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文化

做最美的事 穀雨赏牡丹染香沐韶光

Image
允嘉若

台湾大纪元时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如果你要一览花王牡丹的大器,如果你想一亲花后牡丹的雍容,你一定要记得这个节气——穀雨。

 

澹荡韶光三月中  牡丹偏自占春风

 

牡丹花又称「穀雨花」,最受三月穀雨的荣宠。唐人权德舆的诗句就这麽说:「澹荡韶光三月中,牡丹偏自占春风。」诗中「三月中」指的就是黄曆三月中气时节,正是穀雨时节。三月中花信告诉人们:穀雨来时正是赏牡丹花的最好时节。

 

牡丹花从唐朝就获得了「国色天香」的美称,兼有色、香、姿、韵之美,最是贵气。常见宋朝人咏牡丹称「花王」。《本草纲要》写道:「群花品中,以牡丹第一,芍药第二,故世谓牡丹为花王,芍药为花相。」从有唐以来,咏歎牡丹的古诗词就超过三千首。温庭筠讚美牡丹:「水漾晴红压叠波……分得春光最数多」、「蜂重抱香归」,权德舆吟牡丹:「豔蘂仙房次第开,含烟洗露照苍苔」,绽开牡丹花的色、香、姿、韵。

 

牡丹胜冠群芳谱

 

牡丹不是草本植物,而是灌木植物,又称木芍药,生长极为缓慢,一年约只长1公分,在中国株龄最古老的牡丹树号称上千年,达到丈馀高。

 

牡丹花形很大器,胜冠群芳谱;牡丹花的品目繁多,宋代欧阳修的《洛阳牡丹花记》载及当时有传上百种,详实描述的也有三十多种。同时,牡丹花获得了不同层次、不同人的欢心,从皇室深宫到挑担庶民,不论贫富僧俗,你看那老的、少的、男的、女的无不爱牡丹花。《洛阳牡丹花记》记载,在洛阳,「花」就是「牡丹」的代名词。

 

花王不屈从淫威

 

其实,牡丹的贵气不是来自娇贵,而是来自威仪不屈。牡丹赢得「花王」的封号,其来有自。牡丹花有个特色,非向南之地莫属。权德舆写牡丹「独坐南台时共美」反映出这种特性,向阳之地好逢春,牡丹花最喜;牡丹只在南向之地生长,一点都不妥协,这一点截然不同于他花。就这样的秉性,在历史上也演绎了一段花王不屈从武后的故事,传颂千年。

 

宋朝高承编撰的《事物纪原》卷十记载了这样的传说:「一说武后冬月游后苑,花俱开而牡丹独迟,遂贬于洛阳。」武则天在天授二年(公元691年)冬,令百花在拂晓来前连夜盛开:「明朝游上苑,火急报春知。花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吹。」(《腊日宣诏幸上苑》),到了清晨,名花开遍上苑。传说独独牡丹花无畏于武后淫威不开花,「花王」不畏不屈的个性表露无遗!从此以后,牡丹花又多了个别称「洛阳花」。

 

花开时节动帝京  穀雨一朝看牡丹

 

唐朝开元时宫中、民间赏牡丹成为时尚,刘禹锡《赏牡丹》吟:「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帝京。」牡丹花一开放,帝京长安的人无不闻风而往,欣赏国土中「最美的女子」。唐代仕女头戴牡丹成了富丽的时尚,象徵美的化身!

 

有宋欧阳修记载,宋代人赏牡丹,像是全民的春活大祭一般,在古寺、废宅池台赏花、赏景奏笙歌:「花开时,士庶竞为游遨。往往于古寺废宅有池台处,为市井张幄幕,笙歌之声相闻。」清代赏牡丹一样的风盛,《清嘉录》记载南方苏州地方「穀雨一朝看牡丹」,延续「花开时节动帝京」的馀波。

 

三春堪惜牡丹奇,半倚朱栏欲绽时。(容乃加/大纪元)

 

唐代诗人归仁咏《牡丹》:「三春堪惜牡丹奇,半倚朱栏欲绽时。天上更无花胜此,人间偏得贵相宜。」晚春时节,天赐花王,人间偏得。寻迹朱栏、染香花丛,不就是当珍惜这穀雨时节吗?#

 

Source: 台湾大纪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