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新加坡

中正湖风暴

Image
区如柏 - 23/08/2018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游过杭州西湖,也游过无锡太湖,然而在心灵深处,最美丽的还是从前的中正湖,它陪伴我度过高中三个年头的学习生活,留给我美好的回忆。

 

然而,美丽的中正湖不是天天风和日暖,湖面如镜,它也曾激起涟漪,甚至暴风雨来袭。笔者脑海里记得叶汉枪与何亚山两名学长向我描述,中正湖畔暴风雨来袭的场景。

 

叶汉枪“中弹不死”

 

那是上世纪50年代,1955年约在9月,新加坡华文中学联合会(简称“中学联”)获准注册,成为华文中学生的联合组织,会址在加东威京逊路(Wilkinson Road)。1956年9月24日,林有福任首席部长的劳工阵线联合政府宣布解散中学联,各中学的学生纷纷举行集会抗议,职工团体及民间团体支援学生,也纷纷表态抗议。

 

10月10日,教育部长周瑞祺下令开除两名教师及142名学生,各中学学生数千人前往华侨中学及中正中学总校集中抗议,职工团体的会员陆续前往华中及中正慰问学生,支援学生的行动,后来发展为全岛性的反林有福政府的运动。

 

10月26日清晨,军警以催泪弹攻入两校,在中正执行任务的军警向学生开枪,当时念高中一的叶汉枪因个子高大,担任纠察,不幸腹部中弹,被送往医院急救;在中正湖畔集中的学生(来自中正总校、育英中学及中华女中)被驱赶后,前往基里玛路(Guillemard Road)光华学校集合。

 

当时,同学们以为叶汉枪已经中弹身亡,为他举行追悼会及默哀。在光华学校过了一夜,27日集中的学生再度被驱散。

 

叶汉枪被送入医院,医生为他开刀取出子弹,过后他回家休养。汉枪性格开朗,爱讲故事,喜欢说笑话。后来,他毫不忌讳,不厌其烦地向同学、朋友及后辈讲述他“中弹不死”的经历,他认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果然他活得很好,妻贤子孝,大约十几年前病逝。

 

江炳安英年早逝

 

另一个江炳安同学的命运就不如叶汉枪,据何亚山学长说,江炳安是在军警闯入中正驱散学生时,在中正湖畔被军警打死。

 

江炳安来自马来半岛,他伤重逝世时,仓促间同学们联络不到他的家人,以为他是潮州人,便送他到潮州殡仪馆。他的家人来新加坡为他办理身后事时,才发现他是广东人,于是将他的遗体送到广惠肇碧山亭埋葬。江炳安是一个中学生,应该不超过20岁,可谓英年早逝。

 

1980年碧山亭与政府达致协议,接受政府拨回八英亩土地供革新发展及490余万元的赔偿金,碧山亭从拥有324英亩永久地契的地主,变为只拥有99年地契的租赁户。接着建屋局进行“清山”,先人的遗骸可由政府帮助火化,骨灰瓮置放在万礼骨灰瓮安置所,或由先人的后人自行处理,没有后人认领的先人骨灰,最后由碧山亭请僧人及道士超度后送入大海。

 

至今,不知道江炳安的家人是否来新加坡处理他的遗骸,也不知道他魂归何处?骨灰在何方?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