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平遥古城岁月遗落的明珠

Image
联合早报 - 28/06/2018

分享

Facebook Email


平遥古城,像是岁月遗落的一颗明珠,那珠光照亮着历史,笼罩着神话和传说,让游人能在古城观今宜鉴古。

 

当我从北京乘坐火车到平遥的这段路程,我的伙伴“塞”了一部电影给我。她告诉我,看了以后,你对平遥的感触会更立体化,那部电影便是2009年上映的《白银帝国》。

 

看了这部电影以后,心里很沉重,仿佛看着一个国家的兴衰,如何影响一代票号的成败。再看着一种传承,如何在命运的齿轮里任其摇摆。

 

当下,我觉得平遥古城会是满目疮痍,一个象征没落的景点。

 

绵绵细雨迎接我的到来,放眼望去,古城像在雨景里悲鸣。

 

我入住一家“一块红布国际青年旅舍”,庭院深深的旅舍,房型的别名有二小姐绣楼雕花房、二小姐绣楼土炕房、举人老爷土炕房,而我则选大院明清土炕房。

 

俯瞰下内院呈现“马”字

 

马家大院就坐落在旅舍附近的胡同里, 它是巨商马中选马举人的故居。

 

马家大院拥有三座大院、六座小院,院落房屋197间,内院风格犹如迷宫,俯瞰下呈现一个“马”字。里里外外的建筑题材繁多,石雕精致、砖雕精巧、木雕精细,融汇在建筑里。

 

誉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平遥古城,拥有2700年的历史,何止一座马家大院的故事?

 

像是北大街有中国现存唯一供奉二郎神的二郎庙,要不是经由解说,我还以为二郎庙是供奉《封神榜》辅助周武王攻打纣王的那位二郎神将,或是《西游记》神话故事中,拥有七十二变、额间有慧眼的神君杨戬。原来,在平遥还有则民间传说,指二郎实为秦蜀郡守李冰的次子,协助父亲治水有功,因而被民间神化为神灵奉祀。

 

光绪帝一字问江山社稷

 

东大街有建于唐显庆二年的清虚观,这也是平遥城内最大的道观。这历史悠久的古建筑,于2006年被国务院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它不只留下道教文化,还留下一些让人深思的轶事。

 

相传,光绪帝在清虚观遇一位道人并以“山”一字问江山社稷。因此,清虚观流传至今,吸引了许多中外旅人前来探“道”测字。

 

高挂着大红灯笼的同兴公镖局就在南大街,同兴公金字匾额悬挂在大门正中央,宛如一位披甲持枪的大将军,气势磅礴地守着古城。那是曾被河南嵩山少林寺载入武林史的武林大师王正清所创办。

 

其子王淑茂曾保过一次人身镖而使镖局声名远扬,那便是护送慈禧太后西逃。虽说现今再也没有走镖这行业,但慈禧御赐的牌匾仍高悬在镖局里,仿佛告诉游人那一段不可忘却的历史典故。

 

说起镖局,不得不提在西大街与镖局形影相依的票号。清朝第一家票号日升昌,掌控着全国金融。现代人常说的“一卡在手”,换在清朝也有一句“一纸风行”。日升昌可谓是现代银行的鼻祖。

 

要不是日升昌的经理雷履泰与副经理毛鸿发生矛盾,引起内斗,我猜想,日升昌能只手遮天一个朝代,而不会有后来由毛鸿协办的蔚泰厚票号,来打破日升昌垄断的局势。

 

除了上述景点,平遥古城的通票,可以在三天里,参观22处景点,如:中国镖局、百川通、汇武林、城隍庙、雷履泰故居、商会等等。可惜的是我当时身体抱恙,无法一一探个究竟。

 

站在古城中央的石楼鸟瞰大街,我推翻先前对平遥古城百孔千疮的看法。

 

平遥古城,更像是岁月遗落的一颗明珠,那珠光照亮着历史,笼罩着神话和传说,让游人能在古城观今宜鉴古。

 

离开平遥古城的前一晚,观赏一场感人肺腑的实景演出《又见平遥》,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淌着泪水离开剧场的演出。

 

回忆着平遥古城大街小巷,回想起旅舍外那堵白墙上的一行红字,“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我等”。

 

我相信,有一天,我会回到平遥,弥补我曾缺席的地方。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