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激励

紫色交响乐团 克服体障徜徉音乐世界

Image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艺身

 

紫色交响乐团的七成团员,是来自有特殊需要的群体。听障打击乐手吴丽丽与患有强直性脊柱炎的黄国玮都是乐团成员。

 

《艺身》每月一期,艺术工作者用他们的身体讲述从艺生涯和心情点滴。

 

听不见该如何奏乐?手指因疾病僵硬该如何掌握一件乐器?

 

人们经常不假思索地以为失聪者的世界里没有音乐,认定身体疾病将阻碍乐者演奏乐器。

 

其实不然,只要有心,有热忱,音乐就不成问题。

 

本地的紫色交响乐团(The Purple Symphony),七成团员来自有特殊需要的群体,他们热爱音乐,在艺术总监郭勇德带领下,与音乐家义工携手,共同创造音乐。

 

听障打击乐手吴丽丽与患有强直性脊柱炎(ankylosing spondylitis)的黄国玮都是乐团成员。

 

自身特殊状况使然,他们有各自独特认知音乐的方式。今天借“艺身”栏目,与他们交谈,听听他们如何用身体感受音乐,如何在音乐的世界里徜徉。

 

吴丽丽两岁时失去听力。因缘际会,她在10岁那年加入校内听障学生的小乐团,从响板学起,渐渐掌握各种打击乐器。

 

“那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吴丽丽通过堂嫂谢秀银的手语翻译告诉记者。

 

用视觉物理感受音乐

 

现年39岁的吴丽丽还记得当时老师也是第一次教导听障学生,一直尝试新方法。也因为老师的关系,吴丽丽有机会到校外参加乐团演出,接触到“竞争激烈”的乐团氛围。一开始不大习惯,甚至有挫折感,幸得老师耐心帮助,她终于摸索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音乐道路。

 

在助听器的帮助下,吴丽丽能听见模糊的声音,不过音乐于她,是视觉性与物理性的。

 

这还包括沟通。吴丽丽指出,尤其在乐团里,指挥的手势和眼神,都是至关紧要的信号。

 

声音靠震动传播,演奏时吴丽丽会感受地板的震动。

 

众多打击乐器中,她最爱的是马林巴。马林巴音域广,成排的共鸣管朝下,每次敲击,吴丽丽就能感觉到脚边强大而集中的震动。

 

吴丽丽也能大致分辨高低音。她解释说,音高(pitch)是没有意义的,她无法分辨do re mi,但她能感觉高低音的震动差异。

 

同样也是听障的国际打击乐巨星依芙琳·葛兰妮(Evelyn Glennie),演出时习惯赤脚感受地板震动。不过吴丽丽习惯穿鞋,对她而言,她要的是更全面的感知音乐方式,包括视觉、助听器和物理性的震动。她说,依芙琳·葛兰妮的习惯是因为她在学习之初并未佩戴助听器。

 

“每个人都会发展出各自的独特方式。”

 

吴丽丽创立了ExtraOrdinary Horizons社会企业,开办手语班,鼓励听障者用自己的方式创作音乐。

 

与乐团和不同源流音乐爱好者合作,吴丽丽对音乐又有更深一层领悟,她试着以手语代替歌声,不是逐字翻译,而是强调创造性用手语诠释,用肢体演绎。

 

吴丽丽有个愿望,她想把流行于美国与澳大利亚,为听障群体而设的“视觉剧场”,带入新加坡。她正在邀请乐友合作,草图中包括另类打击乐STOMP和华族传统龙狮表演。

 

她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出国演出。

 

曾经痛得无法吹笛

 

演奏中国笛的黄国玮受慢性疾病强直性脊柱炎影响,多年来行动不便。

 

这个不可治愈的罕见疾病会随着患者年龄增长恶化,逐渐影响患者的行动力,周身也会疼痛。现年48岁的黄国玮必须每六周到医院注射药物防止关节硬化,控制病情。

 

国民服役时期,黄国玮被诊断患上恶疾,当时简直晴天霹雳。疼痛从脚踝开始,10多年前蔓延到膝盖和手部,有一段时间疼得没办法吹笛子,让他十分沮丧,但他依然坚持下来,去年还在紫色交响乐团的演出上,首次担纲独奏。

 

“我的生活中不可缺少华乐,”黄国玮说:“身体问题会影响工作,但职业可以换。音乐却是一生的,是要持续走下去的。”

 

他不认为身体状况阻碍他学习音乐享受音乐,以他的情况为例,身体容易紧绷僵硬,那么就要懂得如何放松。只要心态和方式对了,疼痛就会减少。

 

那该如何办到?

 

“呼吸可以缓解压力。此外只要听到其他声部,听见鼓声,我就会平静下来。指挥老师也说,把观众当成海或草,就不会紧张了。”

 

音乐让他忘记痛苦

 

聆听很重要,对黄国玮来说,聆听音乐能把他带到另一个世界,让他忘记痛苦。

 

从中学一年级学习笛子以来,黄国玮对笛子的热情不减,持续活跃于本地社区华乐团,他目前是樟宜四美华乐队、裕华华乐队、笛卡贝拉的成员。以往黄国玮习惯躲在乐团里,这两年因为紫色交响乐团,他接受挑战,开始独奏,来临音乐会他将与小组合作,领奏《牧民新歌》。

 

笛子讲求指法,疾病所致,黄国玮的手指已不受控制呈弯曲,而《牧民新歌》速度变幻,很考验技巧。

 

黄国玮说,练习到手指僵硬的时候就要休息,不然会疼到动弹不得。痛就是身体给你的警讯。而他发现,这两年的独奏挑战,让他在演奏技术上更进一步,成果显著。

 

黄国玮还通过八级考试,如今成了老师,为乐团里两名自闭症学生上课。他笑说:“一个学生练起笛子就停不下来,一个学生总是心不在焉的样子,但两人有音乐底子,都吹得非常好。这些事我都没想过会发生。”

 

如今黄国玮更有自信。

 

紫色交响乐团来临星期日将举办两场“Our Wondrous Earth”音乐会,借音乐传达保护地球的声音。吴丽丽与黄国玮都将参与演出,艺术总监郭勇德担任指挥。音乐会由新加坡中区社区理事会举办。

 

7月1日(星期日)

 

下午3时、晚上7时

 

新加坡国立大学文化中心

 

30、40元

 

SISTIC售票,热线:63485555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