,傍晚停留在以烤鱼出名的李斯特扬卡(湖边),入住于一家面向辽阔大湖的酒店。大家开心地匆匆放下行李就往外跑,可惜是阴天,不见夕阳。没有潮声,静静的湖水被风吹起一波波的纹路,悄悄地,就像担心干扰到坐在一隅静静面湖沉思的人似的。

 

夜色逐渐围拢,湖水的微光也慢慢荡开,风衣挡不住冷冷的空气,只得回酒店,等着明天的更好。可是,半夜醒来,还是忍不住偷偷掀开窗帘看“海”,只听到湖水重叠微撞的声音,伴着一片黑黝黝冷飕飕的空灵,急忙缩回温暖的被窝。

 

小火车之旅

 

贝加尔湖的形状是从北到南,狭长弯曲犹如一弯被削掉边角的新月,我们只在偏南一角倘佯。次日一早,我们先从住处乘船过湖,到另一角的湖畔上火车。这种小火车会载着旅客沿湖观赏美丽的湖畔风光,偶尔停下,让旅客下车去踏踏青、拍拍照,尽情欣赏蓝天白云绿草繁花。

 

这段沿湖路线原是西伯利亚大铁路的一部分,不过现在铁路已改道,留下来的是旅客们的观光路线,在夏天引领旅客发现贝加尔湖的美!湖畔悬崖峭壁,隧道岩洞处处可见。

 

沿途会穿过30几个隧道,20几公里长的护山墙;整个行程大约60多公里长,只不过占贝加尔湖的那么一点点。但是,满足了,满足了!满足了双眸,满足了心灵,也满足了照相机的应接不暇。铁路的一侧是潋滟的湖水与天上俯视着的厚重白云对望,另一侧是绿野山林石壁,绿色草丛里点缀着无数细小的繁花,犹如一片魅力无限的织锦,既秀美又柔和得令人真想躺下去,仰望蓝天白云美美地睡上一觉。

 

饱览了这一角的难忘以后,还可以沿斜坡而下,踩着过往旅客走踏出来的小阶级,走到湖边去拨弄冰凉的湖水,捡一块美丽的石头,掬一把湖水,喝一口清凉(贝加尔湖水清澈含氧量高,可直接饮用)。然后再沿路走去,看看站在哪一个断崖峭壁旁才是摄影的最佳角度;还有,走入一个个从石壁凿出来的隧道山洞里,惊叹佩服当年匠人艰巨的工程之余,边寻找当年的火车路轨迹。再摆个姿势,照张可以留念的影子。

 

贝加尔湖上的云层厚厚的,俯视着蓝蓝的水,青青的草坡,还有,草坡上穿着各色风衣的游人。大家惊喜地叹息着美景,云啊水啊草啊人啊,都有各自的快乐与忙碌。

 

水波幽幽,云片悠悠,人们悠游。这里的一切,何等美好。有人说,就算被流放在这里,也无怨无悔。那是指看到的眼前,那冬天的滋味呢?冬天这里冰层厚积,寸草不见,你能在这里呆上几天?

 

小野花也有各自的独特丰采。紫色的,黄色的,白色的,甚至绿色的,小小的开在草丛里,挺立在岩壁上,没有国色天香的丰采,却有孤傲坚挺的我见犹怜。

 

下午三点,大家吃过简单的便当午餐后火车再开行,旅客还是沿途上上下下,在绿水青山间自由走动。听到火车汽笛响过三遍就得匆忙上车,否则火车不留人自留,那就得等待每两天才开来一趟的火车。那时候,就可以真正领略贝加尔湖的白天和黑夜是什么滋味了。不过,每个旅客都很乖,没有掉队。

 

中国名歌手李健是如此演绎贝加尔湖畔:那里春风沉醉,那里绿草如茵……多少年后,往事随云走,你清澈又神秘,像贝加尔湖畔……多想某一天,往日又重现,我们流连忘返,在贝加尔湖畔……

 

贝加尔湖畔,印在足迹上,刻在心中,现在梦里。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