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激励

半世纪后访小学老师

Image
区如柏 - 25/01/2018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11名六七十岁的乐龄同学,探望他们的小学老师,师生见面,喜悦之情非笔墨能形容。

 

细雨纷飞的下午,11名六七十岁的乐龄人士,集合在实龙岗巴士转换站,前往探望他们的小学老师饶慰因。

 

饶老师是消失的华校——冈州学校的音乐老师。我们这群老校友都曾经是她的学生。五六十年前的师生见面,喜悦之情不是笔墨能形容的,最令人感动的,是饶老师还记得我的名字。

 

共唱冈州校歌

 

饶老师的女儿苏芸兰说,为了我们的到访,饶老师特别请人到家里剪头发,她的三个子女怀远、芸兰和惠育都曾在冈州念书,与我们都是校友。

 

饶老师虽然已经96岁,还很硬朗,听觉较差,眼力很好,可以不必戴眼镜看电视。记忆很好,从前学校的生活记得很清楚。除了每周一节音乐或唱游之外,会馆馆庆来临时,她为我们排练演出节目,节目以儿童舞蹈居多,赢得观众的热烈掌声。除了音乐之外,她还教其他科目。

 

为了引起共鸣,我们唱起《冈州学校校歌》:“冈州学子,自强不息,敦品励学,正心诚意,明礼义,知廉耻,赶上世界文明……”那是由我国著名音乐家黄晚成作曲,早期的周佩庄校长填词。据说,周校长在新中国成立后就回返中国,她很可能是黄晚成的挚友。

 

接任的郭锦鸿校长,是与著名音乐家冼星海在养正学校的同学,他在养正小学毕业后,到广州升学,毕业于岭南大学,他曾写过怀念冼星海的文章。

 

牛车水弦歌不辍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牛车水弦歌不辍,从芳林公园旁侧的北干拿路(俗称单边街)算起,有南顺学校、宁阳学校、三水义学、番禺学校、东安学校、冈州学校、晋江学校等。这些学校都是由同乡会馆办的学校。此外,也有不少私塾。

 

还有一所由广惠肇三属创办的养正学校,该校坐落在乞纳街(又称翠兰岗),它的鼎盛时期(1950、60年代)学生多达2000余人,培养许多人才,如冼星海和粤语讲古大师李大傻等。养正是当年新加坡的名校,是很多家长首选的学校。

 

我们是广东新会人,冈州会馆是新会人的同乡组织,同乡子女的学费有优惠,大约是便宜5角或1元,因此,我们兄弟姐妹都被父亲送入冈州学校。

 

冈州学校创办于1929年,使用重建后的新馆址的三楼开办冈州义学,免费为儿童提供免费的义务教育。日据时期义学停办,一楼礼堂充作世界红卍字会的施诊所,免费施医赠药兼施粥。

 

1943年8月15日新加坡光复后,冈州会馆迅速恢复会务活动,也复办学校。由于战后经济不景,募捐不易,无法维持义务教育,每月向学生征收1元5角的学费和5角钱杂费,校名改为冈州学校。

 

90学生挤一课室

 

1947年至1959年是冈州学校的鼎盛时期,二楼与三楼的四间课室不敷应用,将二楼的洋台辟为小课室,作为人数较少的六年级课室,上下午班共九班,挤满500多学生。曾经有一段时候,一年级学生90人挤在一间大课室上课,大家共坐长板凳。

 

当时,冈州还开设夜学班,为那些已踏入社会工作的青少年提供教育,学生百余人。当年会馆也曾设立建校基金,筹募款项,打算兴建新校舍,但未成功,所以,冈州学校只能成为一所小型学校。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郭校长的主持下,朝向德、智、体三育发展。学校除了教导正规的功课之外,每个星期都有一节周会,将一个学期划分为始业周、节约周、秩序周、礼貌周、诚实周……每个星期分别由校长和老师向学生分析做人的道理,向学生灌输道德教育。礼貌周、诚实周到来时,选举礼貌儿童,诚实儿童,每班派出一名代表,由全校同学投票选出公认的礼貌儿童、诚实儿童。这种选举制度不仅鼓励学生有礼貌,不撒谎,也在幼小的心田培养民主精神。

 

每个学期都举行演讲比赛、作文比赛、书法比赛、美术比赛,办壁报,设小图书馆,举行运动会及各种球类比赛,举行结业典礼游艺会,参加馆庆游艺会演出……通过各种比赛及活动发展学生的潜质。

 

占用“公家”土地多年

 

我们比其他牛车水的会馆学校幸运,在会馆的后方有一片颇宽大的丘陵空地,会馆将它开辟为操场,设置篮球架,开辟羽球场,上午班学生在操场做早操,体育课也在操场进行。当时,我们以为那里是会馆的房地产,学校停办后,我们的操场通向精武体育馆那儿被辟为达士坪公园,我才恍然大悟,那是“公家”的地方,我们这所小学校占用“公家”土地多年,没有受到干扰或起诉。

 

那个年代,教师的薪酬很低,他们都抱着为教育事业献身的精神,任劳任怨,循循善诱地教导学生,令我们终生难忘。

 

到了1968年,随着华校式微的大浪潮,冈州学校和牛车水的其他会馆学校因学生不足,设备简陋而陆续停办。

 

在师生相聚的下午,饶老师建议我们成立校友会,其实在上世纪60年代初我们曾经组织冈州校友会,几年后因受时代的冲击以及会员人数少而解散,如今校友们大多数已经进入“乐龄”阶段,没有条件成立校友会,最好的办法是到会馆参加活动,况且会馆也欢迎我们。

 

乐龄学生能与高龄老师相聚一堂是令人怀念的,虽然学校消失,师生情谊是永恒的。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