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激励

曾守荫忆儿时 看徐悲鸿作画获启发

Image
谢燕燕 - 12/05/2018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新加坡心海书学会为本地书法家曾守荫出版《曾守荫墨竹作品选》。联合早报记者访问曾守荫时,聊起他与“中国现代绘画之父”徐悲鸿的一段缘分。

 

曾守荫说他喜欢画墨竹,同样因为“竹报平安”,另外,竹教人向上,做人要有气节和谦虚等,而中国文化中,竹代表君子。

 

留月斎主人曾守荫,素以清雅超俗的书法见长,但因书画同源,他在扎实的书法基础上开始运笔作画,潜心于水墨画。已迈入耄耋之年的曾老个性耿直,淡泊名利,很自然的偏爱墨竹。

 

新加坡心海书学会最近为曾守荫出版《曾守荫墨竹作品选》,画册收录了他的60余幅墨竹作品,展示他在书法之外的潜修用功。曾守荫6岁追随私塾老师,也是书法界名家谭恒甫习字学古文,自那之后笔耕不辍,数十年如一日。

 

今年刚好庆祝80岁大寿的曾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中国画讲究线条,如果仔细研究名家的作品,就会发现笔下的线条并非一成不变,而是一直在变化,因此有了书画同源之说。

 

曾守荫的书法日益精进,基础扎实后,曾经在中正中学教过书、于他亦师亦友的广东台山人黄载灵便不断鼓励他学画,劝他画梅花。

 

与避难的徐悲鸿相遇

 

访谈过程中,曾守荫不经意想起童年一段与他日后学书画颇有关系的记忆。1941年底,日军开始轰炸新加坡,当时年仅三四岁的曾守荫被家人带到巴耶利峇较偏僻的乡村去避难。在曾老的记忆中,他家当时有两间亚答屋,一间住着家人,另一间当货仓,也住着店里伙计,同时还住了一名经常在画画的叔叔。

 

在他的记忆里,那名叔叔有时会蹲在货仓里作画,有时则在村子里画素描,例如画妇女们在井边洗衣服。到了吃饭时间,大人有时会叫他去喊那名叔叔来吃饭。

 

他当时还很幼小,不知道那名爱画画的叔叔是何许人,只知道他也是躲避日军的炸弹搬到那里的。等到局势较稳定后,曾守荫便和家人搬回南京街3号的永德和药行,那是他父亲曾德甫所经营的药店。

 

曾守荫5岁时,父亲已经在教他《三字经》,6岁进私塾,跟着晚清秀才谭恒甫读了很多古文。10岁时,因谭恒甫年事已高又体弱多病,曾守荫被安排到养正学校插班念三年级。他和母亲当时已搬离市区,学校却在大门楼的克纳街,他的同父异母大哥便决定把他接到家里住,方便他上学。

 

他哥哥当时在福建街32号经营广同福药行。住在大哥家时,曾守荫偶然发现大妈杜瑞屏的一幅彩墨肖像画,原来出自大名鼎鼎的中国画家徐悲鸿之手!当他问家人这件事时,大家告诉他说,徐悲鸿就是那位曾经和他们一起在乡间避难的画家叔叔。

 

据曾守荫后来了解,是他大嫂的朋友把徐悲鸿介绍给他们家,请徐悲鸿为他的大妈画肖像。曾守荫解释说,他父亲有四房妻室,他和大妈、大哥和大嫂不住在一起,因此不知画肖像一事,直到他10多岁时看到那幅肖像,才知道小时候见过的叔叔原来就是徐悲鸿。

 

根据欧阳兴义所编著的《悲鸿在星洲》一书,徐悲鸿在1941年11月正在积极筹备到美国办画展,但是太平洋战争于同年的12月8日爆发后,赴美计划便泡了汤。当局势越来越吃紧,日军侵占了马来亚半岛,正步步逼近新加坡时,原本住在芽笼江夏堂(今日黄氏总会)的徐悲鸿,曾与黄曼士一起迁往郊野,在“黎陇坝”租了一间乡村亚答屋避难。他们甚至把存放在江夏堂的一些书画物品搬到木屋。

 

可是徐悲鸿后来觉得“黎陇坝”路窄,逃走无路,真要遇到日军空袭,木屋容易着火烧尽,于是决定另觅收藏画作和各种物品的地点。根据《悲鸿在星洲》,他后来把部分作品藏在罗弄泉的一口枯井内,又把另一些收藏品装进两个大水缸,埋在汤申路愚趣园的园地内。

 

“黎陇坝”究竟在何处?徐悲鸿在那里租木屋的说法又源自何处?至今尚无头绪,因此无法断定“黎陇坝”与曾守荫儿时的记忆,到底是同一件事,还是两码子事。

 

喜欢墨竹因“竹报平安”

 

不过曾守荫说,儿时看到徐悲鸿作画的样子,对他后来决定学画倒是有些启发。徐悲鸿在日军攻占新加坡前决定离开新加坡,临走前曾在江夏堂蹲地用大笔画墨竹赠给马骏、张瑞亭、黄曼士等,取“竹报平安”之意,希望他的朋友们能在战乱中安然无恙。

 

曾守荫说他喜欢画墨竹,同样因为“竹报平安”,另外,竹教人向上,做人要有气节和谦虚等,而中国文化中,竹代表君子。

 

画竹过程中,曾守荫曾得到中国中央美院教授姚有多的指点。曾老记得他1979年和一批本地艺术家访问中国时,姚有多见他画竹后很是赞赏,说他的竹单纯、明媚且自然,向他讨了一幅挂在家中,另外还教他画竹时不要取双数而要取单数。

 

1994年曾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行书法个展的曾守荫,至今出版了《曾守荫书法集》(1991)《曾守荫楹联书法》(1997)《曾守荫草书千字文》(2004)和《曾守荫楹联书法选》(2016)等。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