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文化

汝窑青瓷和一位贵妃的传奇故事

Image
飞鸿踏雪

台湾大纪元时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在清宫的御藏中,有一个青瓷碟──「北宋汝窑青瓷奉华碟」,这是一件底部刻有「奉华」两字的汝窑青瓷小碟。

 

「北宋汝窑青瓷奉华碟」造型简约。它是满釉烧造的艺术品,没有设圈足,只留3个如芝麻大小的支钉痕,安着具装饰作用的金属环扣包边,镶上了边,看起来更加精緻可爱,更加与众不同。底部刻有「奉华」两字,字体造型展现了落落大方、雍容华贵的设计感。

 

据清高宗乾隆皇帝考证,南宋刘贵妃号奉华,并且拥有大小两枚奉华印。从「奉华」的觹字可知,这件汝窑作品曾随着宋室南迁而被带往南宋宫廷,备受重视和珍爱。人们不免联想,这是否就是宋高宗宠妃刘贵妃之物,贵妃纤手曾经把玩使用过的?

 

明代田汝成《西湖游览志》记载刘贵妃的出身和「奉华堂」缘故:「贵妃,临安人,入宫为红霞帔。得幸,累迁才人、婕妤、婉容,寻进贵妃,専掌御前文字,工书画,画上用奉华堂印。」「红霞帔」是女子初入宫的名号,仅高于「侍御」,再进一级封郡夫人,再进一级是才人。可见刘贵妃入宫列红霞帔,地位很低,但她得到高宗的宠爱却比别人多,晋级也比他人快。

 

据《宋史.列传第二后妃下》记载,「刘贵妃,其出单微。入宫,即大幸,由才人七迁至贵妃。」刘贵妃一进宫,高宗对她宛然一见锺情一般,宠爱加身,一连七迁直到贵妃,并且专掌御前文字,御用奉华堂印二颗。

 

西湖的南山胜迹有座「褒亲崇寿教寺」,俗称刘「娘子寺」。《西湖游览志》卷六记,此寺为宋绍兴十八年,刘贵妃建。由于刘贵妃的父亲献钱资助军费报效朝廷,因此高宗命建此寺嘉许他的功德。(「父懋因金人南侵献钱二万缗以助军费,髙宗嘉之,遂令建寺以为功德」。)

 

还有一件「北宋汝窑青瓷奉华纸槌瓶」也是底部刻有「奉华」两字的汝窑青瓷。这个奉华纸槌瓶,颈部直长、肩部斜宽,腹部上段稍丰下段微微收敛,平底,底部有五枚小支钉痕,整体呈粉青釉色。这个造型在其它汝窑瓷器的婉约风中,映显出些些阳刚气息。这样的风格在同时期阿拉伯的金属器、玻璃器中常能见到。

 

「北宋汝窑青瓷奉华纸槌瓶」底部可见乾隆御製诗,诗曰:

 

定州白恶有芒形

特命汝州陶嫩青

口欲其坚铜以锁

底完而旧铁馀钉

 

 

「奉华」取自刘贵妃宫殿之名,宋高宗将众多书画珍品藏于奉华殿。这也侧证了宋高宗宠幸刘贵妃的一个面影。

 

奉华遗寺对髙松

 

刘贵妃因为受到高宗的宠爱而有了「恃宠而骄」的习气。《西湖游览志》记载,盛夏时节,刘贵妃常用水晶装饰脚踏垫,高宗看到了,却取下了水晶装饰到枕头上。刘贵妃因而惧怕才收敛了骄奢的习气。弁阳翁周密(字公谨,流寓吴兴居弁山,自号弁阳啸翁)在娘子寺留有遗诗「翟羽鸾绡事已空,奉华遗寺对髙松」,恐怕也是对美丽奉华空自骄奢的一声叹息!

 

纵然得天独厚、天赋一身美丽华羽,如果不会善用自身的华羽,在浩瀚时空中,美丽的神鸟仅只留下惊鸿一瞥的掠影,不也遗憾?雨过处,奉华遗碟对天青,留给人间好玩味。

 

大观─北宋汝窑特展

 

台北故宫博物院曾举办过「大观─北宋书画、汝窑、宋版图书特展」,其中的汝窑,除了院藏21件,加上借展来的,总共24件,可说破天荒地把汝窑存世的近半数稀世珍品汇聚一堂,展现古人若天人般绝妙绝美的创意,宴飨这一代人。汝窑特展带领现代人穿越时空,「品藏古艺、品尝古意」,神游古人素朴无瑕的世界。

 

(点阅【品藏古艺.品尝古意】系列文章。)


Source: 台湾大纪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