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文化

【节气典故】芒种时节 青梅煮酒饯花神

Image

台湾大纪元时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今年6月6日01时29分太阳到达黄经75°,此时迎来二十四节气中的芒种,它是夏季的第三个节气,表示仲夏时节的正式开始。《月令七十二侯集解》:「五月节,谓有芒之种穀可稼种矣。」这时的稻子已经结实成「种」,而吐穗结实的稻子榖粒上会长出细芒,因此这个节气被称为「芒种」。

 

芒种一词始于《周礼‧地官司徒》稻人条:「泽草所生,种之芒种。」东汉郑玄释义曰:「泽草之所生,其地可种芒种,芒种,稻麦也。」芒种时节,正是收麦养稻之时。

 

芒种的「芒」字,是指麦类等有芒植物的收穫;芒种的「种」字,是指穀黍类作物播种的节令。「芒种」也被称为「忙种」,农民也称其为「忙着种」。「芒种」的到来预示着农民开始了忙碌的田间生活。

 

唐朝白居易的《观刈麦》一诗形象地表现了麦收时的农忙之景:「田家少閒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妇姑荷箪食,童稚携壶浆。相随饷田去,丁壮在南冈。」五月时节农人非常忙碌,妇女担着准备好的食物,儿童提着汤水,给仍在田中工作的男人送饭。

 

宋朝范成大的《芒种后积雨骤冷》诗曰:「梅霖倾泻九河翻,百渎交流海面宽。良苦吴农田下湿,年年披絮播秧寒。」绘出了阴雨连绵不止,河满沟平,农夫冒着寒冷身披棉絮播秧忙的画面。

 

芒种分为三候,一候螳螂生:芒种时节,螳螂在上一年深秋产的卵育成的小螳螂破壳而出。螳螂飞捷如马,故又称「飞马」,是捕蝉的高手。

 

二候鵙始鸣:鵙(音局),即伯劳鸟。伯劳鸟在五月中开始鸣叫,发出鵙鵙的声音,局促尖锐,引出酷暑,酷暑一到,就再无温情了。

 

三候反舌无声:《注疏》中说,反舌即蛤蟆,因其舌尖在裡面所以称为「反舌」,一到芒种,就听不到蛤蟆叫了。也有说「反舌」是百舌鸟的,能够学习其它鸟叫的反舌鸟,到了芒种停止鸣叫。

 

芒种季节从古至今流传下来两个雅俗──「送花神」与「青梅煮酒」。

 

祭饯花神

 

芒种时节百花开始凋零。古人认为,世间万物皆有灵性,百花亦然。芒种过后就是「夏至」了,天气变得炎热起来,各色花卉大都过了花季,花神就要离开。为了感谢百花给人间带来的美好,因此在花神即将离去之时要为他饯行。

 

中国四大名着之一《红楼梦》素有百科全书之称,它对古时的民风民俗有着精细的描述。其中就有对芒种时节送花神的描写。

 

《红楼梦》第二十七回中写道:「凡交芒种节的这日,都要设摆各色礼物,祭饯花神,言芒种一过,便是夏日了,众花皆卸,花神退位,须要饯行。」

 

「那些女孩子们,或用花瓣柳枝编成轿马的,或用绩锦纱罗叠成干旄旌幢的,都用綵线繫了。每一棵树上,每一枝花上,都繫了这些物事。满园裡绣带飘颻,花枝招展,更兼这些人打扮得桃羞杏让,燕妒莺惭,一时也道不尽。」

 

用花瓣柳枝编成「轿马」,是为花神准备好上路的交通工具,如同用马匹拉动的轿子;而用绫锦纱罗叠成干旄旌幢,是庄严而堂皇的仪仗。

 

「干旄旌幢」裡的「干」,即上面写有「肃静」、「迴避」的牌子,用于开道。「旄、旌」都是古代的旗子,「幢」则是如车盖的帷幔,用于遮挡阳光或风沙,这些都是皇帝出巡时的御用品。从这裡可以看出大户人家在芒种节为花神饯行时的豪华盛大场面。

