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激励

学肚皮舞 甩出健康与欢乐

Image
林弘谕 - 06/08/2018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40岁的肚皮舞老师舒娟,在自己创立的舞蹈室里接受访问,室内响起轻松的印度乐曲,几个舞蹈员随着强劲的音符起劲地跳着肚皮舞。

 

她的学员来自各行业,包括护士、空姐、会计师、教师、美容院院长和家庭主妇等等,最小的“舞娘”是一个五岁小娃。

 

舒娟原本从事会计工作,在中国公司认识了新加坡籍同事,交往三年后,于2006年嫁到新加坡,定居于此。

 

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那一年过得浑浑噩噩。隔年,生了第一胎,那一年内患上轻微产后抑郁症。舒娟回忆那可怕的经历:“第一次带宝宝没有经验,他一哭我就抱着,他很粘人,经常哭闹,只要我一直抱着。很多时候,我连做饭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一整天挨饿,身心完全崩溃,根本没有人可以倾诉心里的苦。”只有等丈夫工作回家,她才匆匆煮饭果腹。她患上抑郁症,经常把自己关在家里,闷闷不乐,甚至萌生跳楼念头。一次,无意间在网上看到肚皮舞视频,决定报名学专业肚皮舞。

 

学舞蹈抗抑郁

 

从小,她对舞蹈有很浓厚的兴趣,但是父母反对她练舞,只好放弃心中所爱。在肚皮舞曼妙的舞姿中,舒娟找回生活乐趣。她认为,肚皮舞具有非凡吸引力,发掘其奥妙并融为一体后,身体好像变得很自由,人也更有自信。如果没有学习肚皮舞,当时她可能会继续忧郁而终,找不回生命意义。

 

2010年,她开始在淡滨尼民众俱乐部教课,每周一次,后来反应踊跃,她每周多教一堂课。由于学员日益增多,舒娟于两年前创立舞蹈课室,开班教肚皮舞。学员最小五岁,也曾经教过85岁的阿嫲。

 

住在淡滨尼一带的舒娟,也为居住在该区的居民开设肚皮舞亲子班。她说:“这些妈妈级学员都希望自己的小女儿也能一起学习,我认为这是促进亲子关系非常好的活动,除了个别幼童班外,我也另外设立一个母女班,让妈妈跟女儿一起学习,一起完成舞蹈动作,建立更亲密的关系。”

 

每年,她筹办演出,让学员有一个表演的舞台,也是作为学业的总结。

 

与长者分享舞蹈的快乐

 

2011年,舒娟通过学员推介而接触老人院,从此便定期到老人院呈献节目,以舞步逗乐老人家。

 

她说:“我从小由奶奶带大,对老人家很有亲切感。每次我们到老人院表演,他们都开心得合不拢嘴,有些还跟我们一起跳。每次表演结束,离开时看到他们不舍的眼神,我们更坚定地认为必须把更多欢乐带给这些孤独的年长者。”

 

她指出,尤其是学员的孩子们也参加老人院的活动,他们给老人分发饭食,大家互动,这是建立敬老尊贤、促进孝敬最好的方式。

 

她说,一些人觉得肚皮舞的服饰可能过于暴露,但是这是艺术之美,只要抱着健康的观念,这不应该成为障碍。她说:“我们的学员表演或到老人院呈献节目时,学员的老公和家人都来支持、献花,这是多么美好的事。”

 

舒娟的先生也支持她每年筹办老人院的义演,甚至出钱支助老人的餐食,让她非常感动。

 

带领团队夺大奖

 

跳肚皮舞甩开产后抑郁症,舞蹈让她在舞台上找到更多荣耀。2012年,舒娟和周珏希、孟兰玉组成的新加坡队伍参加“第七届国际Nagwa Fouad杯肚皮舞大赛”,力压超过100支参赛队伍,夺得两个团体项目和一个个人项目的最高荣誉大奖。

 

2014,她夺得“亚洲肚皮舞大赛”单人组冠军。凭借这样优秀的成绩,她现在也经常受邀担任国内外的肚皮舞国际大赛的评审。

 

从事采购工作的纪亮美(55岁),自小爱唱歌跳舞,认识舒娟已四年,不过两年前有机会到民众俱乐部观摩肚皮舞演出,从此结下不解之缘,积极学习、练舞、表演、参赛等等。

 

期间,纪亮美经历父亲患癌的痛苦期,仍坚持不懈地练舞,足见对这个舞蹈的热爱。她的三个儿女年龄介于25岁至32岁,都支持她参加舞蹈演出,为社会公益付出绵力。

 

她说:“老公也很支持我哦,他甚至上网帮忙选购肚皮舞的服饰和化妆品,感谢他这么给力!”

 

她原本有颈椎劳损,跳了两年的肚皮舞,这个症状也缓解许多,这是意外收获。

 

倪梅慧(约70岁)两年前开始跟舒娟学舞,本身已有舞蹈基础,学习肚皮舞并非难事。

 

她开玩笑地说:“我的肚皮是学员中最大的啦,哈哈哈!(这不更符合肚皮舞吗?),我的先生和两个孩子都很开放,都支持我跳肚皮舞。”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