 

历代文人墨客,皆有对花神的吟咏。明代唐寅在《江南送春》中说:「夜与琴心争蜜烛,酒和香篆送花神。东君类我皆行客,萍水相逢又一巡。」

 

花神即传说中的「女夷」,《月令广义》谓:「女夷,主春夏长养之神,即花神也。」女夷,传说中掌万物生长之神,《淮南子‧天文》:「女夷鼓歌,以司天和,以长百穀、禽鸟、草木。」

 

花神女夷,南岳夫人魏华存的弟子。《事物异名录‧神鬼部‧花神‧女夷》:「花神名,女夷乃魏夫人之弟子,花姑亦花神,又长养神,亦名女夷。」

 

公元334年,魏华存以83岁高龄辞世,传说她死后七天即被西王母派众仙接引升天。相传女夷后来也升天成仙,掌管天下名花,称为花神。

 

民间黄曆二月二花朝节,人们会迎接花神,花朝节,也称「花神诞」「百花生日」「百花仙子节」。到了五月,百花渐趋凋零,人们多在芒种日为花神举行饯行仪式「送花神归位」,以表达对花神的感激之情,期盼来年早相迎。

 

青梅煮酒

 

花去果至,五六月间,正是梅子成熟的季节,青梅含有多种天然优质有机酸和丰富的矿物质,具有降血脂、消除疲劳、调节酸硷平衡、增强人体免疫力等功效。

 

《本草纲目‧果之一》记载:「梅,生津止渴,清神下气,消酒。」日本医书《医心方》中记载「梅可断绝三毒」,三毒是指食物毒、水毒和血毒,梅子对治疗因食物中毒、中暑或者喝冷水导致的腹泻比较有效。

 

芒种煮梅是自古至今的习俗,正月开花的梅树在这时刚好结出梅子,但是梅子太酸很难入口,于是,古人就发明了各种煮梅的方法。简单的一种是用糖与梅子一同煮,或用糖与青梅溷拌均匀使梅汁浸出,也有用盐与梅子一同煮或用盐与青梅溷拌均匀使梅汁浸出,比较考究的还要在裡面加入紫苏。

 

另外一种就是「青梅煮酒」。说到「青梅煮酒」自然联想到「青梅煮酒论英雄」的典故。《三国演义》第二十一回「曹操煮酒论英雄,关公赚城斩车胄」中曹操邀玄德(刘备)小亭一会,有如下描述:「玄德心神方定,随至小亭,已设樽俎:盘置青梅,一樽煮酒。二人对坐,开怀畅饮。」

 

这裡的「青梅」和「煮酒」是两个不同美食,民俗专家认为宋朝之前大多是以「青梅」佐酒,「煮酒」是一种酒类的通称,经常与青梅搭配食用。苏轼的《赠岭上梅》上说:「不趁青梅尝煮酒,要看细雨熟黄梅。」而谢逸在《望江南》中写道:「漫摘青梅尝煮酒,旋煎白雪试新茶。」

 

明清以来,宋代酿造「煮酒」的方式被慢慢遗忘,而「煮酒」转变为温酒之义。对「青梅煮酒」的定义和理解也就发生了明显的转移,成了「煮青梅下酒」「以青梅煮酒」或「煮青梅之酒」。如清朝吴绮的诗《和庞大家香奁琐事杂咏》:「煮得青梅同下酒,合欢花上画眉啼。」清朝顾舜年的《酷相思》:「手摘青梅将酒煮,更有甚閒情绪。」而清朝应宝时的《玉抱肚》:「恨青梅酒冷无人煮,恨青萍剑冷无人舞。」这裡的青梅酒很像如今的梅子酒。

 

不论是青梅配酒,还是青梅酒,都是梅酸酒醇,相得益彰,用青梅醇酒祭饯花神,饮酒赋诗讚美花卉,真可谓雅事。

 

Source: 台湾大纪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